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二十三章 斩草需除根!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我投降,请公子饶命!”

庞士德,林远峰相继死去,三大族长只剩张法海。

亲眼目睹赵放霸道手段的他,面对这尊无敌杀神,哪还有半点战意,直接祈饶。

赵放没说话,望向秦仲秦瑶二人。

秦仲思索了下,道:“张家主,你本来可以不趟这趟浑水,我也没打算杀令郎,可你所做作为,让我心寒。”

在此之前。

秦仲与张法海,关系还算融合,有私人友谊。

但在林远峰鼓动庞家,联合镇压天乞山时,他非但没有帮助秦仲,反而派出张若虚来趁火打劫。

最后。

更是与林远峰庞士德联手,形成三族合围之势。

相比起林远峰二人,张法海这个近乎朋友之人的背叛,最让他痛心!

张法海神情苦涩,道:“我知道自己错了,秦兄能否看在以往的情分上,放我一次?”

“作为回报,我愿拿出宝物来弥补秦兄此次损失,乃至拥护天乞山入主广平城。”

秦仲意动。

张家在广平城经营多年,底蕴极深。

若有张家保驾护航,天乞山想在广平城站稳脚跟,并不是难事。

“拖延时间罢了!”

秦瑶摇了摇头,漠然说道。

秦仲不解望来。

“一切,都是为了迎候郡城林家强者到来,灭杀我们所做的缓兵之计罢了,所谓宝物,不过是一些看似美好,实则麻痹人心的香饵。”

赵放颇为意外的看了眼秦瑶,没想到,她还有这种见地。

张法海脸色一白。

一枚传送玉符出现掌中,直接捏爆,玉符化作玄奥空间之力,将其包裹。

“秦仲,秦瑶,还有那个小子,你们杀了林远峰,得罪了郡城林家,等着受死吧!”

已然逃脱在望的张法海,没有丝毫伪装,狞笑望着三人。

“你高兴的太早了。”

冰冷声音传来。

张法海心头一跳,连忙看去。

只看到一个不断在眼前放大的拳头。

嘭。

铁拳如铸。

又如疯狂的钻头,撞在他体表玉符之力形成的空间光膜上。

啪嚓!

成千上万的裂痕,霎那遍布光膜。

随时都会破裂!

“不!”

张法海脸色狂变,厉声咆哮。

却无济于事。

在其绝望的咆哮中,能带他逃离的最后希望——空间光膜,轰然碎裂,他本人毫无防御的暴露在赵放铁拳之下。

只一击,便被打的血肉模糊,几近爆体!

若非空间光膜吸取了大量攻击,张法海怕是早被这拳打爆了。

再看到这种粗野狂暴的战斗,秦仲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神情复杂的看了眼赵放。

一开始,他也没太在意这个青年。

万没想到,天乞山的危局,因此人的存在,转危为安。

哪怕体内没有半点仙力,仅凭肉身,一拳一脚,就就打的三大家主毫无反手之力,这实力,未免太霸道了!

赵放淡漠看着躺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的张法海,平静道:“知道为什么不杀你吗?”

张法海挣扎起身,摇了摇头。

“你还有点利用的价值。”

赵放毫不掩饰,也不在乎对方眼中怨毒的仇恨与恐惧,淡淡道:“给你一次复仇的机会,现在传信给郡城林家,让他们来杀我!”

此言一出。

张法海懵了一下,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不光他,就连秦仲亦是面色微变。

他还愁如何压制住这消息呢,对方竟然主动告诉郡城林家,嫌死的不够快?

“你到底想干什么?”

张法海盯着赵放,发觉,自己堂堂张家族长,竟看不透眼前青年。

甚至,都猜不透他的想法与用意。

“照做,我不计较张家族人,否则,张家全灭!”赵放漠然道。

张法海脸色难看。

他也没有别的选择,当着赵放的面,取出一块传音玉符,说了一句话。

“我已将此间消息,告诉我一个在郡城的朋友,他会转告给郡城林家。”张法海道。

赵放转身,“秦门主,此人便交给你处置了!”

秦仲冷漠点头,没跟张法海废话的心情,直接出手,将其斩杀。

亲眼目睹自家族长身死的三族强者们,战意全失,开始逃窜。

随着秦仲出手镇压,原本处于劣势的天乞山,逐渐扳回局面,且将庞家、张家大部分强者收降。

只有林家,伤亡惨重。

最终。

这场实力悬殊的对决,以天乞山镇压广平三族这个出人意料的结果,落下了帷幕。

经过一番大战,天乞山地脉损毁严重,仙灵气息大量流失,已然不适合再做天乞山根据地。

众天乞山弟子,随着秦仲打扫战场。

赵放与秦瑶站在山腰,俯瞰着下方一切,秦瑶突然问道:“你让张法海通知郡城林家,真不怕林家强者报复?”

“怕不怕都是躲不过去的。”

赵放面带笑容,提起这个广平城修士异常畏惧的存在,并没有多少敬畏,很是随意。

“即便张法海不去通知,广平林家余孽,也会将消息带过去,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

这一点赵放很清楚。

秦瑶愈发疑惑:“的确如此,可早于晚,对我们而言,可能是两个结果?”

“若晚一些,我们准备充足,未尝不能与郡城林家强者一战,而且,也不一定非要战上一场,大不了放弃广平城,离开这里。”

“可现在通知过去,不是等着对方来杀?”

闻言,赵放笑了起来:“我就是等他们来杀!斩草,需除根!”

望着青年,秦瑶秀眉簇起,看不出他哪来的自信,敢与郡城林家硬抗。

“相识一场,我不想给你留麻烦。”赵放淡笑望着她。

秦瑶品出更深层次的含义,“你想尽快离开这里?”

赵放颔首。

仙谴如鲠在喉,他也不确定,升级后的系统,有没有办法遏制。

就算不行,他也希望,能够在最短时间赶往红莲山脉,找寻连通洞府界的方法,与自己的亲人见上一面。

“到底有何急事?方便说吗?”秦瑶犹豫了下问道。

赵放笑而不语。顿了顿,道:“你跟秦门主说下,战场打扫先放在一边,应趁广平城精锐尽出,正虚弱之际,将三族老巢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