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零五章 尸仙黑焱!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狂风呼啸!

棺木齐现。

宛如一杆杆撕裂虚空的大枪,自仙府外刺入,出现在仙府世界中。

铁牛的神情,也从一开始的表情,变得严峻,凝重,最终是惊骇!

“哪来的这么多尸修?”

他膛目结舌,被眼前突兀出现的尸修大军团给吓了一跳。

更吓人的是。

棺木爆裂,一尊尊浑身缠绕着浓郁尸煞气息,修为不低于渡劫境的尸修,从里面爬了出来。

他们很有纪律。

一排排整齐站着,宛如一支列阵等候将军阅兵的铁血军团。

轰!

忽的。

无数渡劫境尸修,齐齐跪了下来,低沉沙哑,略带着机械杀意的声音,在半空汇聚,凝成一股不容忽视的恐怖浪潮:

“恭迎‘黑焱老祖’驾临!”

千呼万唤中,铁牛看到,仙府入口的天穹,被无尽尸煞浸染,彻底变成黑色云团。

十八个修为达到渡劫后期的尸修,抬着一方龙撵,昂首而来。

龙撵之上,盘坐着一位容貌普通,气息平平的灰衣老者。

“黑焱老祖?”

铁牛眼皮狂跳,总觉得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号,一时间,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龙撵临近龙巢。

灰衣的黑焱老祖似才从睡梦中醒来,双眼惺忪的看了眼龙巢,眼眸瞬间凌厉起来。

“角龙,老朋友到了,也不出来迎接一下?”

黑焱老祖转瞬恢复如常,木然道。

至于龙巢前的铁牛,直接被他无视,一尊连天妖都不是的小人物,又岂会被他看中眼里?

铁牛自然感受到,黑焱老祖的傲慢,与不经意间的轻蔑。

他没有废话。

对方气息不显,却让他有种面对族中长老的恐怖感觉,肯定手段超凡,只要脑子不抽风,他才不会得罪这种人。

龙巢沉默,无人回应。

铁牛察觉到,自从尸煞气息出现后,龙巢内的战斗,似乎便归于平静。

“不出来?那老夫就用黑焱尸火,将你这座龙巢都给烧掉!”

黑焱老祖眼眸冰冷。

黑焱尸火?

铁牛眼皮一跳,终于明白,自己听到黑焱老祖这个名号时,为何会感到熟悉了。

“数万年前,黑龙宫第一护法,尸仙黑焱?”

他望着眼前这个几乎半个身子都埋进土里,身上暮气沉重的老者,怎么也无法,与他与数万年前,横行上域的黑龙宫强者联系在一起。

“嗯?”

黑焱老祖意外的瞥了眼铁牛。

“铁角鳞牛,妖族的。你来自上域?”

简单的一眼,便看穿铁牛的底细,让其对眼前老者,生出强烈的敬畏与忌惮。

“妖域‘夔牛妖仙’麾下铁角鳞牛,见过黑焱前辈。”

铁牛恭敬抱拳。

他与眼前老者,并无仇怨,想来对方看在妖域面子上,也不会为难自己。

“夔牛?”

听到这两个字,黑焱老祖皱了皱眉,“那老东西现在还没死?”

“夔牛大人吃嘛嘛香,身体强健,目前正打算突破真仙桎梏。”

铁牛绵里藏针。

“哼!”

黑焱老祖不悦,却也自持身份,没跟铁牛计较,“看在夔牛那东西的份上,老夫不杀你,速速退下!”

铁牛瞥了眼龙巢,沉吟了下,摇头道:“抱歉,晚辈一个朋友还在里面,等他出来后,立刻便离开。”

“是你的朋友,还是苍龙宫新的传承者?”

黑焱老祖神情冷漠,“既然你不想走,那就留下吧。”

随着他话音落下。

上百个尸修,直接朝着铁牛围了上来。

只是,刚靠近龙巢附近,就被龙巢独特的龙威压迫,无法靠近。

“雕虫小技!”

黑焱老祖轻蔑一笑,枯瘦手掌一挥,也不见他使用什么特殊手段,便看到本应被龙威迫退的尸修们,毫无阻碍的冲了过来。

铁牛脸色微变。

惊得自然不是冲来的尸修,而是黑焱老祖这一手化腐朽为神奇的恐怖手段。

“现在退下,还来得及,否则,就拿你炼尸!”

黑焱老祖声音冷漠。

铁牛咬了咬牙,沉声道,“晚辈不才,想跟前辈讨教几招。”

尸修占据主场,他就算想离开,也无处可退。

“杀!”

黑焱老祖没有开口,围上来的数百尸修,鼓动一身尸煞气息,已经杀了过来。

铁牛也不畏惧,凭借着新强化的肉身,在尸修中横杀无忌,愈战愈勇。

片刻的功夫,就有十数头尸修,被其粉碎了尸身。

不过。

相对于茫茫无尽的尸修军团,他杀的这些,不过是毛毛雨罢了。

且随着虚妖力的持续消耗,铁牛从先前横压无敌,逐渐被追平,接着,就被打在下风。

不到片刻,身上便多了十几道狰狞的伤痕。

毁灭生机的尸煞气息,顺着伤痕钻入,铁牛痛苦剧颤,整个脸上,一片狰狞。

“不知死活的东西,也敢跟老祖叫板。”

站在黑焱老祖身旁的尸煞中年,扫了眼铁牛的惨状,面色无波,冷笑一声。

眼瞅着,铁牛身上伤势越来越重,几乎就要被尸修暴杀时。

龙巢内传出一道愤怒的声音:“何方邪祟,敢屠戮我赵放的朋友?”

咻。

青光闪烁,龙巢冲出一道身影。

直奔交战的铁牛而去。

嘭嘭。

那身影速度恐怖,眨眼便加入战团,一个横扫之下,数十上百个尸修倒飞而出。

其中,有数十个尸修,被当场打爆,横死当场。

其他尸修,也都感受到那身影散发的恐怖实力,一个个围着他,不敢靠前。

黑焱老祖目光望来,平静的神情,骤然显出一抹凝厉的杀意:“青龙!”

却见,那救下铁牛,将一众尸修逼退,乃至斩杀的身影,赫然是一尊十丈青龙。

“赵放。”

铁牛见赵放出现,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悬着的心,略有放松,伤势便如潮水涌来,他面色发黑,张嘴吐出一大团黑色污血。

“不要说话!”

赵放龙尾点在铁牛后背,雄浑的力量,渡入他的体内,为铁牛压制住体内肆虐的尸煞气息。

“你到一旁休息,接下来,交给我!”赵放凝声道。

铁牛没有坚持。

他也知道,自己目前的状态,是帮不了赵放什么。

“你便是苍龙宫的传承者?竟将青龙锻体修炼到二重大圆满,倒也算有些本事,可惜,你遇到了老夫,注定要变成一头死龙!”黑焱老祖声音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