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四十章 端木瑶!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我不能死,我堂堂韩家少主,未来要登顶天仙的人物,怎么能死在这里!”

韩舒呢喃,宛如疯魔,目光落在秦仲等人身上,忽的露出一丝阴森的笑意。

“鹰妖!”

他手掌按在鹰妖头部。

后者似明白他的用意。

飞行中,双翅一震,坐在鹰妖宽背末端的赵放,如同垃圾般,被抛飞了出去。

“赵公子!”

秦瑶秦仲瞬间面色大变。

二哈身躯一晃,化作一道白芒,咬住赵放衣襟,努力控制着下坠的速度。

“你干什么?”

秦瑶望向韩舒,俏脸含煞。

“这样逃下去,我们都逃不掉,只有不断抛下诱饵,减缓紫翼天龙兽的速度,才有逃命希望。”

这么说着的时候,秦仲亦被鹰妖掀飞。

秦瑶俏脸冰冷:“这么看来,我也是你将要舍弃的对象?”

“我爱你都来不及,怎会将你舍弃?”

韩舒说着,忽的瞥见紫翼天龙兽,竟不理会掉下鹰背的赵放秦仲二人,依旧不紧不慢的追着自己,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紧接着。

他的目光落在秦瑶身上。

后者似明白他要做什么,不言不语,只是一脸嘲讽的看着他。

韩舒宛如被踩到尾巴的猫,恼羞成怒,一掌将秦瑶震退鹰背。

“这样反复被打脸的感觉如何?”

落下鹰背的霎那,秦瑶并无太多怒意,只是讥诮望着韩舒,宛如在看一个小丑。

韩舒面色阴沉的可怕。

好像随时都会压抑不住心中的野兽,暴起杀人!

咻~

紫翼天龙兽身形骤然加速,直冲而来。

韩舒吓的心脏都快跳出来,自无时间再与秦瑶‘话别’,鹰妖加速,载着他,眨眼冲出数百丈。

出乎他预料的是。

那一直吊在身后,如影相随的恐怖气息,这次并未追来。

他回头看去。

便看到,紫翼天龙兽双翅一卷,笼罩住秦瑶。

“可惜了。”

韩舒摇头,如此绝色,却要葬身兽腹,的确是一件憾事。

随即又笑道:“但能为救我而死,也算是死得其所!”

正说着。

忽感一股强烈危机感降临。

却见紫翼天龙兽张口一吐,一道璀璨紫芒,宛如绝世神枪,撕裂长空,呼啸临近。

“不!”

韩舒骇然,清晰感受到,这一击之力的恐怖。

那是能轻易秒杀五劫散仙的力量。

“父亲,救我!”

韩舒嘶声咆哮。

嗡~

璀璨紫芒迫近,瞬间洞穿庞大的鹰妖。

散发出的凛然紫气,亦如无数柄锋利的剑刃,切割向韩舒。

眼看就要将其剿杀。

韩舒胸前一块玉符砰然碎裂,形成一道青色光罩,将其护在中间。

叮叮当当。

紫气击在青色光罩上,发出一阵阵金铁交鸣的声音。

韩舒此刻也反应过来,身体借着紫气冲击之势,加速遁逃。

他是真的怕了。

紫翼天龙兽太恐怖了。

随意一击,就逼得他动用最强底牌来抵挡。

若在来上一次,必定要挂在这里。

身上宝光流转,显然是动用某种逃命宝物,几个眨眼的功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紫翼天龙兽没有追击。

它那双无情无性的眸子,正盯着站在它翅膀上,娇躯发颤,却一直对它对视的女子。

“不要伤害她,你若想杀人,就杀我好了!”

这时,地面传来一声痛呼。

便见秦仲冲了上来,欲要代替秦瑶而死。

紫翼天龙兽没有理会,盯着秦瑶看了片刻,忽然开口:“端木涣是你什么人?”

“嗯?”秦瑶一怔。

不光她,就连已然准备好伏死的秦仲,也都愣了下。

唯有被二哈救下,此刻正躺倒在一片草丛上的赵放,依旧闭着眼,不理不睬。

“他是家父。”犹豫了下,秦瑶开口。

“他的女儿。难怪……”

紫翼天龙兽声音低沉。

尽管不明所以,但秦瑶清晰感受到,天龙兽身上的杀意,如潮水般,消退的干干净净。

“能在此处遇见,看来,我与你们端木家情分未尽。”紫翼天龙兽道。

秦瑶此刻也稳住心神,知晓性命暂时保住了。

不过,她仍旧好奇:“前辈如何认识家父?”

“说来话长。简单来说,你父曾与我有救命之恩。我也曾跟随过他一段时间,故此,对端木家的血脉感应,还算精准。几乎在你刚踏入这片山脉时,我便察觉到了。”

“本来,打算让群兽将你带来,万没想到,竟发生变故。”

紫翼天龙兽目光瞥到地面上,一直闭目的赵放。

秦瑶无语。

怎么也没想到。

刚进山脉便遭遇的恐怖兽潮,背后真相竟是这个。

害的自己担惊受怕了许久。

“端木瑶见过前辈,谢前辈救命之恩。”

平复心绪,秦瑶冲着紫翼天龙兽躬身一礼。

此兽不仅实力通天,又曾跟随过父亲一段时间,于情于理,都值得称呼一声前辈。

“前辈?”

紫翼天龙兽喃喃,旋即笑道:“你父亲曾给我取名紫姝,你还是叫我姝姨吧。”

说着,一段紫雾弥漫,笼罩全身,光芒散去,一个三十左右,面容精致的紫衣少妇,走了出来。

这是先前那面容丑陋的紫翼天龙兽?

秦瑶秦仲都感到荒诞,不真实。

尤其是秦瑶。

看清紫翼天龙兽幻化成人形模样后,突然有种感觉,她与父亲的关系,没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果不其然。

当听到端木家被人灭门口。

紫姝一身狂暴气焰呼啸,双目爆射出恐怖的杀意,恨不得立刻冲到仇家门口,将其屠戮一空。

秦仲秦瑶二人距离较近,被这股杀意波及,只觉如坠冰窖,浑身胆寒。

“姝姨不要冲动,仇家势大,传闻与一位天仙有些渊源,我们暂时还不是对手。”

秦瑶,或者说端木瑶,沉声道。

即便如此,紫姝依旧是杀意难消,冷戾的目光,陡然看向赵放与二哈。

“你,你想干什么?”

二哈被她目光吓的浑身一颤。

刚开口,被被一股恐怖气息笼罩,直接倒飞了出去。见紫姝欲对赵放动手,端木瑶脸色一白,挡在赵放紫姝身前,连忙道:“姝姨,他们都是我的朋友,赵公子,更是屡次救我性命,请姝姨不要为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