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五十三章 谁在放肆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亢龙金玺。

亢家世代传承仙宝,能施展出堪比天仙的力量,乃家族重器,唯族长才能执掌。

“亢老,有悔阁已毁,为防黄金虎鲨冲破封印逃出,自然要填平有悔阁,镇压四方。”亢

洪沉声道。

他手中的亢龙金玺,恰好就有镇压、封印的能力。

只是这样一来,不仅黄金虎鲨逃不掉,连那个正在与其战斗的强者,也无法逃生。等

同于将其与凶暴的虎鲨关在一个笼子,结果可想而知。

“不行,现在不行!”亢

老拒绝:“下面那位前辈还未出来,而且,赵放还在下面。”

“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亢洪说着,直接催动金玺。

金玺散溢出强烈的金芒,似幻化出数十条金龙虚影,出现在有悔阁上空,彼此缠绕,散发出阵阵强横的气息。

正要御使金龙虚影镇压有悔阁。忽

的眉头微皱。亢

老不知何时,站在漆黑巨坑上方。

“亢老,你意欲何为?”

“亢洪,我再说一遍,现在不能镇压,除非,你踏着老夫的尸骨。”亢老面容冰冷。

亢洪眉头愈发紧皱。

但很快舒展开,冷声道:“亢老,为了亢家全族,以及整个离阳行省的安危,就只能委屈你了。”“

镇!”

虚手压下,金龙虚影融合为一,形成一座龙纹山麓,当空朝着亢老镇压下来。

亢老脸色铁青。

他也知道,族长对自己颇有意见。可

怎么也没想到。竟

会在这个节骨眼上,选择清除异己。“

老夫小瞧了你。”深

深看了眼亢洪,亢老正欲施展手段与亢龙金玺对抗时。呼

~!

原本自漆黑巨坑内散发的无尽凶恶气息,像是被飓风扫过,一下子消失了。不

仅如此。巨

坑内狂暴的气息,也渐趋平稳。

一切恢复如常。“

怎么回事?战斗结束了?亦或是……”亢老面色变幻。正

这时。亢

龙金玺所形成的磅礴压力,让他没时间细想,只得仓促迎战。然

而。他

还是低估了亢龙金玺的威力。尽

管以亢洪修为,短期内只能催动一次。但

这一次的威力,已然无限接近天仙,根本不是他这个半步天仙能够抗衡的。

噗!亢

老最终没能抗住,被金玺压的吐血。眼

看支撑不住。

咻!

破空声,冷不丁自他身下漆黑巨坑内传来。紧

接着。

场上所有人,便看到了一幕惊人的画面。一

个青年抓着一根巨大的兽骨,呼啸冲出,兽骨硬撼金玺,挥洒出恐怖波动,连亢老都被掀飞出去。却

也因此避开亢龙金玺的攻击范围。

金玺被兽骨撞的向上倒退了近十数丈。趁

着这个间隙,手托兽骨的青年,身形如疾电,冲出金玺涵盖范围。

嘭!

金玺落下。金

光漫天,烟尘冲霄。

整个有悔阁,尽在一瞬间,化作平地。等

到一切恢复平静,才有一道声音传出:“这是什么宝贝,竟有如此强大威力。”亢

洪,亢天皓,以及侥幸保住一命的亢老,纷纷向说话之人看去。

“是你!”刚

才战斗太快,亢天皓根本没看清对方容貌。此

刻定睛一看,这特么不就是屡屡与自己作对的赵放吗?只

是。

以他修为,应该早就死在黄金虎鲨手里了,怎么还活着?

“赵放?”与

亢天皓震惊不同,亢老却是满脸欣喜。“

赵爷!”二

哈也似看到亲人般,直接扑了上去。

还没靠近,就被赵放一脚踹飞出去。

二哈爬了起来,却不敢再靠近赵放,只瞪着一对狗眼,一脸委屈的看来。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特么刚才咒我死?”赵放脸色不善。

“咳咳……”

二哈差点喷血,咋这么倒霉,只说了这么一句,结果还被正主听到了。

“赵爷,您听我解释,一切都是……”

二哈扑过来,想要再做解释。

赵放将其踹飞,淡淡道:“滚一边歇着,你的账,我等下再跟你算。”

听到这话。二

哈反而放松下来。

它了解赵放秉性,知晓他并未真的生气。乖

乖退到一旁,狗眼乱转,不停打量着亢洪父子以及亢老。“

你就是通过我亢家考核的赵放?”

亢洪盯着赵放手中那依旧染血的巨大兽骨,瞳孔微缩,声音带着几分诧异。赵

放没理他,看向亢老:“我需要一个解释。”

亢老脸色一苦。

自然明白,赵放说的是被陷害入有悔阁的事情。

“这件事虽不是我安排的,但也是我的疏忽,你若有怒火,老夫一力承担。”轻

轻叹息,亢老道。

“我只想知道真相。”赵放淡漠。

“事情都过去了。”亢老道。

并非他要为亢天皓遮掩。

事到如今,他已经可以确定,赵放是苍龙宫传人这件事。一

旦赵放知晓自己被亢天皓陷害,以他睚眦必报的性子,定会出手。双

方必然会结下梁子。对

于亢家族人而言,赵放本就是个外人,刚出现就对族长一脉动手,很容易让他们胡思乱想,人心惶惶,不利于双方相处。

最好是暂时弹压下来。

等赵放融入亢家这个圈子,被亢家族人接受后,再慢慢跟亢天皓清算。

“事情过去了?”

赵放笑了起来,面色冰冷:“你说的轻巧,我可是差点死在里面,这笔账,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赵爷,我知道!”二哈开口。

“说。”赵放也知道,从亢老口中问不出什么。二

哈也不隐瞒,将刚才看到的一幕,原原本本告诉赵放。尽

管没说是谁暗算自己,但以赵放的聪慧,通过刚才事情,便猜出了答案。他

看向亢天皓:“这么说来,将我安排到有悔阁的人是你喽?”

“亢老刚才不是说了,是他做的,你还要往我身上泼脏水?”亢天皓怒道。

赵放笑了起来,转头望向亢老:“你想保他,他却恨不得将脏水都泼到你身上。”亢

老面色铁青。显

然也没想到,亢天皓如此没担当,还这般无耻。“

够了!”一

直被无视的亢家族长亢洪,终于开口,声音带着强烈的压迫,直逼赵放:“不过是一个通过考核的小辈,也敢在我亢家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