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三十二章 执剑天龙,刑罚恶僧!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你还想干什么?”

见赵放杀气腾腾盯着自己,恶藏魂斗吓了出来。

赵放一脚踩爆恶藏脑袋。

才慢悠悠道:“自然是,杀人!”说

完,背后天龙剑出鞘,铮铮作鸣,环绕叶家一圈,将叶家之中,修为达到散仙层次的存在,全部斩杀。随

即。踏

剑而去!

至于那些女子,他已经无心再顾。

他只是路人,不是什么菩萨。捆

住她们的绳索已经解开,至于愿不愿意,能不能获得新生,那就要看这群人自己的造化。

乘风御剑,赵放直奔悬空寺而去。他

没有丝毫遮掩,人剑合一,化作一道惊世剑虹,划破西大陆略显暗沉的天空,渐渐迫近悬空寺。

临近悬空寺。

周围僧人多了起来。甚

至,对高空飞行的赵放指指点点。一

些自忖修为强大的僧人,纷纷出手,欲拦下赵放,因看上天龙剑。疾

掠中的天龙剑,虽无特殊变化,但宝气惊人,剑锋凌厉,速度惊人,自然惹的这群生存环境极差的僧人眼热。

对此。赵

放只是一掌压下。

所有来犯之人,俱在霎那,被震成肉泥!以

他天仙四重修为,全力出手,哪怕是天仙五重,都不见得抗住,更别说这群连天仙境都不是的僧人了。

接连出手数次。便

再无人敢阻拦。

至此。

他也到了悬空寺外千里处。

已然能窥到,不远处地平线上,凹陷下去一个巨大的圆坑。

坑内,则是一望无际的建筑,上面打着佛门的标志。正

是悬空寺所在!

“悬空寺,呵……”赵放笑容冰冷。

俯冲而下。

靠近悬空寺九百里,寺内便发出一声类似警告的钟鸣。寺

内僧人一惊。

刚欲准备出寺一看究竟,钟声再响。

紧接着,便是三响,四响……

寺内僧人震动。

悬空寺历代强者,曾在寺庙周边千里内,布下一个超级大阵,一旦踏空进入寺内千里,寺内便会有钟声示警。

每百里一次。

换言之,刚刚这短暂的片刻,来人便侵入悬空寺五百里外?

这是何等惊人的速度?比

之当初杀到寺门的那个小鬼,似乎都要快上一些。“

快,警戒!”

护寺僧最先出动。

组成一个方阵,在空中迎接来敌。而

,在此片刻前。大

雄宝殿内。

一个老僧敲着木鱼,浑浊眼眸扫向金佛雕像香案上的一方玉瓶。玉

瓶整体通透,隐约能看到,里面似有一道魂影。“

孽障,你服不服?”老僧敲击的木鱼声,似蕴含某种灵魂攻击,一经传出,玉瓶内便发出阵阵凄厉惨叫。

“老秃驴,你有本事将我形神俱灭,否则,小爷总有一日,会踏平你悬空寺。”

玉瓶内魂影咆哮。

声音稚嫩,宛如孩童。

“哼,冥顽不灵。你最好乖乖臣服,否则,你父母还有你姐姐的安全,老僧可就无法保证了。”

老僧阴笑道。

“老秃驴,我.日.你全家!”双

方正僵持间,老僧似察觉到什么,猛的转头,望向殿外深邃的天空。

便在这时。

一道清脆的钟声,传遍悬空寺。

自然也传入老僧耳中。“

又有人前来入侵?”老僧不自觉皱起眉头,眼中满是煞气:“真以为我悬空寺好欺负?看来,有必要杀鸡儆猴了!”

话虽如此。他

并没有起身。悬

空寺在西大陆经营近万年,不说整个西大陆是铁桶一片的佛门之地,但方圆千里内,悬空寺是绝对的主宰。

任何人想要入侵进来,都要付出惨重代价。

除了眼前玉瓶那道魂影……想

到此人先前杀入悬空寺的画面,老僧便觉惊.艳。他

惊.艳的,自不是此人容貌,而是他的实力与天赋。多

少年了……

他不知多少年没见过这等天赋卓然的好苗子了。更

让人震惊的是。

此子看似年轻,却战力滔天,几近压平整个悬空寺。

若非他最后动用悬空寺的底蕴之力,恐怕还无法压服此子。

即便如此。最

后,也是利用他父母亲人安慰,才将其逼死。

“小鬼,你乖乖被老衲渡化岂不更好?这样,老衲便可借你之魂,修第二分身,重活一世!”

盯着玉瓶内的魂影,老僧眼中贪色涌动。“

老秃驴,我就算形神俱灭,也不会为你做嫁衣的。”玉

瓶内的灵魂,似察觉到老僧的注视,冷声道。老

僧脸色一沉,正欲加大木鱼的灵魂攻击。咚

咚咚~钟

声不间断响起。“

竟有人眨眼突破五百里防线?怎么可能?”

他猛的站起身,不可置信望着北方。钟

声还没停止。又

接连响了四次。

老僧心中震动,手中木鱼不知觉掉落。

“他到了悬空山百里外?到底是什么人?竟这么强悍?”

而就在这时。

有小沙弥前来通报。

“方丈,有强敌来袭!”

“在百里外,斩杀了护寺僧所有人。如今,已逼近悬空山,众多上院法师已经前去阻拦,却不是那人一合之敌,请求方丈出手。”小

沙弥急声叫道。“

哈哈~悬空寺,你们这些年倒行逆施,终归来了恶报。”

玉瓶内的魂影大笑起来,声音快意。

老僧面色阴沉,此时也顾不得收拾玉瓶魂影,随小沙弥匆匆离开。

“奇怪,总感觉一股非常熟悉的气息,来到了悬空寺,莫非,来人我认识?”老

僧离开后,玉瓶魂影突然喃喃道。…

…悬空寺地下牢房。一

个面容刚正的中年人,此刻头发散乱,浑身是伤,被压在一根柱子下。

在他旁边牢房内,则同样关押着无数伤痕累累,披头散发的修行者。

或许是被关押太久,内心早已断了希望,他们眼睛都没有神彩,死气沉沉,宛如死人。

“不行,我得出去救哪吒他们母子。”

面容刚正中年人想要震开柱子。柱

子散发金光,有金色‘卍’字出现,似万钧大山,任凭中年人如何挣扎,都无法动弹分毫。

“李靖,便浪费力气了。悬空寺的‘卍’字镇压,可是连天仙六重都能镇住,你只是区区天仙一重,挣脱不开的。”

有认识那中年人的修行者见状,摇了摇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