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一十五章 门庭改换,遗族归来!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安平行省。

无数势力瞩目的焦点,童府。

沉寂了两日后,终于有了新的动作。

气势惊人的‘童府’匾额,改换成崭新的‘端木府’。门

庭改换一新。亦

寓意着,那个曾经消失在安平行省历史长河中的大家族,再度出现在安平行省所有强者的视线中。

按道理而言。

这等新崛起的势力,又有一位可斩杀天仙三重的凶神坐镇,一经落户,其他势力必会争相拜访。毕

竟,一旦激怒对方,势必会牵连整个族群。然

而。两

日过去,却无一个势力前来拜访。

“端木族看似风头无两,镇压安平,但能不能熬过这一关还是两说。”“

童家肖家背后都站着剑龙殿这尊庞然大物,此子行事如此乖戾张狂,剑龙殿岂能轻饶他?”“

那小子离死不远了!”北

大陆绝大多数势力,都如是想着。

距赵放斩杀童家老祖的第五日。安

平行省迎来一群不速之客。

他们一个个形貌狼狈,神情憔悴,似经受多年磨炼,已然非人,但精神都格外亢奋,有些更是眼眶发红。宛

如流浪在外的游子,回到家乡。

“这么多年过去,安平行省几无变化!”

望着熟悉的街道,熟悉的各大势力府门,为首的白净中年,很是感概道。他

们不是别人,正是由端木承统领的端木遗族。听

闻端木瑶归来,大破童家肖家,这才前来与之回合。他

们的出现,引得不少势力强者观望。

“那家伙……是端木涣的族弟,端木承?”“

他竟然还活着,而且修为,竟跻身到了天仙二重!”

“此番回归,是想跟端木瑶汇合吗?”

“哼,不过是给剑龙殿一窝端的机会罢了!”有

人惊呼,也有人不屑。

不管如何。

在外逃亡多年的端木遗族,回来了!望

着熟悉的朱红大门,以及那崭新的‘端木府’字样,哪怕以端木承的心境,都感到眼睛发酸,几欲垂泪!这

些年流浪在外。

他无时不刻不想回到这里。

却慑于童家肖家强者威势,不敢靠近。如

今,他终于再度回到这片生养他的祖地。

府门外,没有守卫。

甚至,府门都是半开状态。

端木承微微皱眉,推门而入。

过往无数年映照在他脑海,在无数个夜晚,令他魂牵梦绕的‘家’,毫不保留的敞开在他面前。

一草一木。

一砖一瓦。还

是原先的布置,还是那熟悉的味道。走

进庭院,端木承强压下复杂的心绪,眉头微皱。因

为至今,他都没遇到任何人阻拦,畅通无阻的进了内院。其

他人,也渐从激动兴奋中清醒,察觉到些许异常。

“府内怎么一人都没有?”

“难道又出了什么事?”一

些人甚至抽出兵器,警惕盯着四周。内

院雾气缭绕。内

蕴仙灵气息。

宛如来到一处洞天福地。然

而。

一股莫名的危机感,却突兀涌现在所有人心神。包

括走在最前面的端木承,也下意识放慢脚步,神色凝重的扫视四周。“

承爷,怎么了?”

身旁的葛健小声问道。“

我们踏入阵法中了。”端

木承声音平静。“

啥?什么时候?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遗

族强者们听完,都脸色微变。

“应该是,踏进大门那一刻起,我们就处在这座大阵中了。”端木承道。

“那快点出去啊。在别人阵法中,那就是被人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葛健脸色不好看。

“晚了!”端

木承苦笑摇头。

随着他话音落下。云

雾中,探出一只雪白幼龙,正瞪着那对灯笼般的双眼,扫视着不请自来的众人。“

是阵灵白璃,它被童老贼炼化,夺去心智,是我们的敌人。”

端木承满脸凝重,立刻取出兵器。

其他人亦是排列方阵,摆出随时战斗的姿态。出

乎他们意料的是。

白璃并未急着攻击,歪着脑海,狐疑的看了他们良久。

然后……

就离开了。

留下一头雾水的端木承等人,茫然的手足无措。“

这什么情况?”端

木承想不明白。

没过多久。

两道身影,出现在他们眼前。当

看到其中一个面色苍白中年人时,端木承面露不可思议神色。旋

即大喜,似看到了多件未见的故人。“

秦仲!”他大叫。“

你是,端木承?”苍白中年盯着他,同样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你还没死?”

“靠,你特么见面第一句话就咒老子死,是有多想我去死?”

端木承收起兵器,笑骂走到秦仲身前,给了他一拳。他

只是随意一挥,并未用出仙力,哪知,秦仲却被这一拳锤的双眼翻白,咳嗽连连。

“你什么时候这么虚了?莫非……”

瞥了眼身旁姿容绝美妖娆的宫装美妇,端木承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笑容,促狭道。

“笑你妹啊,秦仲是伤势初愈,没你想的那么龌龊,还有,你没认出我?”美妇冷声道。端

木承笑容一僵,这才看清对方容貌:“你,你是紫姝姐?”“

白璃说有熟人到访,我还以为是谁,没想到你这家伙……哼!”

美妇傲娇一甩头,不屑去看端木承。

端木承面显尴尬。调

戏这位差点成为自己嫂子的女人,且还是当着对方的面,他不尴尬才怪。“

咳咳……你们怎么回事?气息都这般虚弱?还有,瑶儿呢?我可是听说,瑶儿这次带回来一尊大强者!”端

木承生硬转移着话题。

刚开始,他并未察觉,如今近距离观察,才发现,无论是秦仲还是紫姝,都似大病初愈,气血不足。

“这件事,说来话长。”

秦仲瞥了眼端木承身后众人,发现好多熟悉面孔。只

是,与记忆中意气风发的他们相比,此刻的他们,则显的落拓沧桑许多。宛

如无忧少年,经历大变后,成长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

虽然心酸。但

总归是一个好的结果。对

于秦仲扫来的复杂目光。

这些端木遗族的强者们,却都是洒然一笑,毫不在意。按

下心酸,秦仲拉起端木承,道:“走,我们进去详谈。然后,带你们去拜见赵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