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一十八章 捧剑童子,一剑西来!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端木承端木瑶亲人重逢,自是好一阵寒暄。过

了片刻。

似才想到一旁的赵放。

“赵公子……”

端木瑶面显愧疚。对

方帮自己这么多,却从不索求回报,让她感动的同时,对赵放也生出些许微妙的情愫,美眸波光流转,带着一丝荡人心魄的意味。晋

升天仙后,端木瑶不仅气质更胜以往,连魅力也呈倍数提升。

“你的心魔劫,什么时候渡过的?”

尽管为端木瑶准备不少渡劫手段,但却无法抵挡最后的心魔劫。心

魔劫考验的是自身,无法假借外物之力。“

心魔劫?没感觉到啊。”端木瑶秀眉微蹙。

“哈?”赵

放眼睛一瞪。不

能吧。

这可是仙道四劫中,最诡异的一劫,不知多少人倒在心魔劫下,被迫转修散仙。端

木瑶成功连渡风火雷三劫,居然没感觉到心魔劫来临,便晋升天仙,怎么听都觉得很扯淡。“

风火雷三劫渡过时,心神好像进入一个幻境,但很快就恢复了。”

说到这里,她俏脸微红,似在幻境中经历了某些不可告人的事情,偷偷瞥向赵放的目光,也带着几分醉人的韵味。

可惜,赵放在皱眉思索,并未注意到。

“这样啊。看来,你心志很坚定啊。”作

为仙道四劫最后的拦路虎,心魔劫自然不可能不出现。端

木瑶没感觉到,只能说明她心志超乎常人,心魔劫对其根本没影响。

“苦难对于天才而言,也并非是坏事啊。”

想到端木瑶的经历,赵放这般想着。正

准备嘱咐端木瑶好好巩固实力。

忽的,似察觉到什么,脸色猛的大变,连忙转头看向西方。但

见遥远天际。一

道数百丈宽的金虹横贯长空,呼啸而来。金

虹气势锋锐,似一柄无坚不摧的神剑,速度奇快。只

是眨眼的功夫,它便出现在所有人视线中。“

那是什么?”

“剑光?”“

怎么会有这么惊人的剑光?”安

平行省诸多强者,亦是心神骇然。端

木瑶连破风火雷三劫,最后,在万众瞩目下成功踏入天仙,已然将这群龟缩于行省中内的土著强者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如今。

又亲眼看到那般骇人的剑光,隔着极远,他们甚至都能感受到,剑光蕴含的恐怖剑气,似能撕裂一切,无物不斩!“

不好,它是冲着我们来的!”

端木承脸色狂变,却是察觉到,剑光出现在安平行省后,不偏不倚的向着端木府方向斩来。以

这一剑带出的锋锐。若

是斩在端木府。只

怕府内所有生灵,俱要在霎那化成齑粉!

端木遗族脸色狂变。

纷纷将目光投向端木承,等待他的命令。只

要此刻撤退。纵

然不能全身而退,应该也能保全住性命。

端木承面色变幻,他身为天仙三重,最是清楚这一剑的恐怖,真要落下,身后的遗族众人,能活下一半就算不错。端

木族被灭后,族人日渐凋敝。

好不容易才聚集这么多,他可不想让他们一下子死掉过半。咬

了咬牙,端木承飞身而起,“我去拦住它片刻,你们快走!”“

承爷!”遗

族强者纷纷色变。他

们修为虽不是天仙,但也看的出来,这一剑的恐怖,端木承只身去接,怕是凶多吉少。

葛健强忍悲痛,大吼道:“快走,别浪费承爷好不容易争取的这次机会!”

遗族纷纷动身。却

仍旧有人站在原地。

是赵放!他

没动,端木瑶紫姝秦仲三人,也没动弹。“

小姐,赵公子……”

情急之下,葛健顾不上身份尊卑,大吼道。“

他挡不住这一剑。”

赵放望着只身冲向剑光的端木承,略略摇头。

葛健闻言,脸色更加难看。

知道承爷挡不住,还特么不赶紧离开,在这里磨磨唧唧,浪费承爷争取来的机会。“

赵公子,来的是什么人?”端

木瑶脸色发白。尽

管已是天仙,可在那斩灭天地的一剑面前,仍感觉自身很渺小。

“如此锋利的剑,放眼北大陆,也只有一处吧。”赵放笑了起来。“

你是说……剑龙殿?”端木瑶瞳孔一缩。葛

健亦是脸色发白。剑

龙殿,北大陆第一势力。在

北大陆的地位,等同于东大陆的流云宗。

传闻,其宗主是一位天仙五重巅峰的强者。且

擅长剑道,战力超群!

想到这里。葛

健脸色忽的难看起来,难道,这一剑是剑龙殿主施展出来的?若

是如此,承爷岂不是……“

白璃!”赵

放断喝一声。

吼~

白雾弥漫,一头白龙,在白雾中隐现。

它瞪着一对竖瞳,浑身鳞片闪耀光辉,正警惕的盯着斩向端木府那道惊人剑光。

忽的。

惨叫声响起。却

是端木承与剑光接触后,立时被剑光撕裂防御,当场重创。索

性,在剑光欲要灭杀他肉身灵魂时,端木承身上宝光一闪,身形直接消失在原地,下一瞬,出现在端木府院内,重重砸下,浑身血肉模糊。

“承爷!”葛

健等人脸色大变,连忙跑了过去。还

未来得及细查,便觉头顶剑气嘶鸣,恐怖骇人。抬

头之时,便见一头白龙,以龙躯硬撼剑光,擦出无数火星,激荡起的冲击波,将端木府附近的建筑,几近推平。索

性。端

木府有阵法护持。否

则,也难逃此劫!

剑光最终斩破白璃鳞片,划破它的皮肤,扎进它肉躯中,疼的白璃惨叫连连。

眼看剩余剑光,就要撕裂白璃,斩在端木府,一道白衣身影忽的出现,抬手一拳,轰在剑光之上。这

一拳,平平淡淡,毫不出奇。啪

嚓。剑

光凝成的剑体,发出爆裂的声音,接着,在无数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崩碎成渣。那

个单凭剑气就重创端木承,乃至伤到白璃的惊人一剑,却被那个白衣青年,随手破除。那

白衣青年实力,又该有多么恐怖?

葛健张大了嘴,难以置信!尽

管知晓赵放实力可能很强,但毕竟没见过赵放出手,加上他相貌年轻,很难让人信服,连葛健都没把他当作天仙对待。现

在才发现,这位赵公子的实力,真是深不可测!“

既然来了,何必藏头露尾,滚出来吧!”赵放负手,平淡看着一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