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一十一章 打上山门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广平城外九百里,有座千丈高峰,状若蹲伏的天狗,故得名天狗山。

后来,天乞门的乞丐,流窜到此,占据此山,天狗山也被戏谑成了乞丐山。

话虽如此。

此山之雄峻壮阔,世之罕见。

山腰处,有一排排简陋的茅草屋。

是天乞门的根据地。

中年乞丐,也就是天乞门的一号人物——秦仲,以及绝大多数乞丐,都守在一个茅屋前,目光时不时投向茅屋,一脸焦急担忧之色。

“仲爷不必担心,‘鹊爷’已经进去了,有这位曾经医治过散仙强者的大药师出手,‘瑶公子’定会安然无恙。”

天乞门的二号人物,一个面容枯槁,头发宛如鸡窝的老乞丐,宽慰仲爷道。

鹊爷,广平城方圆十数万里内,有名的大药师。

若非他祖上与天乞门先辈有些渊源,凭借天乞门的力量,根本请不动这位大人物。

然而。

秦仲脸上,并无丝毫放松之意,“老楚,你不明白!”

“瑶公子不能修炼,是身怀特殊特质导致,实际上,拼命之下,她还是能施展出比拟渡劫后期的实力的,只是,一旦动用,她就会被体质反噬,轻则残废,重则丧命!”

秦仲声音低沉,说出的话,让老楚吓了一大跳。

老楚是走南闯北的老乞丐,见多识广,听说过特殊体质的种种好处,一旦开启,修行将事半功倍,一日千里。

但如瑶公子这种,一旦动用,就会重伤残废,乃至丧命的特殊体质,却是从未听闻过。

而且。

特殊特质并非什么人都能拥有。

唯有祖上诞生过绝世强者的家族,其后裔,才会觉醒特殊体质。

而这样的大族,在这片大陆上,无一不是煊赫一方的霸主级势力。

就如郡城第一家族,公孙家,不过与一位大强者有着稀薄到极点的血脉关系,却凭借着那不算完善的特殊体质,称霸一郡,号令数十个广平城这样的城池。

话一出口,秦仲就后悔了。

他与秦瑶的身份,向来没对外人说过,今日,也是眼见秦瑶危急,乱了心智,这才失口。

“仲爷放心,老乞丐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您刚才说的什么好,我根本没听到。”

老乞丐心如明镜。

闻言,秦仲神色稍霁,转移话题道:“对了,有查出那白衣青年的身份吗?”

“说来也是奇怪,我把附近几个城池的负责人都叫来确认,竟没有一个认识的。”

说到这里,老乞丐摸了摸鸡窝头,“莫非,这家伙是郡城来的?”

如今的天乞门,声势、地位尽管大不如从前。

但好歹曾是一方强大势力。

瘦死骆驼比马大。

虽无法将势力渗入郡城,但广平城附近几个城池,天乞门却掌控自如,城内一些有名的势力,乃至一些天资出众的公子哥,他们都有了解。

却偏偏,没有那白衣青年一点印象。

秦仲皱起眉头。

白衣青年什么身份,他不关心,他只想知道,秦瑶为何不惜性命也要保护那人。

“说来也是奇怪,鹊爷给那小子看过,他身上没有一点伤,连仙力也没有丝毫,与常人无异。”

老乞丐喃喃道。

“与常人无异?”秦仲表情一怔。

这可是一个修行世界,人人修行,最不济的,都是筑基旋丹。

是真正的人人如龙的大世界。

一个普通人出现的概率,比大熊猫稀有亿万倍。

秦瑶因为特殊特质缘故,不能修行,归根结底,还能动用一些修行力量,属于半个修行者。

那白衣青年呢?

莫非,是出于同病相怜的原因,秦瑶才会挺身而出?

在秦仲猜测之时。

一群乞丐急匆匆的跑了过来,边跑边叫:“仲爷,楚爷,大事不好了!”

等他们近前,秦仲发现这几人,一个个鼻青眼肿,严重的,身上还有刀剑伤痕,血流不止。

“怎么回事?”

原本还想呵斥几人大呼小叫,坏了鹊爷安心诊断病情的秦仲,见他们这副模样,不由眉头一皱。

“有人打进来了!”

一个乞丐指着山脚位置,急切道。

“天乞山乃我天乞门重地,何人如此放肆,敢闯我天乞山?”老乞丐须发怒张,宛如暴怒的雄狮。

“是广平城林家的林平阳,以及他的几个狐朋狗友,仗着身怀宝物,硬闯我山门,扬言要我们交人!”

那乞丐叫道。

“林平阳。”秦仲眼眸森冷,从战场留下的痕迹来看,秦瑶会强行动用特殊体质力量,定是受到林家人的逼迫。

他还去找林家麻烦,林平阳竟自己送上门来。

“老楚,你守在这里,不许任何人靠近,我去会会这林平阳。”

秦仲大袖一甩,乞丐们纷纷跟在他身后,向着山脚走去。

嘭嘭。

刚到山脚,秦仲便看到被几个公子哥横冲直闯,打的人仰马翻的乞丐们,怒意更盛了几分。

他扫了眼为首那位手段最为狠辣的冷酷青年一眼,也不废话,直接出手。

秦仲身为天乞门之主,实力自然非比寻常,乃是能与广平城三大家族族长平起平坐的存在。

林平阳只是林家一个公子哥,仗着有宝物护身,横行无忌,但论起真正实力,如何比得上秦仲?

只一合,他便被秦仲打的吐血倒飞,接连撞飞身后三个同伴,才堪堪稳住身形,怒声道:“什么人,敢偷袭本公子?”

他定睛望去,便看到神情漠然,眸中隐现杀意的秦仲,不由心中一跳。

“天乞门主,秦仲?”

此言一出,立时惹来不少乞丐的怒声讨伐:“放肆,你区区一个林家小辈,也敢直呼我们门主名讳,找死!”

林平阳冷笑,“不过一个乞丐头子罢了,装什么大头蒜?”

他的这副嚣张态度,令秦仲神色,愈发冷峻,“看来,我们天乞门真是低调太久,连林家一个三代小辈,都敢欺负到我们头上了。”听到这话,林平阳心头一跳,警惕盯着秦仲,“你想干什么?我可是林家林平阳,你若敢动我,林家必会踏平天乞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