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一十七章 趁火打劫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秦仲这两天的心情很糟糕。

先是秦瑶为救一个陌生人,贸然动用特殊体质。

随后,便是林家庞家联合,威压天乞门,弄的天乞山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不少天乞门弟子,迫于这种压力,选择退出了天乞门。

且,这种流失,每天都在进行。

一时间。

天乞门势力暴缩。

这也就算了。

天乞山与林家撕破脸,眼看就要决战,天乞门弟子,却连像样的兵器都没有。

秦仲无奈,只好将求援对象,锁定在平日里,与天乞门来往还算密切的张家身上。

张家不出所望,派人带来他想要的各种资源,以及兵器。

却提出了一个要求:张家二公子,张若虚,要迎娶秦瑶,双方永为同盟。

对此。

秦仲内心是拒绝的。

张若虚是什么人,他在广平城呆了这么些年,自然清楚。

虽天赋相貌具是一时人杰。

却有个让人十分诟病的习惯。

好.色成性,性情暴虐。

曾娶妻十九人,至今活着的不过两人,其他人,要么被他折磨至死,要么,不就是不堪他的折磨,自杀身亡。

可以说。

张若虚的名声,那是相当的臭。

哪家姑娘嫁给他,基本上就离死不远了!

他自然不愿意将秦瑶往火坑里推。

尤其是秦瑶现身后,面无表情的拒绝了张若虚的示爱,更表明了她的心迹。

但张若虚,明显也不是好打发的主。

竟趁机掳走秦瑶,以此威胁秦仲等人,要求强行联姻。

一些天乞门弟子气不过,直接动手。

但很快,就被张若虚带来的手下,全部镇压。

一时间。

场上横七竖八的躺倒上百具天乞门弟子尸体,倒是张家的人,只死了寥寥几个。

并非张家与天乞门之间的实力,有天渊之差。

实乃前者受伤后,都会立刻吞服疗伤丹药,后者只能眼看伤势恶化,无能为力,最终暴毙!

“秦门主,你想把我们张家,也推倒天乞门的对立面?”

望着还在逼近,且一个个目光凶狠的天乞门人,张若虚皱起眉头。

这里毕竟是天乞门老巢,他的人,哪怕有丹药,也经不起对面连番消耗。

而且。

厮杀并非他的本意,兵不血刃拿下天乞门,才是张家的算计。

“放了秦瑶,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秦仲面色发沉,张若虚挟持秦瑶威胁天乞门的举动,令他十分反感,已然生出厌恶。

“秦门主,你最好考虑清楚,是否真要如此?”

张若虚声音冰冷,道:“天乞门人对战本公子扈从,尚这般吃力,若无张家援助兵器,你们真能抗的住林家的怒火?”

不少天乞门弟子脸色一变。

如果说,广平城三大家的子弟,都是装备优良的百战精锐,那天乞门弟子,就是一些从民间征召的民夫,手中兵器都还是农具,根本不是正规军的对手。

双方之间,有着明显的差距。

“放下秦瑶,其他条件都好说。”秦仲面无表情。

“呵呵,看来她对秦门主真的很重要啊,越如此,本公子就越不能放了。本来,娶这样一个姿容丑陋的女人为妾,我已经很不爽了,不过,有整个天乞门陪嫁,倒是能够接受。”

张若虚也看出来,秦瑶是他如今唯一可以逼迫天乞门就犯的筹码,怎会轻易放人。

“张若虚!”秦仲声音森冷,动了杀意。

“呵呵……”张若虚冷笑,根本不在意,一副吃定秦仲的模样。

场面相持不下。

出现了诡异的平静。

直至,一道不和谐的狗叫,打破了这里的沉静。

汪。

不少人抬头看去。

便见一条土狗,摇着尾巴,跟在一个青年身侧。

“赵无敌?”

秦仲看了眼来人,便收回目光,没怎么在意。

张若虚同样如此。

尽管好奇,这个穿着丝绸长袍与众多衣衫褴褛的乞丐,格格不入的青年,缘何会在天乞山。

但当察觉此人修为时,他便收回目光,不再多看一眼。

一个毫无仙力的普通人,自然不值他去关注,张若虚傲然想着。

这时。

忽觉眼前一花,一道白影闪过。

随即,扣住秦瑶要害的手掌一阵钻心剧痛,

他下意识收回手掌,

再度定睛看去时,

原本被他擒拿的人质秦瑶,

不知何时,软靠在那位毫无仙力波动的白衣青年肩膀上。

此时,他也看到,偷袭自己的罪魁祸首。

竟是那条他从未放心上的土狗。

不光他吃惊,周围天乞门弟子,也惊的瞪大双眼。

二哈只是一条普通的狗,啥时候变得这么灵敏,连渡劫境初期强者都能袭伤了?

这是要逆天啊!

“该死!”

张若虚面色一沉,身形一动,正打算将秦瑶重新夺回。

“哼!”

冰冷声音传来,秦仲一掌压下,迫的张若虚退后十数步,脸色一白。

“张若虚,你真当本门主不存在?”

秦仲声音冰冷。

天乞门好歹是游离于广平城等十数个城池之外的大势力,门主至少是广平城三大家主这个层次存在。

张若虚不过是张家一个三代弟子,却如此藐视秦仲,还当着他的面擒下秦瑶,以此威胁,他焉何不怒。

“秦门主,刚才只是小侄给您开的玩笑,还请不要在意。”张若虚含笑,道:“相信,没有什么,能影响天乞门与我张家的友谊对吧。”

他这话,明着服软,实则还是威胁。

一旦秦仲对他出手,天乞门与张家的友谊,便彻底破灭,天乞门想要的援助,也彻底泡汤。

秦仲面色冰冷。

他如何不明白这点,若非如此,单凭张若虚刚才的行为,他早就将其毙杀了!

“这些东西,就当为小侄先前鲁莽举动为秦门主赔罪。”

张若虚含笑,道:“至于答应门主的东西,小侄回到张家,定会让人送来。”

又是威胁。

秦仲眼眸愈发冰冷。

形势比人强。

他内心纵然杀意狂涌,可也不得不抑制住这股念头。

“呵呵,告辞!”

张若虚一拱手,转身便要离开。

四周天乞门弟子,同时望向秦仲,等待他下令拿下张若虚。

秦仲看了眼并无伤势的秦瑶,犹豫了下,终究没出声。

“站住!”但就在此时,一道平淡的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