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四十九章 有悔阁!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怎么?想要杀我,为你的狗腿子报仇?”赵

放转身,直视金袍青年,面带戏谑道。

“他已经求饶,你何必咄咄逼人,赶尽杀绝?”金袍青年面色冰冷,声音带着质问。

赵放笑了:“他求饶我就要放他?有意思,是我逼得向我挑衅的?”“

强词夺理!”“

强词夺理的是你,想挑衅就要付出代价,哪怕是我儿子,也不例外!”“

你!”

金袍青年快要气炸。

赵放这话,实在太嚣张了。

“怎么?你也想跟我过过手?”赵放面无表情,道:“提醒你一句,一旦逼我动手,你的下场,跟这家伙,好不到哪里去。”

指了指只剩一滩碎肉的韩舒,赵放淡淡道。“

狂妄,这里是亢家!”

金袍青年彻底忍不住了,黑发飞扬,怒吼一声,便欲出手。

“退下!”冰

冷声音传来。

随即。他

便感到一股无法抵御的力量笼罩过来,他刚掉转的力量瞬间被压垮,就连整个人,也被那股力量掀飞出去。

足足退后十数丈,才堪堪稳住身形。忙

看向出手之人,眼中透着不解:“亢老?”“

闭嘴。”亢老淡漠。

简单两个字,却似蕴含无上威严,之前还在赵放面前摆出一副骄傲姿态的金袍青年,此刻乖得就像个孙子。

“小友勿恼,是老夫管教不严,在此向你赔罪!”道

袍老者向赵放拱手之余,笑容可掬道。

对此人,赵放虽然警惕,却也没有太多恶意。“

年轻人热血容易冲动嘛,这点,可以理解。”听

到赵放老气横秋的话,不少人差点喷血。年

轻人?年

轻你妹啊,你特么比对方还小,有什么资格说这话?金

袍青年也感觉,自己在亢家挺高的辈分,被对方一下子说到了最低点,目光恨恨盯着赵放,杀人的心都有了。

道袍老者笑了笑,虚手一招:“请!”

他的身后,是府门洞开,宛如一处仙境的亢家。

赵放目光微闪,大袖一甩,双手负在身后,施施然迈入亢家。他

此行的主要目的,就是借助卧龙潭修炼。本

来,入不入亢家都无所谓。可

发现亢家龙形雕像与东皇噬天功的关联后,他决定好好刺探一下。至

于安危,他倒不是太担心。亢

家好歹是离阳行省三大势力之一,有头有脸,还拉不下脸去对付一个晚辈。只

要亢家那些前辈不出手,单凭金袍青年这种三代弟子,还奈何不了自己。“

赵爷,等等我啊。”二

哈窜了上来,跟在赵放身后,一同走向亢家。

临近大门时,还不忘回头看了眼望穿秋水的一众考核者,一对狗眼透着得胜者的优越感与戏谑嘲讽。

等到二哈进入亢家大门。

这群人才反应过来,一个个脸色铁青。

“那条死狗刚才在嘲讽我们?”“

妈的,我要剐了它!”“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那家伙现在进入亢家了,你怎么剐它?”

那修仙者不说话,转身离开。“

你去哪?”有人问道。

“离阳山脉,屠狗去!”二

哈他们暂时杀不了,只能杀一些它的同类来泄愤。对

此。二

哈并不知情。

即便知道,以它的尿性,也不会在意。

此刻的二哈,正被亢家府邸内的锦团花簇,缭绕仙韵映照的狗眼都快花了。

“赵爷,我们以后就住在这里吧。”二哈情不自禁道。引

路的娇俏侍女,纷纷转头看向赵放,与那头其貌不扬的土狗,忍不住发出一阵娇俏笑声。赵

放面色一黑。一

脚将二哈踹飞出去。“

瞧你一脸没见过世面的样,滚蛋,别说老子认识你。”二

哈委屈了:“我就是没见过世面啊。这怪我?”赵

放无语。

懒得再理会这个棒槌。

“敢问几位小姐姐,这是要带我们去哪?”走

了一段路,见还没有到达目的地,赵放不由问道。进

入亢家后。道

袍老者唤来婢女等人,让她们为赵放带路,他则带着金袍青年离开了。是

以,才会有眼前一幕。

“带公子前去厢房歇息。”婢女答了一声。

又走了一段路,几人来到一处优雅安静的楼阁前。

“公子,就是这里了,这就是您的住处,我们就在楼阁四周,若有需要,请尽管吩咐。”婢

女躬身,恭迎赵放进入楼阁。“

有悔阁?”望

着阁楼匾额上三个大字,赵放眉头一挑。

进去必后悔?还

不如叫无回阁。

心中腹诽,赵放灵识外放,笼罩无悔阁,觉察整个阁楼内,并无其他气息。“

这么大的阁楼,怎么一个人都没有?”赵放好奇。“

整个有悔阁,都是为公子准备,只有公子一人入住。”

听到这话,赵放眉头扬起。

之前大眼散仙说过,亢家设立的考核,虽然困难,但还是有人通过。他

并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本以为,自己会跟那些人分到一起,没想到,还有特殊待遇。

只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自己将亢家考核之物粉碎,还打了亢家青年天骄的脸。亢

家既往不咎,已然难得,还安排这等上好住处?

咋感觉是别有用心呢?

不光赵放,二哈也察觉到了不对劲。狗

眼咕噜噜转动,盯着那些娇俏侍女,仿佛打算掳过来,好好逼问一番。

气氛有些压抑。就

在这时。

有悔阁大门缓缓开启。

看着门后简约的装饰,赵放眉头微皱。如

此豪奢的阁楼,却用这般简约的装饰,怎么看,都感觉不对劲。

“公子请进。”婢女们柔声道。赵

放看了她们一眼,忽的笑了起来:“既然亢家如此盛情,那我就却之不恭了,二哈,走!”

说完,带着仍在打量娇俏婢女的土狗,走入有悔阁。

步入楼阁的那一霎。

赵放举目四望,还未看清楼阁更深处的布局,大门轰然关闭。紧

接着。所

有光芒消失。他

身形下坠,似掉入某个深渊,四周是粘稠墨汁般的黑暗。赵

放眼神冰冷,扫视四周,肌肉紧绷,随时都会暴起出手。咚

。不

知过了多久。

他重重砸在一块柔软地面上。随

后,‘地面’蠕动了下,幽暗的空间中,两只巨大如湖泊的眼眸划破昏暗,带着迫人的压力,落在赵放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