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零三章 仙府传承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怎么会?”

饿鬼上使艰难吐出这句话,身形轰然倒地。

他隐约看到,那站在他身后,龙尾还染着鲜血的青龙。

“饿鬼?”

星辰,幽冥,林琅琊三人俱是脸色大变,背靠背,一脸警惕盯着十丈青龙。

赵放出手太过凌厉狠辣。

他们甚至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饿鬼上使便已经死了。

不但体内生机被完全摧毁,就连灵魂,都没来得及逃出。

手段,酷烈无比!

“杀!”

铁牛见状,也不废话,只身杀来。

与此同时。

赵放再出手,他此次目标,是三人中最强的林琅琊。

铁牛一人拖住幽冥星辰两位上使,致使林琅琊孤军硬撼十丈青龙。

林琅琊面色凝重到了极点,施展自己最强剑术,一剑出,隐然有墓中仙五成力量。

赵放连墓中仙都能斩杀,又岂会在乎这一剑。

凛冽剑气斩在青色龙鳞之上,爆发出璀璨的光芒。

赵放毫发无损。

林琅琊目光发颤,知晓奈何不了赵放后,选择逃遁。

“那一剑,是我最强底牌,威力直追天仙,这家伙居然凭肉身硬抗了下来,他的肉身到底有多强?”

这个问题,他显然是找不到答案了。

他只知道。

如今赵之放,已非自己所能抗衡,再不走,就真的命丧于此。

“林琅琊,你不是很骄傲吗?怎么逃了?”

十丈青龙化作一道匹练青芒,洞穿层层虚空,眨眼靠近逃窜的林琅琊,刺入他后心,贯穿整个身体,自前胸撕裂而出。

砰。

林琅琊身躯一僵,英俊脸庞上,浮现出一丝狰狞痛苦的神情,“赵放,你竟敢杀我,真武仙宗不会放过你的!”

轰!

话落。

身体四分五裂。

死无全尸!

“林琅琊死了?”

被铁牛一拖二的两位上使,看到这一幕,明显有些分神,被铁牛趁机打爆了肉身。

两人神魂刚欲逃走,就被铁牛一左一右,全部抓了过来,塞进口中吞了下去。

本来。

以他实力,真要留下两人,必然要付出一些代价。

但星辰幽冥两位上使,明显被赵放酷烈手段吓住,这才给了铁牛将他们一次性斩杀的机会。

“斩了幽冥上使,是不是不太好?”铁牛来到十丈青龙身侧,突然问道。

十丈青龙转头看向他。

“我们这些上使,此次下界,是为了选拔人才,换言之,属于接引使者。幽冥上使一死,你的那位朋友,可就没办法去幽冥域了。”

铁牛道。

赵放皱眉。

他不是没想过这点。

只是,幽冥上使选择与自己对立那刻起,两人之间,就没了缓冲的余地。

“走一步看一步吧。”

摇了摇头,将这些念头甩出,化作十丈青龙的赵放,掠向仙府。

铁牛紧随其后,神情兴奋。

仙府浩大。

宛如一个独立永恒的世界。

自跨入仙府大门的那刻起,赵放感觉,自己就像是来到一处奇特世界。

此地仙灵气息浓郁,比之真武界都强上无数倍。

眼目所及,皆是灵山大川,天材地宝。

赵放有琼塔,也见过不少高品级的天材地宝,对此,显的很平静。

而他身后的铁牛,就没有那么淡定了。

眼睛都快看花了,越看越兴奋。

与淡定的赵放相比,他更像是一个土包子。

两人没有停留,直奔仙府世界中心,那几乎通天的龙巢而去。

之所以称它为龙巢,是因为它的外形,就像是一条盘旋直上九天的龙。

临近后。

两人都感受到,来自龙巢的磅礴威压。

这种威压,对于已然化身龙族的赵放而言,并不算特别强烈。

反观铁牛,已有了举步维艰之势。

“妈蛋,我的血脉,果然还是太弱,与妖族中的霸族龙族相比,只有被碾压的份。”

铁牛很清楚自己的能力,对此,很无奈,也很不甘。

“你先去吧,我一点点走,借此磨砺肉身,将龙曦彻底炼化。”

“不用在意我,龙巢内应该是仙府真正传承所在,它属于你!我能走到这里,已然是十分幸运了,而且,周围还有不少天材地宝,也不算白来。”

铁牛笑着对赵放道。

赵放点了点头。

径直走向龙巢。

龙巢呈倒圆锥形,上尖下圆。

站在底部往上看,根本看不到尽头。

赵放目光收回,看向底部四方,发现了数座真龙雕像,一个个气象万千,恐怖异常。

哪怕只是雕像,附含的气息,也足以压垮苍穹,让人心生敬畏。

嗡!

在赵放打量数座真龙雕像时,其中一个雕像,忽的升出一道青光。

光芒笼罩雕像。

明明是死物的雕像,却在一霎那,爆发出血肉气息的波动。

其内,更是传出一道苍老威严的声音:“你就是有缘人?”

光芒中。

赵放隐约看到一个青袍老人身影。

“晚辈赵放,见过前辈。”赵放微微躬身,表示出极大的尊重。

先前,虽被苍龙宫考核搅得心烦。

可不得不承认,对方留下的奖励,也十分丰厚。

炼化大量龙曦后,他如今的肉身,已然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

刚才,更是凭借着强横肉身,诛杀强敌。

赵放是恩怨分明的人,既然受了对方恩惠,应有的尊重,自然还是要有的。

“第二重大圆满,体内龙曦过多,没有全部吸收。”

青袍老者盯着赵放,自言自语,“勉强还算凑合。”

赵放一阵无语。

自己目前实力,十个林琅琊都不够看,在青袍老者面前,居然只是勉强凑合?

“不服吗?”

青袍老者似察觉到赵放心绪,淡笑道,“苍龙宫传承数千万年,诞生过无数传承者,其中,还从未有谁在接受传承时,修为低于天仙境。”

赵放不置可否,道:“那请问前辈,苍龙宫遭受大难时,那些传承者又在哪里?”

青袍老者一滞,有些不悦的瞪了赵放一眼。

显然是没想到,赵放竟会说出这种话。“我或许是苍龙宫传承数千万年来,最弱的一个传承者,但只要我不死,我可以保证,能让苍龙宫之名,再度响彻上域,乃至,成为仙界的霸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