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三十章 缘,妙不可言!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东林郡城,林家。

作为掌控方圆百万里的大势力,林家的府邸,富丽而堂皇,烟霞缭绕,彩云与灵兽齐飞,一派仙家景象。

“家主,不好了。”

一个渡劫九重的管事,匆匆跑到家主林啸跟前,脸色难看。

“身为我郡城林家管事,做事岂能如此慌慌张张?”

面容威严的林啸,不悦的看了眼管事,吓的后者噗通跪在地上,不敢直视林啸。

“说吧,发生了什么事?”林啸饮了一口仙茶,气度悠然,淡淡开口。

“光远大人的灵魂玉牌碎灭了。”

管事的一句话,惊的林啸刚喝进口中的仙茶,直接喷了出来。

他当即站起,眼眸如狼似虎,森然盯着管事:“你再说一遍!”

“小的例行巡视‘玉牌阁’,亲眼看到,光远大人的灵魂玉牌,从中裂为两半,小的知晓情况紧急,就连忙赶来,将消息告知家主!”

管事战战兢兢。

“可知光远去了何处?”

“听说,郡城下属广平城的族长为人所杀,光远大人前去肃清外患。”

“广平城?光远第二房小妾的那个家族?就算去了广平城,谁能杀得了他?他可是散仙四重?”

林啸压抑的怒火,宛如狂暴的龙卷,在大殿内激荡。

散仙四重。

放在郡城林家,也是屈指可数。

这样一个顶梁柱死在外面。

不光是家族威严被挑衅,是颜面问题,更让郡城林家,损失了一位大将!

当然。

更重要的是。

林啸想不明白,以郡城林家今时今日的地位,谁人敢对林家动手,活腻歪了?

“给我去查,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查清楚,是谁动的手!”

林啸面色铁青。

林家损失了这样一尊强者,自然不能就此罢休!

“还有,把光远二房小妾给我杖毙!若不是这小贱人煽风点火,光远岂会去广平城,又岂会身陨?”

想到这些,林啸便觉胸闷郁结。

管事领命退下。

“不管是谁,敢对我林家强者动手,本家主,绝不会让你好过!”

林啸面色阴沉。

片刻。

管事再度匆匆走来。

“查清楚了?”林啸声音冰冷。

“没有!”

“没有你特么来见我?”

“家主息怒,有客人到访。”

“本家主现在什么客人都不想见!”林啸咆哮。

“哈哈~林兄,谁惹你发这么大的火?”

淡笑声突兀响起,一个面容刚正的中年人,负手走进大殿。

中年人身后,还跟着两个气度非凡的青年。

他们神态倨傲,即便面对林啸这位郡城第一人,也没有太多恭敬,目光望来,带着几分审视。

“流云宗吴振长老?你怎么会在这里?”

看到那中年人,林啸神色稍显缓和,迎了上去。

流云宗,那可是这东大陆的第一势力。

郡城林家与其相比,就像是蝼蚁之于大象。

若非林家出了一个麒麟子,以林家的地位与实力,是根本没资格与这等强者对话的。

“我来,是奉宗门之命,来通知林兄一件事。”

吴振瞥了眼管事。

林啸挥手,管事连忙退下,待大殿只剩林啸与吴振三人时,前者招呼吴振坐下。

吴振却摇了摇头,道:“我还有其他事,就不多逗留了,此事说完就离开。”

“可是跟琅琊有关?”

见他这副神情,林啸想到自己的儿子,郡城林家的麒麟儿,林琅琊!

林琅琊天赋卓绝,三十年前被流云宗破格录取,仅用二十年,就打破流云宗各项记录,成为一个不可触及的神话。

后来,被流云宗背后的神秘势力带走。

也正是因为这点,郡城林家才地位非凡,无人敢惹。

想到自己这个儿子,林啸也是满满的骄傲。

“嗯。”吴振点了点头,迎着林啸期盼的目光,他轻叹道:“此事,你要有心理准备。”

“嗯?”

见吴振神色凝重,林啸皱了皱眉。

“前段时间,林琅琊前去执行秘密任务,一直未归,有可能,已经陨落外界!”

后面四字一出,宛如四道晴天霹雳,劈的林啸整个人都在发懵。

陨落外界?

见林啸这副神情,吴振心中轻叹。

事实上,他在得知这个消息时,内心也颇为不平静。

林琅琊当初,便是他从郡城林家特找到流云宗的,又亲眼看他进入更高层次势力。

本以为。

林琅琊此生,定会成就天仙之位,逍遥长存,为一方霸主。

万没有想到,却这样无声无息的陨落了……

“你说什么?琅琊陨落了?这怎么可能!”林啸无法接受。

这个消息,比林光远给杀,更让他无法难以接受。

“抱歉,虽然我也不想这样,可事实如此!”吴振叹息一声。

“怎么会这样……”

林啸仿佛一下子衰老了十岁,跌退到自己座位上,脸上再无往日的威严冷酷,有的只是茫然,以及担忧!

因为有林琅琊的存在。

原本只是郡城势力的林家,放在离阳行省,也鲜少有人敢惹。

可一旦失去林琅琊的庇护,行省内的那些大势力一旦与林家清算,后者估计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放心,琅琊毕竟曾是我宗门弟子,有我流云宗在,还没人敢动你林家!”

吴振看出林啸的担忧,宽慰道。

同时,表明来意。

报丧只是吴振来的一部分原因。

还有一部分,则是来林家收徒,免得寒了功臣将士家族的心。

得知吴振是收徒,林啸从失落中缓过神来。

林琅琊之死,他固然无法接受,可事已至此,他除了承受,也无可奈何。

“这是流云令,持此令入我流云宗,可直接拜在任何一位长老门下。”

吴振将一枚正面刻着流云二字的金色令牌,递给林啸。

林啸郑重接下,对吴振表示极大感谢。

“吴长老,可知是何人杀了我琅琊孩儿?”吴振将要离开时,林啸突然问道。

吴振顿足,沉吟了下,吐出两个字,“根据林琅琊最后传回的讯息,杀他的人,应该姓赵,好像叫什么赵放。”

“赵放!”

林啸咬牙切齿。

“那家伙并不在这片世界,若无意外,你们这辈子都不可能碰面。”摇了摇头,吴振迈步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