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九十四章 被坑惨的林琅琊!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闻言。

三位上使表情各异。

星辰上使皱眉。

幽冥上使惋惜。

饿鬼上使冷笑。

他们没有开口认错服软,缓和有些僵硬关系的意思。

而是任由局面,朝着不可逆转的恶劣方向发展。

赵放暗暗摇头。

知道自己与他们,再无通力合作的可能!

四位上使中,除却铁牛下界前,受夔牛乃至红孩儿之命,对他还算顺服外。

余下三位上使,只能算作寻常。

幽冥上使曾在轮回界一战中,出手过一次,但也只是为了遵循与冥幽的承诺而已。

至于星辰饿鬼上使,与赵放素无交情。

之所以会组队走到一起,完全是迫于融合新世界后赵放的高压。

可当进入葬仙崖,三人发觉葬仙崖独立于万界之中,与万界规则并无联系,赵放掌控之力无法触及时,便生出异样心思。

只是那时,一切都还不明显。

直至仙府出世。

所谓的合作,在仙府诱惑前,变成一纸空文。

加上星辰上使等身为上域强者,不甘心受命于一个万界小辈指挥的傲然心态,令队伍彻底离心离德。

“你们……”

铁牛眼眸冰冷,此刻也发觉三人异常。

三人不言,只是相互贴近了一起,一副抱团抵抗的意思。

也难怪他们会如此。

三人在先前大战中,都受了一定程度的伤,实力锐减,若非刚才言语失当,他们也不愿意在这个节骨眼上退出。

“你们,好自为之!”

赵放面无表情。

遂即。

目光转动,望向真武上使林琅琊,含笑道:“要不要跟我合作?我们一同打开仙府。”

此言一出。

星辰上使等人目瞪口呆。

刚把我们踢出队伍,转眼,就找上新人?

没见过这样喜新厌旧的!

关键是,找上还是先前的仇家,

你灭了人家道统,还要跟人合作?

你确定不是开玩笑?

不光星辰上使三人愕然,就连林琅琊自己,也没想到,赵放会说这话。

“你要跟我合作?难道忘记,刚才你让他们对我出手的事情?”

林琅琊看起来潇洒,但并不是个怎么大气的人,还记着先前的仇怨。

“修行界,从来没有永远的敌人。”赵放含笑。

“即便如此,我为何要跟你合作?”

“不合作,就只有死!”

赵放面色不变,甚至还在笑。

可说出的话,却让场上几人,再度愕然。

心想赵放莫非因为自己三人退出,心态炸了?

破罐子破摔?

至于林琅琊,已然是面沉如水:

“你脑子进水了?刚踢掉三个强援,就敢跟我宣战?你以为,凭借铁牛一人,会是我的对手?”

林琅琊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

赵放那句不合作只有死,实在太过羞辱,视他为无物,这是他不能忍的。

“可惜了。”赵放轻叹,“铁牛。”

铁牛很郁闷。

他见赵放说话那么硬气,还以为赵放要亲自出手。

没想到,最终出手的会是自己!

“林琅琊,别说牛爷欺负你,是你自己没把握住机会。”

郁闷的铁牛,没太多废话,沉腰下马,一身恐怖牛力牵引而出,灌入板斧之中,带着凌然的破空呼啸声,斩向林琅琊。

林琅琊早有应对。

却依旧低估了铁牛的力量。

正面硬撼之下,他的防御仙器,被斧芒直接斩碎,就连他本人,也被强横斧势劈退数十步。

而劈出这一斧后,铁牛得势不饶人。

斧芒飞舞,暴击而出,将本就有伤,后与无面人争杀,伤势加重,实力十不存一的林琅琊,劈退出数百米。

“铁角鳞牛就这点实力?”林琅琊强压下吐血的冲动,冷冷盯着铁牛。

铁牛也不动怒,反而戏谑笑道:“看你身后。”

林琅琊皱眉,转身看了眼,双眼猛的收缩,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

五六尊无面人,以惊人的速度,向着他后心袭来。

自己何时进入无面人的攻击区域?

林琅琊先是一怔。

旋即便觉腹部遭到重击,身体不由自主向着无面人所在冲去。

“铁牛?”

林琅琊看到将其轰入雾气中的罪魁祸首,俊逸脸庞立时弥漫着狰狞杀意,“你敢坑我?”

“我一开始的目标,就不是杀你。”铁牛声音低沉,“希望你的好运能一直保持下去。”

林琅琊面容扭曲。

他堂堂真武上使,居然被一个妖族给算计,那份憋闷,差点让他原地爆炸。

“铁牛,我林琅琊发誓,此次不死,必会灭你全族!”

刺骨森寒的杀意,自林琅琊口中传出。

他彻底暴怒了。

铁牛这次虽未杀他,却将他置于最危险的境遇,等同于杀他。

此仇此恨,自然要以血来偿还!

“等你活着出来再说吧!”

铁牛眸子冷戾,妖族以好战、不畏战出名,又岂会惧怕一个死人的威胁。

呼~

浓雾席卷。

将林琅琊以及数尊无面人全部吞没。

众人只听到雾气内传出的轰轰巨响,根本看不清战斗实况。

“还没死?看来,这家伙在葬仙崖没少得到好东西啊。”

本以为,林琅琊被数尊无面人包围,不出数合,就会被斩杀,可足足过了上百息,战斗余波也未停止。

甚至。

他们还听到无面人的怒吼声,似遭遇了重创。

“林琅琊,可不是波邪那种货色,没那么容易杀死的。”

赵放神色如常,似并不意外,淡淡道:“不过,就算他还有其他底牌,此次不死,也要脱层皮。”

“那家伙真倒霉,被你坑的这么惨!”铁牛一脸同情的模样。

“铁牛,说话可要凭良心,哪怕你没良心,也不能胡说。”

“靠,不是你让我出手的?说到底,不就是你在坑他?”铁牛郁闷。

赵放笑而不语,在星辰上使三人满是忌惮的目光中,走向白杰,“与我合作。”

他这次,不再是询问,而是命令的口吻。

白杰抬头,冷冷扫了赵放一眼。

“我可不是那个废物可比,你再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白杰一副油盐不进的冷酷模样。

话虽如此,却神色凝重的戒备着赵放与铁牛。有林琅琊的前车之鉴,他哪还敢小觑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