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二十一章 后悔?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叮。”“

恭喜宿主,斩杀小BOSS‘肖家老祖’,获得六万天仙点,六百仙魂点。”

“……”赵

放负手。

目光冷然盯着对面那个锋芒万丈,笔直如剑的男子。

剑龙殿主!

剑龙殿主微微皱眉,似有些意外,赵放能躲过那致命一剑,又似对其斩杀肖家老祖极为不悦。但

这种表情,很快就被遮掩住,再度恢复冷漠淡然。

“你好大胆子,当着本殿主的面,斩杀我的人,真以为北大陆无人能制你?”

剑龙殿主冷然开口,气息毫不遮掩扩散而出。冷

冽的剑气,似连虚空都要割裂,一些靠近的天仙,都感觉皮肤被割裂的生疼,伸手一抹,手上满是鲜血。

惊骇之下,纷纷退后!很

快。

方圆数百丈内,便只剩赵放与剑龙殿主两人。面

对剑龙殿主惊人的剑气冲击,赵放衣袂飘动,神色淡然,好像那让现场天仙为之色变的锋锐剑气,在他面前,就像徐徐吹来的春风般,没有丝毫危险。

“你修为不错,杀之可惜了。跪下臣服,献出本命精血,本殿主,饶你性命!”剑龙殿主目光微眯,淡淡道。赵

放笑了。这

剑龙殿主太过自负。

战斗尚未开始,就觉得自己必胜?哪

来的底气?就

凭他那天仙五重巅峰修为?不

过。尽

管剑龙殿主与肖家老祖同为天仙五重,但两人实力差距,却如渊海。

这一点,在剑龙殿主气势外放后,他便感知到了。这

种差异,非朝夕可成。‘

如果我猜的不错,肖家老祖成天仙时,只能算作最普通的天仙,撑死也就冠盖百里,剑龙殿主的话,应该引动金莲或者天花的异象!’赵

放目光闪动。

对剑龙殿主实力,隐隐有了几分猜测。

“可惜,你就算跪下臣服,我也要杀你!”赵

放神色淡漠,如此一尊BOSS,岂有放过的道理。

“找死!”剑

龙殿主眼眸一沉。身

形闪过一道剑光,一股比肖家老祖凌厉十倍的惊人剑气,带着尖锐的呼啸声,瞬间斩来。赵

放身形腾空,宛如大鸟,扶摇直上。

谁知。

那惊人剑虹,似有灵性般,掉头,腾空,继续追击。眨

眼。赵

放剑龙殿主的身影,俱从端木大院消失。

只剩下一头茫然的端木遗族,以及剑龙殿那些天仙们。

其中。

有几位天仙明显相对端木瑶等人下手,白璃嘶吼一声,有白雾弥漫而来,将遗族一众人等身形淹没。即

便天仙强者,一时片刻,也没找出他们真正所在。

“哼,就且让你们苟活片刻,等到殿主斩杀那小子,就是你们端木族的死期!”一

位马脸天仙冷笑一声,目光投向高空。

其他人也都抬头望去。以

他们的目力,勉强能看出,有两道身影,正在疯狂交手,却看不清细节。

因为,那两人动作太快!别

说肉眼,连灵识都难捕捉!

“殿主威震北大陆数百年,岂是一个小辈能够挑衅?这小子死定了!”

这群剑龙殿天仙,对剑龙殿主,有着近乎崇敬般的信服。与

他们不同的是。端

木遗族等人,都是脸色惨白。身

为北大陆的土著,他们从出生,就生活着剑龙殿主无敌的阴影中,对其力量之强大,畏惧到了骨子里。尽

管赵放先前,以霸道无匹的手段,强势斩杀肖家老祖,震惊全场。

可他们依旧不觉得,赵放有与剑龙殿主一争生死的实力。“

瑶儿,你快逃吧,端木族这次,怕是真的栽了。”脸

色苍白的端木承收回看向天空的目光,凝重望着守在身旁的端木瑶。

“趁着剑龙殿主被拖住,有多远逃多远,只要你活着,哪怕遗族死绝,我端木族也还有火种遗留!”

“记住,不修到天仙巅峰,不要回来,剑龙殿主太强了!”

端木承苦涩道。

他此次归来,原本打算振兴端木族。压

根没想到。赵

放踏平安平行省的童肖两家,竟把北大陆的霸主剑龙殿给惊动。从

看到肖家老祖那一刻起,他便知道,端木族这次是彻底栽了!唯

一还算欣慰的是。亲

眼看到端木瑶晋升天仙,且引动天花金莲异象,未来成就,必然不可限量。

只要能让她活下来,自己就算立刻死去,也是甘心。“

我不走!”

端木瑶摇了摇头。这

句话,差点没把端木承气的吐血。现

在都什么时候了,还耍小孩子脾气?“

承叔,你低估赵公子了,与他相比,区区剑龙殿主算什么!”端

木瑶可是亲眼目睹,赵放斩杀天仙九重周尚的,尽管其中有利用战争机器取巧的嫌疑,但他总归是胜了!

连天仙九重都能斩杀的男人,会败在一个天仙五重的人手里?

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瑶儿……”端

木承并不知道此事,无论如何,他也不想端木瑶置身险境,正欲继续劝说。身

旁陡然传来一阵不可思议的惊呼。

“我去,老子没看错吧?剑龙殿主竟被赵公子打吐血了?”“

剑龙殿主不是天仙五重吗?怎么感觉,他才是那个天仙三重?”“

赵公子太猛了!简直不是人啊!”

端木承抬头看去,恰看到白衣胜雪的赵放,一爪捏爆剑龙殿主半个身体的一幕。

血雾飘散。

染红了半边天,格外刺目。

也惊的瞳孔收缩,面露骇然,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怎么可能?”回

过神,端木承发觉,剑龙殿主愈发凄惨,几无反手之力。

赵放就像是一尊无敌战神,任凭端木承攻击打在身上,都毫发无损,与之相反,他随意打出一击,都能斩伤剑龙殿主。

此消彼长之下,还不到一炷香,剑龙殿主就已然被打残,战力锐减,被赵放抓住了脖子。

“你不能杀我!”剑

龙殿主脸上惊骇,再无先前的淡漠从容,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青年,战力竟如此恐怖,自己在他面前,宛如野狗遇到猛虎般。根

本不在一个层次!

赵放戏谑道:“为何不能杀你?就因为你是剑龙殿之主?”说

完,他面无表情震爆剑龙殿主脑袋。剑

龙殿主临死前,发出怨毒的咒诅,“你一定会后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