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二十九章 慑服天龙,启程陈塘!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山谷中。“

小辈,我杀了你!”

“……”“

小子,你最好放了本座,否则,产生的后果,绝非你能想象!”

“……”“

啊……道友,何必这般生死相向……你放了我,我告诉你一个关于真仙秘藏的消息。”“

……”“

小崽子,你真要与本座不死不休?”

“……”

“把本座逼急了,拼着自爆剑灵,也要杀你!”

“……”

天龙剑嗡嗡震颤,剑灵怒吼不断。

赵放不为所动。连

续数日的炼化,他早已习惯。

不过。

天龙剑炼化难度之大,还是出乎他的预料。

“普通天仙灵宝,以我如今实力,片刻便能炼化,这天龙剑,我炼化整整七日,居然只炼化三分之一。这岂不是说,若要全部炼化,得二十一天?”赵

放眉头紧皱。

进入仙域后,他的时间每分每秒,都异常珍贵。因

要在十年内晋升仙帝,化去仙谴留下的痕迹。

远的且不说。近

的尚有东方烈威胁。

以他如今实力,明显不是真仙对手。他

需要尽早布置,设伏东方烈,不可能将二十多天时间都投放在炼化天龙剑上。就

算炼化成功,也只是令他攻击力有一定程度增幅,还远达不到真仙程度。“

剑灵不配合,炼化起来的确麻烦。”

目光闪了闪,赵放取出太虚阴阳镜,镜光照彻天龙剑。“

剑灵,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是奉我为主,还是想形神俱灭?”赵

放声音冰冷。

原本还在叫嚣的剑灵,被镜光笼罩后,似遇到什么可怖的事情般,立时安静下来。

在听到赵放询问后,才低声喝问,声音充满着恐惧的味道。“

你,你这是什么东西?”“

太虚阴阳镜,照破一切虚空,同样,也能抹去你的存在。”赵放淡漠。

天龙剑哑火。

但可以感觉到,剑身很不甘心。它

怎么也没想到,赵放身上,竟还有这等惊世骇俗的宝物。

单单被那道镜光笼罩,便让它有种陷入恐怖生死危机的感觉。“

我耐心有限,三个数内再不回话,我便默认你抗拒,照灭你的灵魂,虽然没了剑灵,此剑威力会下降不少,但我有的是时间,完全可以再培养一个。”说

着,赵放开始数数。刚

数道‘二’,剑灵便忍不住了,直接认怂:“我奉你为主。”

赵放面无表情:“配合我炼化,再有差池,别怪我没提醒你!”有

太虚阴阳镜震慑,剑灵明显老实多了。

又花费了七日,赵放彻底炼化天龙剑,心神与剑之间,有了一丝微妙联系。

至于剑灵,完全臣服在他手下,生死皆在他一念之间。

但他眉头却是紧皱。

因为发现,剑身之中,还有一处,任凭他无论怎么炼化,始终无法触及。

那明明是剑身一部分,却像是个法外之地。似

有无形力量封锁,赵放精神无法触及。“

奇怪!”

尝试过各种方法后,都未能奈何那块区域,赵放询问剑灵究竟。

结果,剑灵也不明所以。“

看来,只有以后才慢慢知晓了。”赵

放轻叹,他虽然突破到天仙,但修为放眼浩瀚仙域,还是太弱,只能算是底层,能接触的东西也不多。

索性。那

片区域存在,并不影响他掌控天龙剑。

心念一动。赵

放拔剑出鞘,随意向前斩去。

一道璀璨如九天银河的金色剑气,倏然撕裂长空,斩向虚无。足

足沉寂了一秒,他所在山谷,才传出一阵轰隆巨响,地面骤然从中裂为两半,露出一个宽约丈许,延伸不知多少里的恐怖裂缝。“

好强的破坏力!”赵放咂舌。

先前的天龙剑虽然也强,但强的有限,最多是顶级天仙。而

被他炼化后,随意挥出一剑,都有顶级天仙的威势,几不逊色逆鳞一击。

而这,只是他随手施为。

若是全力出手,恐怕连普通真仙,都不敢硬抗。

“不过,这天龙剑还真是吃仙力啊,这随手一击,就耗去我三成力量。”

赵放忍不住摇头。

要知道,他东皇噬天功,斗魔图录后,仙力之雄浑、精纯,几近能与天仙六重媲美。即

便如此,尚且消耗掉如此多的仙力。换

做普通天仙四重……就

算给他天龙剑,也不见得能挥出一剑。

“有了此剑,我就算遇上顶级天仙,也有信心诛杀。”赵放咧嘴一笑,收剑入鞘,寻了个方向,腾空离去。

……数

日后,西大陆。一

道负剑白衣身影,宛如古代剑仙般,御长虹踏九天,降临西大陆边缘的一座城池。“

当年匆匆一别,不知过了多少年,也不知道小哪吒,还在不在陈塘关。”白

衣身影正是炼化天龙剑的赵放,他离开北大陆来到西大陆,主要目的,就是见一见,那曾经降临洞府界,与自己有约的哪吒。

“见完哪吒后,便去红莲山脉,设伏东方烈!”

询问一番,打探到陈塘关所在后,赵放没有犹豫,直接赶了过去。

路上。他

遇到不少修行者。

与东大陆北大陆不同的是。西

大陆游走在外的修行者,基本上都是苦行僧之类的和尚之流。稍

一打听才知道。主

宰西大陆的第一势力,名为悬空寺。

受悬空寺影响,西大陆寺庙盛行,且因西大陆环境相对较差,寻常势力很难立足,久而久之,便成了僧人的天下。

与寻常寺庙的出家离俗不同。这

些由修行者组成的寺庙。看

起来,并不像是僧人,更像是一群打着僧人旗号,行俗世之人之举的修行者。他

们吃肉,喝酒,娶妻,生子。完

全没有任何的清规戒律。

放纵自我,随心所欲。

为了供自己享乐,甚至掳掠不少女子在寺庙中淫乐。有

些。

更是直接掳掠大量凡人在寺庙做工,为他们服务。一

路行来。他

遇到类似寺庙,不胜枚举。

让本欲对僧人这个群体,缺乏好感的赵放,愈发厌恶这群人。

同时。对

掌控西大陆的悬空寺,也全无好感。

倘若悬空寺是讲究明心见性,出家离俗的正规佛门寺庙。

又怎会容忍这种破坏佛门清律的寺庙存在。怕

不是上行下效,沆瀣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