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二十八章 风雨欲来,道童青水!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翌日。一

则消息,在北大陆疯狂传递。剑

龙殿满门覆灭!起

初,有人不信,剑龙殿乃北大陆第一势力,有天仙五重坐镇,何人能灭?

但当看到已成废墟的剑龙殿旧址,众皆失声。

威震北大陆数千年的大势力,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走向了灭亡?

何人如此大胆?

很快,赵放画像传出。他

当日踏灭剑龙殿,并非斩尽杀绝。除

了剑龙殿一些长老外,普通弟子,根本没杀一人。

“这人好年轻啊,看起来人畜无害,真有能力灭掉剑龙殿?”

有许多人怀疑。

“就是此人,我亲眼看到,他在安平行省大战剑龙殿主,并将其斩杀,同时,还杀了一尊来历神秘的强者。”

安平行省中,有亲眼目睹当日一战的强者,纷纷开口。

即便如此。依

旧有许多人不信,认为他们是在胡吹。

没过多久。又

一条劲.爆消息传来。东

大陆流云宗被灭了。

当看到踏灭流云宗之人的画像后,北大陆无数势力,尽皆失声,一片震撼。只

见,那踏灭流云宗之人的画像,与踏灭剑龙殿之人,赫然是同一人!

而身为这两起事件的始作俑者,却正安静盘坐在一处僻静山谷。在

四周布下层层仙阵后。他

面色凝重取出母气鼎。

刚放出天龙剑,冷冽的剑锋,便朝着他头顶劈来。

“不知死活!”

赵放眼眸一冷,母气鼎镇压而去,逼得天龙剑无法动弹。“

小辈。”天龙剑怒吼。

它乃天仙灵宝,又坐镇剑龙殿数千年,心性早已养练的近乎超凡。

如何能忍受,自己被收进母气鼎的屈辱遭遇。

“你现在只有一条路,臣服我。”赵放淡漠道。

“做梦!”天龙剑咆哮,“凭你区区天仙三重,有什么资格做我主人?”

它连东方无极都看不上,又岂会看上赵放。

“我现在是天仙四重了。”气

息外放,惊得天龙剑一时无言。它

可是记得,初战赵放时,对方还只是天仙三重,怎么片刻不见,就提升到天仙四重?赵

放继续道:“既然不臣服,那我就只能抹去你的灵智了。”他

语气淡漠,仿佛在说一件已经注定的事情,听的天龙剑愈发暴躁。

……仙域。八

绝仙宗。

“废物,废物!”

仙宗外事长老居住的大殿中,咆哮连连。

路过的仙宗弟子闻言,都缩着脑袋,躲的远远地。也

有一些胆大的弟子,在议论着。

“这是最近一个月第三次了。林长老这是怎么了?脾气这么大?”

“听说,是他辖管的那些土著大陆出了事情。”有人神神秘秘道。

“土著大陆而已,何必这么大动肝火?”有人不以为然。正

谈论时。

便见大殿走出一位气度非凡,目光阴沉的中年男子,冷冷扫了眼大殿不远处围拢的弟子。

那些人立时如惊弓之鸟,四散而逃!中

年男子迈步,来到八绝仙宗一处核心区域。

“烦请道兄告知谢长老,外事林远湖,有要事拜见!”中年男子冲盘坐在一块青石上,身穿道袍的青年躬身道。

青年微微颔首,转身迈步跨入云海之中。

没过多久。云

海裂开,一条蜿蜒小路出现。

小路尽头,有一株千株松树,枝繁叶茂,宛如华盖。

松树下,一位白须老者,正静静盘坐,目光眺望远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外事林远湖,拜见谢长老!”

见到老者,林远湖愈发恭敬。

虽然,他与老者都是八绝仙宗的长老。

但长老也有高低之分。

似他这种负责土著大陆的长老,在八绝仙宗,属于最低等的长老!

而谢长老,却是仙宗顶级长老之一,是能跟仙宗之主拍桌子的大佬。更

重要的是。

谢长老本人,更是一尊顶尖真仙,修为恐怖,他如何敢不敬畏。

“这一个月来,你已经第三次来我这里了。”

谢长老转头,缓缓说道。

他看起来,并没有太强的威势,与普通老者一般无二,唯有那对双眼,淡漠无情。好

似看的不是人类,而是一头野兽。林

远湖额头冷汗直冒,连忙道:“谢长老,这次有仙罡大陆的消息传来。”

“仙罡大陆?”谢长老微微眯眼。“

哼,第一次来的时候,也是仙罡大陆那边的信息,结果告诉我,周尚死在了仙罡大陆。”“

他是我派去处理一些事情,却莫名其妙死在一个土著大陆,你查清原因了没有?”谢

长老不怒自威,言语传出,自有一股恐怖威势。

林远湖身子弯的更低。“

长老让我留意仙罡大陆,查清周尚死因,我一直不敢怠慢,所以有消息就前来通报,这次是北大陆的剑龙殿被人灭了。”“

而且,灭它之人的身份,与踏灭东大陆流云宗之人,是同一个人!”

林远湖连忙说道。谢

长老却神色淡漠,对此事好不上心。

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别说仙罡大陆两个小宗门覆灭,哪怕仙罡大陆被人抹去,他也不会太在意。林

远湖小心翼翼观察着谢长老,继续道:“巧合的是,周尚出现在东大陆时,遇到过那人。”谢

长老眼帘微抬,似才来了兴趣。

“细细说来!”

“是。根据我从东大陆了解到的消息,周尚与那人碰面时,爆发了冲突,开始追杀那人……”

林远湖娓娓道来,似亲眼目睹。

“这么说来,周尚的死,与那人有关?他是谁?”谢长老目光微眯,一缕寒光涌现,“敢杀我八绝仙宗的人,那人好大的胆子!”

林远湖将一张画像,恭敬递给谢长老,“根据我收集到的消息,此人,好像叫做赵放。”谢

长老没去看,随手一挥,画像落在青年道童身旁:“青水,你替本长老走一趟仙罡大陆,将此人带回来。”“

是。”青年道童恭敬应命。林

远湖眼皮一跳。

没想到谢长老如此重视,竟派出自己的贴身道童出手。

这可是一位悟透一条大道,凝练出纯元金丹的真仙大能!尽

管只是刚突破到真仙不久。但

也非天仙所能抗衡,有他出手,此次必然是万无一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