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七十一章 客卿张彦!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第二个办法,需要十数位天仙同时出手,以浩荡天仙之力,温养肉身,淬炼经脉。”原

本还怀抱希望的端木瑶,听到这话,脸色一僵,眸光转黯,再度绝望。

十数位天仙同时出手?开

什么玩笑。她

要能找到这么多天仙强者,端木家族大仇早就报了!“

你不用灰心,我已经想好办法了。”赵放笑道。端

木瑶以为赵放是在安慰自己,勉强笑了笑。亢

健却是目光一转,明白赵放用意:“少主打算将端木姑娘带到卧龙潭?”

“嗯。”

赵放点头,他是凑不齐十数位天仙,但卧龙潭有现成的啊。“

卧龙潭?瑶儿不能修炼,去卧龙潭能做什么,对着龙气发呆?”紫

姝并不知晓卧龙潭秘密,得知这个解决办法,立时有些不满。“

卧龙潭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具体原因,你到时便会知道。”

赵放扫了她一眼,目光再度落在端木瑶身上:“我能解决你的体质问题,你信我吗?”“

相信。”端木瑶毫不犹豫。

赵放笑了,伸出手指,一指点在端木瑶眉心。

轰!

顷刻间。

端木瑶脑海立时多出一股玄奥信息。

“聚敛心神,将它记下,卧龙潭淬炼经脉用的着。”正惊疑不定,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端木瑶沉下心神,将那股信息细心梳理一番,竟是一门淬脉法诀,越看越是惊讶。

她出身不凡。

虽不能修炼,自幼耳濡目染,看过不少典籍。一

眼就分辨出这套淬脉法诀不凡。寻

常修行者,生下来经脉就已经定型。想

要有所改变,除非是在修行的某个阶段。

比如天仙境。

一入天仙,高卧九天。

从此脱离凡俗之躯,肉身经仙道洗毛伐髓,生命本质产生变化,滴血都有神奇药效,经脉自然也会跟着拓宽。但

,天仙如果好跨入,就不会有这么多散仙了。换

言之。

赵放传给她的淬脉法诀,能让修行者在散仙境,提前享受到天仙境部分能力,价值之高,可想而知!

若是传出。只

怕整片大陆的散仙,都会发疯一样前来抢夺。

越是明白这点,越感觉恩情难还。等

到全部融汇入脑海,可以随时修行时,她睁开双眼:“赵公子……”本

想向赵放道声谢。入

眼,是空旷的院落。

以及守在身边,目带担忧的紫姝与秦仲二人。

“瑶儿,你没事吧?”

“那小子刚才对你做了什么?”

两人急切问道。

他们看到赵放一指点端木瑶眉心,似在传递某种法诀,并不知道是淬脉法诀,有些担心。“

没事。只是温养经脉,准备破除体质的特殊法诀。”

端木瑶勉强笑了下,心中忽觉有些失落。…

行省入口。

十数个洛家散仙长老,正安静等待着。

目光时不时望向行省外,那茫茫群山所在。似

在等待着什么人。周

遭路过的行人,看到他们身上穿着的洛家服饰,大都是一脸羡慕或畏惧的远远避开,不敢靠近。

那些长老们对此,似早见怪不怪,姿态傲然,对其他修为不屑一顾。咻

!远

处茫茫天穹,似有一道惊人虹光呼而来。眨

眼便破开层层虚空,出现在行省上空。“

来了!”

洛家长老们精神一振,齐齐看了过去。呼

~光

芒降下。一

道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

那是一个身着白衣,背负长剑,身姿伟岸,气度非凡的青年。见

到来人,洛家长老们立时露出恭敬神色,连忙拜见:“我等见过张客卿。”张

客卿没理会他们,环顾四周,望着记忆中熟悉的画面,神情有些缅怀:“终于回来了!”

末了,他目光才落在那些洛家长老身上,看到一人后,不由笑了起来:“方震道友?”

被点到名字之人,正是曾在离阳山脉观摩亢大海渡劫的洛家客卿长老,方震。他

向前走了一步,含笑点头:“张彦长老!”两

人是故交,相识数百年,关系极好。

“嗯?你修为精进不少。”张彦目光闪烁,看出老友身上一些端倪,有些惊讶。“

呵呵,说起来,也是我的运气,昨日,在离阳山脉,观摩到一位同道渡劫,有所收获。”

方震说道。

“又是那位道友这么有气魄?”话

虽如此,张彦神情却带着几分戏谑与嘲讽。他

深知离阳行省的底蕴,想去渡散仙劫,绝对是有死无生。

“我也不太清楚,可惜,没能结交上这种天上神龙般的人物。若能得他传渡劫经验,我渡过散仙劫的成功率,也会大幅度提升。”方震感慨。

张彦初始还不在意,听到后来,隐隐回过味来,有些诧异:“那人渡劫成功了?”

“不错。地涌金莲,冠盖百里!”方震点头,一脸向往。“

什么?真成功了?”张彦一惊。

他在外游历多年,见过不少散仙渡劫。渡

劫过程各有不同,渡劫之地也是千奇百怪,五花八门,但结局却惊人的相同:全部渡劫失败!

给他信心造成很大阴影,让他一度以为,此生都无望渡劫成功。直

至意外得到那件宝物,又准备多年,才有了些许信心,正打算趁着此次卧龙潭之会的龙脉,一举破入天仙。

成为离阳行省第一位散仙如天仙的绝世人物。

没想到,却被人捷足先登了!“

那人是谁?洛百衡?邪郁?亢大海?”张彦目光一凝,在他想来,能渡劫成功的散仙,定然出自这三大家。而

三大家中,又以此三人实力最强,最有希望渡过散仙劫。

“都不是!”方震摇头:“那位道友渡劫时,曾用阵法遮蔽方圆数千里,我在数千里外观摩,根本不知道那位道友真实身份。”

“那人渡劫成功后,悄然离开,很是低调。照我猜测,他有可能还在离阳行省,有可能已经离开!”

听到这话。

张彦目光闪烁:“想不到我在外游历,行省竟出了这样一位强者,有机会,定要领教一番。”

“听你这口气,此次要渡劫?有几成把握?”方震神色一惊。张

彦笑而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