第二千九百二十五章 这些是真是假?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我们五兄弟,实际上,也不过是父神的一滴精血而已,当初,太初仙界崩溃,父神与族人牺牲了他们最后的一切,再一次免于整个世界完全崩溃。”

“但不愿看到上一代真神就这般完全销声匿迹,便是留下一滴精血,化作了我们五人!”

“至于他们紫火一族,情况却也差不多,乃是上一代火族一名族人留下的一丝火种罢了,也就是他们告诉过你的紫火火种!”

“只是可惜,他们这一族,却是依然继承了上一代真神的质朴,根本不明白世间险恶,所以,我们遇到了他们,甘愿达成守护契约,守护他们!”“

但万万没有想到,新一代神实力越来越强悍,如同我们一般的上一代真神遗族,便是成为了他们的猎物,为了,猎取我们身上的一丝神格!”“

哈哈,哦,不对,在你们嘴里,他们不应该被称之为神,而是被称之为鸿蒙主宰吧……”

鸿蒙主宰?

赵放双眼猛然一缩!

这个名字,怕是没人不知道。那

是传说中的存在,据说,诸天万界,都是鸿蒙主宰所化!可

是为何,在这守护者的嘴里,鸿蒙主宰似乎是一个境界,而且还有很多人呢?

等等!突

然,赵放意识到了什么。这

家伙,把自己说的这么厉害?如

果他真的这么厉害,那为什么,居然区区被一个掠仙宗给收拾了?

而且很明显的,他身上的实力不过玄仙罢了!

就算玄仙巅峰,又怎么可能有他嘴里说的那么厉害?难

道,这只是他编造的谎言?又

或者说,只是他们这一族错误的历史观?但

刚才的系统提示又是怎么回事?总

之,此事还是疑点重重,或许想要解开秘密,根本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赵

放没有提出自己的疑问,毕竟,看到那守护者疯狂的模样,便是知道,他早就认定了这一切都是真的。

所以,就算赵放提出疑惑也不可能得到解答。看

来,那什么火神遗族任务,远比赵放想象中更加的恐怖。难

怪会被系统说成是系列任务,很明显,后续还有无数的未知等待着赵放去寻求答案。

……不

过现在?还

是先解决眼前的事情吧。“

既然你已经苏醒,那就先去一旁休息吧,我去救另外几人!”

赵放打断了那自称上一代真神家伙的言语,却是来到另外四人身边,继续开始了自己的动作。

管这人说的是真是假,反正赵放现在,或许连去寻求答案的资格都不够,又何必在意。有

了第一人的经验,那么自然,后面四人营救起来也就简单很多,接下来,赵放并没有用太长时间,便是已经将这些人全部救醒,好再,这后来的几人,倒是没有如同之前那人一般陷入到了什么战斗之类的幻境。

似乎每个人陷入的幻境都是随机的,是根据他们心中所想而进入幻境。就

比如,赵放最后救醒的那人,幻境竟然是平淡的生活。但

往往,越是平淡,却越是容易消磨一个人。这

人苏醒之后,甚至很长一段时间,都有些恍惚,分不清究竟哪里是真,哪里是幻!

当然,一口气消耗这么多仙力,赵放还是有些累的。所

以,他在救醒这些人后,便是服用了一些丹药,然后打坐恢复一番。

不过好在,此时这几名守护者也正在像紫火一族打听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倒也不耽搁接下来的行程。当

赵放恢复好之后,那些人也已经没有继续在聊一些无聊的话题,而是开始设想如何针对掠仙宗展开攻击。“

根据我们之前的经历,这掠仙宗的实力其实算不上太强,仅仅只有一名真正的高手坐镇,但是,他们的血符师,却是对我们威胁极大。”

“虽然一直没弄明白,为什么血符宗的人会出现在这里,可是,找不到对付血符师的办法,我们恐怕不敢贸然进攻。”赵

放恢复之后,听到的第一句话,便是一名守护者在讨论那血符师。血

符师,真的有那么厉害么?赵

放人不知心中疑惑。早

在紫夜的嘴里,他就已经听到过有关这血符师的事情。

可是,现在这些守护者说起来,似乎,这血符比起之前从紫夜嘴里听说的还要恐怖几分。或

许是见到赵放醒来,众人纷纷对他点头致意。特

别是紫火一族,若是没有赵放,他们只能用不断自我牺牲的办法去试图救醒这些守护者。正

是因为赵放找到了救醒他们的办法,才免于紫火一族更多的牺牲。

此时,原本飘在半空中的紫火,突然落地,却是幻化成为一个俏丽少女的形态,来到了赵放的身边。

“你醒了,家主说你是因为消耗大量的仙力,所以在你服用丹药之后,便是使用能力让你陷入沉睡,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快就苏醒了。”

赵放眉头微微一皱。之

前他陷入了昏睡?这

一点,赵放还真不知道。之

前他一直以为,自己只是简单的恢复仙力,竟然根本没有察觉到那紫火琉璃家主对他动了手脚。看

来,这紫火一族,却也非看着那么简单。

之前紫火幻化成火甲保护他,甚至完全替赵放承受了那守护者全力一击,可是此刻看来,却是丝毫没有受伤的模样。而

这紫火琉璃家族,可以在赵放一点察觉都没有的情况下让自己昏睡。这

等手段,实在不能用普通去形容。不

过,既然连系统都没有提示危险,而赵放自己也没有感到丝毫的不适,那么看来,这紫火一族的确对自己没有什么敌意。赵

放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恩,已经恢复了,听你们的话,似乎在商量如何对付掠仙宗,怎么样,有结果了么?”赵

放问道,而那其中一名守护者却是开口说道。“

其他的都好说,就是那血符师有些棘手。”赵

放点了点头说道:“血符师交给我,我有办法对付他!”“

不过,我一直很疑惑,为什么掠仙宗会针对你们,有为什么,似乎你们队掠仙宗也势在必得?”赵

放的问话,让那五名守护者互相对视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