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八十七章 练尸奴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那师尊的脸上闪过一丝犹豫,但片刻之后还是斩钉截铁的说道:“为师同样也舍不得你们,可是,为师不得不这么做!”“

这一具千年尸傀的重要性,不用为师说,你们也应该明白,若是不能炼制成功,那么咱们师徒二人,必然都会被宗门责罚!”

“最好的结果也就是会成为尸傀……”“

为师只能牺牲你们……”

赵放默然的看着这一切,那师尊眼神之中的真挚情感根本没有作假。或

许,对于他来说是真的没有选择,要么师徒四人一起死,要么死其中两人!而

表面看起来,似乎以两人的牺牲换另外二人的存活,也似乎划算……

可是,谁又想成为那被牺牲之人?

“师尊,你不是说过,你已经有了应对手段么?你不是说,三师弟,就是为了防止这样的情况发生的么?”“

师尊,既然要牺牲,为何是我们二人,明明牺牲三师弟一人就足够!”那

最小的一个弟子此时面色露出惊骇,但片刻后却是转为平静。

事实上,师尊还有两个师兄一直以来对他都很好。

而且,曾经无数次,实际上都有暗示,虽然表现的不明显。

可以说,如果他不是相信师尊和师兄,那么早就已经发现了端倪。

此时听到这话,在回想一番,却已经能够理解。

难怪从小到大,不管是师尊还是两个师兄,对于他的修炼都要求极为严格,哪怕是一点点的偷懒也必然会被责罚。

难怪,二师兄每一次都会偷偷给他带好吃的好玩的,甚至不顾师傅的责罚也会偷偷带他出去玩。难

怪……很

多事情,此时想来,那小弟子却已经能够理解。他

们四人受宗门之名在这里炼制千年尸傀,可以说,几乎从未离开过这山洞。

四人之间的感情,早已经犹如家人。此

时,那三师弟却是站了出来。“

师尊,不如,让我做这祭品吧,让我一人换是大师兄和二师兄,我觉得值……”赵

放微微点头,尸王殿是邪恶的,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没想到,在这尸王殿之中,居然也还有重情重义之人。这

一点,倒是赵放所没有想到的。可

是,那师尊却是一把拉住了三弟子。“

如果可以,为师当然会这么选,你们三人都是为师的弟子,为师又怎么可能舍得你们任何一个成为祭品!”“

但是,当初收养你的时候,为的就是今天,所以,如果你真的符合标准,为师自然会用你去换你的两个师兄!”“

可是,你不能去,因为,因为你的资质已经被宗门看中,宗门长老有令,过几日,就要送你去宗门……”“

你的两个师兄,已经活了将近千年,可你,才不过三十岁……”

伴随着师傅的话,三个弟子却都沉默了。赵

放默默的看着这一切,此时,却是站了出来。

“既然你们谁也不想让对方死,那么为何要炼制这千年尸傀?毁了他,不更好么?”一

听到赵放的话,四人立刻戒备的看像了赵放。这

里是宗门的一处秘密据点,可以说,除了他们四人,也只有少数人知道。

所以,这突然出现一个外人,他们自然难免会紧张。“

你,你是谁?什么时候进来的?”

那师尊对着赵放问道。

赵放看了他一眼,修为不过天仙四重,那大师兄也不过天仙二重,至于二师兄,甚至还没有突破天仙。而

且他们的修为极为不稳定,一眼便是能够让人看出,是服用了大量丹药堆积出来的,根基不稳不说,只怕此生都没有办法突破真仙。

反倒是那三师弟,修为虽然很低,但赵放能够看出,他几乎没有服用任何丹药,而且根基十分扎实。“

我是谁并不重要,不过,既然尸王殿要让你们去死,难道你们就甘愿认命?”认

命?

四人互相看了看,眼神之中虽然有不甘,可却什么话也没有说。

足足沉默片刻,那师尊才开口说道:“不认命又如何?我们师徒四人,并不是尸王殿的正式弟子,仅仅不过是炼尸奴而已……”

“若不完成宗门的任务,你觉得我们能够活路?”此

时,那师尊已经看到赵放身边的紫夜,也看出紫夜乃是一具尸傀,而且还是等级很高的尸傀,所以误以为赵放乃是尸王殿的弟子。所

以,倒是没有隐瞒什么。

赵放微微一笑:“命是你们自己的,想死想活,我当然管不了。”

炼尸奴是什么,赵放不清楚,但是赵放却很不喜欢这种连自己命运都不敢抗争之人。几

人他们必死,那么何不拼上一把?

如果不是他们还有利用价值,赵放有怎么可能跟他们废什么口舌?

看到四人沉默,赵放继续说道:“尸王殿没有将你们当成人,难道你们自己也不把自己当成人么?”“

炼尸奴又如何,炼尸奴就活该被他们奴役?”“

千年尸傀?哼,炼制尸傀这般邪术,你们还觉得有理了不成,你们残杀的无辜之人就少了?”“

也是,你们既然都不把别人的性命当回事,那么又何必在乎自己的性命。”

赵放继续说道。事

实上,如果不是赵放想到了一个可能,或者,早已经出手斩杀他们。毕

竟,不管他们现在表现如何,但是他们抓来其他人,蕴养着尸傀,却是事实,看看这里这么多尸傀,便是能够知道,他们究竟杀了多少人!

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同情。

当然,赵放也不可能去同情任何人,他看中的,只是这四人的身份,以及,或许对于自己覆灭尸王殿有所帮助。

听着赵放的话,四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没错,他们曾经抓了那么多无辜之人炼制尸傀,那么他们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煽情?看

着四人沉默不语,赵放只能继续说道:“你们会有这样的人生是因为什么?我看你们本质也不算邪恶之辈,难道做这些,就是你们的天性?”

“炼尸奴?或许你们经常哀叹自己命运的不公,可你们有想过没有,这一切究竟是谁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