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七十二章 再遇大海,洛邪震惊!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望着老友自信的笑容,方震明白了。神

情有些复杂:“你的天赋,果然很强啊!”

张彦不是行省出身,而是来自低一级的郡城。

是郡城天赋最强的修行者,以不足两百岁之躯,便修至五劫散仙境,站在同龄人最顶端。

后四处游历三百多年。来

到离阳行省时,修为达到七劫散仙。

被洛家招揽,成为客卿长老。

张彦性情不羁,本不想被某个势力束缚。哪

怕那个势力是洛家。

不过,洛家以卧龙潭名额为交换,令他心动,答应做洛家客卿千年,换取十次进入卧龙潭的资格。

争龙大会每百年一次。他

前后已经进去九次。修

为也从七劫散仙,提升到如今的半步天仙。

连续九次参加,经龙气洗礼,让他精神意志力量,都达到一个巅峰。

天仙境,随时可破!

以往忌惮散仙劫的恐怖,无应对手段,一直压制实力,不敢突破。

直至得到那件宝物,信心大增,这才敢来尝试。“

这次,我张彦定要重写传奇,以卧龙潭登顶天仙!”

借助卧龙潭登天仙之位,古往今来,只有一人而已。

回到洛家。

洛蛟亲自出迎,极为友好:“张客卿总算回来了!”其

他洛家长老,则是躬身行礼。

张彦身处洛家多年,提升的可不止修为,也养练出不逊色家主洛蟒的威望。

“洛蛟长老。”

张彦回了一礼。

环视四周,参加争龙大会的洛家弟子,整齐排列在洛家演武场。

“这一届质量不错!”张

彦在人群中看到不少六七劫散仙,点了点头。远

处,有喧哗声响起,数十人走了过来。为

首一人身穿蟒袍,脸色略有些苍白。正

是洛家当代家主,洛蟒。

“家主!”

“张客卿终于回来了,本家主可是翘首以盼,等了你许久啊。”

张彦与洛蟒寒暄几句,前者注意到洛蟒身上有恙,不由微微皱眉:“家主,你受伤了?”“

呵呵,我就说瞒不过张客卿。”洛

蟒大笑,目光陡然变得冷厉,戾芒慑人:“本族长被亢家算计,险些被杀!”“

什么!”张

彦挑眉,大感意外:“在我记忆中,亢家不像是这种敢挑事的人啊。这次是怎么回事?”“

狗急跳墙呗。”洛蛟冷冷一笑:“得亏有谢大人出手,不然,族长现在还在躺着,此次争龙大会,或许就真如亢家所愿了!”“

谢大人是谁?”

张彦发觉,出门一趟,许多事情,变的连自己都开始陌生。洛

蛟刚想说,就被洛蟒咳嗽声打断。

接着,便听洛蟒道:“张客卿,此次千年期满后,有何打算?”

“族长见谅,我漂泊惯了,可能要彻底离开行省。不过,这些年蒙洛家各位道友厚爱,无以为报,我成天仙之后,愿为洛家做三件事。”

洛蟒对谢大人身份的遮掩,让张彦有些不舒服,但想到,自己终究要离开这里,知晓这些也无甚用,心情这才转好一些。“

成天仙?”洛

家众人神色各异。

洛蟒目光微闪:“这么说来,客卿此次有十足把握了?”张

彦淡笑:“十足不敢说,七八成还是有的。”闻

言,洛家众长老脸上,满是羡慕。

他们知晓张彦为人,从不无的放矢,自然说有七八成,那自然有八成,甚至更高。一

般渡劫,能有这么高的概率,只要运气不差,基本都能渡过散仙劫。

“没想到,我洛家也会出现一位天仙!到时候,还请客卿多多关照啊!”洛

蟒感慨,面带兴奋,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

其他长老,亦纷纷开口恭贺。

张彦笑道:“诸位言之过早,现在还没渡劫成功呢。”

话虽如此。他

脸上却无丝毫渡劫前的担忧,反倒智珠在握,信心满满。

“家主被亢家算计之事,不能就这样算了。我成天仙后,就替家主抹平亢家吧!”张

彦淡淡道。“

好!”洛蟒神色一喜,旋即,似想到什么,凝重道:“客卿也请小心,亢家那位天仙,此番必会在争龙大会出现!”

张彦眼含忌惮:“那家伙不是快死了吗?”“

具体我也不清楚,我这次,就是被他偷袭所伤。”洛蟒恨恨道。

“估计,是想在坐化前,为亢家扫除一切障碍,冢中枯骨尔,不足挂齿。”

张彦冷冷一笑。一

行人整装出发。

在行省中心,与邪家一行碰面。

邪家带队的,是族长邪风。看

到洛蟒时,两人同时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邪家此次阵容,也很豪华。

参加争龙大会的天才三百人,加上族老,乃至其他供奉强者,足有五百多人。

洛邪两家汇合一处。

宛如一支军队,浩浩荡荡向着卧龙潭方向赶去。

等他们临近卧龙潭所在山脉,遥遥便看到几位遥立半空的身影。

“是亢家的人。”“

他们来得好快!”

洛蟒邪风对视一眼,目光都有些冰冷。亢

家强者也发现洛邪两族。

三族会面时,均看清各方势力代表。“

嗯?亢洪呢?”张

彦目光在亢家诸位强者身上扫过,没有看到亢家族长,不由意外。“

他已经死了。如今主事的,是我!”亢

家正中心位置,站着一位头发半灰半白的中年。

说话的,就是此人。

“你是谁?”张彦眉头微皱。眼

前中年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具体身份。

不光他茫然,洛邪两族大多数强者,也都一头雾水。唯

洛蟒邪风两人,见到那人时,瞳孔齐齐收缩,难以置信道:“亢大海?”三

日前,他们还见过亢大海一面。记

忆自然要比其他长老深刻。只

是,那时候的亢大海,不过是一垂垂老叟。哪

会想到,三日不见,会变成眼前这般气质沧桑,眼眸精光四射,给人一种如狮如虎压迫感的中年。

“什么?亢大海?”

听到两人的话,张彦脸色微变。

仔细端详,发觉真与亢大海有几分相似。

“不可能吧?”“

亢大海垂垂老矣,气血衰败,怎么会返老还童?”两

族长老难以相信。

“能让气血衰败之人,重新焕发第二春,恢复壮年血气,只有一个方法。”张彦声音透着一丝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