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六十五章 大度的亢家?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此人体格健壮,全身青绿,头戴一顶奇特冠帽,乍一看,很像一顶王冠,血红色双瞳闪烁,迸射出幽深冷寂的寒芒。最

奇异的。要

数他背后那根长着倒刺的青绿色尾巴。强

而有力,宛如一杆标枪,让人无法忽视。随

意往那一站,自带气场,周遭洛家强者,无一人敢靠近。哪

怕为首的蟒袍中年,看向此人时,眼中亦流露出极深忌惮。

“洛蟒呢?”

青绿男子眸光横扫全场,没有看到想见之人,眉头微皱。

“回谢大人的话,家兄有伤在身,无法亲自相迎,还望恕罪。”

蟒袍中年,也就是洛蟒的族弟,洛蛟,连忙回道。

“受伤了?怎么回事?”

‘谢大人’眉头一扬。

“是被亢家天仙偷袭所伤。”说到这里,洛蛟一脸仇恨神情,恨不得立刻杀入亢家,斩灭亢族,为洛蟒复仇。“

亢家?”

谢大人血红双眸掠过一抹心悸的冰寒:“哼,不过是秋后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带我去洛蟒。”“

是。”…

…与

此同时。亢

家大门前。一

男两女,正安静等待。男

子正值壮年,气度沉稳,修为有成。

而他身旁两个女子,皆是国色天香。

一个正值妙龄,一个风韵犹存。一

大一小站在那里,宛如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惹的路过之人,纷纷侧目凝实,面露惊.艳之色。更

有一些人,看的入迷,走路撞到柱子,引发阵阵惨呼。风

韵犹存的美妇,冷冷看了那群色与魂授的男子一眼,眼中满是厌恶之色。“

还要等多久?”她

看向身旁中年男子,语气有些不耐。

中年男子尽管被问的厌烦,却不敢冲她发火,耐着性子道:“已经派人去通报了,想来很快就会有结果!”

不听这话倒好。

中年男子这句话,仿佛彻底把风韵美妇心中怒意给点燃,冷斥道:“你怎么想的?来亢家地盘寻找一个外人?确定不是开玩笑?”中

年男子眼眸深处掠过一丝不满,心道:“你要找的人在亢家出没过,不去亢家找去哪里找?”妙

龄女子见两人气氛尴尬,打圆场道:“姝姨,仲叔安排并没有错,这里是赵公子最后出现的地方。”“

他通过亢家考核,此刻应该就住在亢家,顺利的话,应该很快就会遇到,您不用这样大动肝火。”美

妇听到这话,怒意消散不少:“我还不是为了你瑶儿,以我们目前实力,想要为端木家复仇,根本不可能。”

“你体质又是这个样子,他呢,才二劫散仙,完全指望不上。”美

妇指着中年男子,一脸的恨铁不成钢,后者自知境界低微,低头保持沉默。

“所以,复仇的希望,便在于我突破到天仙境上,我受限血脉驳杂,若能得龙族之血入体,必可跨越桎梏,成为一尊天妖!”

“届时,即便复仇失败,我们也能保全性命,再图东山……”

听着一路上美妇说了无数次的言语,妙龄女子细眉微挑:“也就是说,无论如何,姝姨都要得到赵公子的血?”

美妇坚定道:“不错。”妙

龄女子揉了揉眉心,道:“既如此,此事交给我来办,赵公子不是那种小气的人,只要好好商量,未必没有机会!”这

一行三人,正是当日在离阳山脉,与赵放分别的端木瑶、秦仲,以及紫翼天龙兽紫姝。

当日见过赵放修炼功法特殊,紫姝便打起赵放血脉的意思。

刚开始,端木瑶并不同意。当

得知只是需要部分血脉,并不损害赵放根本后,她有些动摇。随

即。被

趁热打铁的紫姝说动,便来到行省,寻找赵放。本

来,他们以为要找上一段时日,甚至打算在争龙大会去守赵放。

谁知,刚来到行省,便听到赵放破了亢家考核,甚至在亢家大门前杀人的壮举。

稍一打听,便知晓赵放目前所在,急匆匆赶来。

在亢家侍卫前去通报过程中,等的不耐烦的紫姝抱怨开口,才有了先前这一幕。“

好。”紫姝目光闪烁了下,点了点头。闻

言。

端木瑶略松了一口气。

这几日接触,她算是了解到紫姝的火爆霸道性子,甚至隐隐明白,当初父亲为何没有跟她好上。不

光是人妖殊途。

恐怕更重要的,还是脾性不合。

太难伺候!

若以紫姝的法子,肯定不会征求赵放同意,强行取血。

这样的话,能够得到还两说,肯定会惹恼赵放,偏偏她又不能怪罪紫姝,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

所以。端

木瑶才向紫姝争取,先让自己与赵放谈。

“跟我来,赵公子要见你们!”正

这时,前去通报的侍卫匆匆赶回,神色格外冷淡。

“嗯?”

侍卫这个反应,令三人眉头微皱。看

这模样,后者在亢家,似乎很不受待见啊!进

入亢家后。沿

途遇到的一些亢家强者,看向三人时,目光带着不善。

其中不乏一些六七劫的散仙。这

个场面,令三人有些不安。

感觉自己好像来错地方。“

这位道友,我想请问下,赵公子不是你们的客人吗?”

秦仲忍不住问侍卫。“

客人?”

侍卫冷笑一声,指着不远处一个位置,道:“看到那边没?”“

废墟?”三

人奇异。

堂堂亢家,府邸异常华美,怎么会有这么一大片的废墟。而

且看模样,好像是大战留下的痕迹。

到底是谁,敢在亢家动手?

“你们谁见过有在别人家,胡乱破坏的客人?”听

到侍卫怨气满满的话,端木瑶神色一怔。她

早知道,赵放不是个安分的主,却怎么也没想到,刚到亢家一两天,险些被整个亢家给拆了。“

他该不会被你们抓起来了吧。”端木瑶念头一转,担心赵放安危,不由问道。

侍卫脸色古怪,摇了摇头。“

没有?你们亢家挺大度的啊。”秦仲愣了下。

侍卫脸色发黑。大

度个毛线。他

倒是想把赵放抓起来,顺道剐了,可不知为何,家族高层,却对此人异常恭敬,连家主被杀,都不予追究。

让他,以及其他亢家族人,异常难以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