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八十六章 上使斗七杀!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谁料。

林灼此言一出,赵放尚未表态,他旁边的四位上使,却是冷笑连连。

“区区渡劫一重,也敢威胁我们,谁给你的胆子?”

“你若识趣配合,看在林琅琊的份上,未必会动你真武仙宗。”

“可惜……”

听到这话。

林灼面色一沉,也意识到事情严重性。

刚才看到掠仙令后,他的确有些失态,一心想洗脱嫌疑,对于赵放接连的追问,自然表示出相当的烦躁与冷意,下意识说出威胁的话。

“哼。”

事已至此,后悔已是无用。

林灼大手一挥,神色冷漠道:“真武仙宗虽无法硬撼四位上使,但也不是吃素的,你们若战,真武仙宗奉陪到底,启阵!”

轰轰~

几乎在林灼声音传出的霎那,真武界各处,冲出一道道璀璨夺目的光柱,蕴含着磅礴惊人的能量,形成一层层防御惊人的光罩,将整个真武界涵盖进去。

转眼间。

原本洞门大开的真武界,便被层层阵法,裹挟成一个巨大的乌龟壳。

防御提升百倍!

“尔等今日胆敢对我真武仙宗动手,本宗可以保证,你们在上域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林灼目光逼视四位上使,傲气令人,与对方相比,仿佛他才是渡劫九重一样。

四位上使脸色不太好看。

被这样当众威胁,脸色能好看才怪。

当然。

林灼说的也是实情。

真武仙宗在上域势力很强,哪怕四位上使背后势力,与之相比,也要逊色几分。

下界的上使中,真正能与其一较长短的,唯有拜佛界的金蝉。

“你这种蝼蚁,还想用上域压本使,找死!”

饿鬼上使眸光发绿,散乱的长发狂舞,枯瘦手掌向虚空一召,虚空波纹裂开,一头气息丝毫不逊色饿鬼上使的尸鬼,带着惊人的尸煞气息,直扑真武界。

咚咚!

真武界的防御太强,哪怕尸鬼疯狂进攻,短时间内,也很难撼动。

“不愧是万界第一势力!”

赵放并不意外,对于真武仙宗的强大,他早有心理准备。

事实上。

正是认同真武仙宗的强悍,他才会强行御使星辰饿鬼两位上使出手助他。

“一起出手!”

四位上使见状,眸光闪烁,极有默契的同时跨前一步,悬停在真武界之前,同时祭出各自惊人的手段。

一时间。

妖力翻涌,星光璀璨,幽冥激荡,尸气纵横。

数种强横攻击联合所发的威势,简直撼天动地,几乎把的真武界所处的虚无都要打爆。

咔咔咔~

阵法表层的防御罩,一层层碎灭。

显然支撑不了太久!

“祭阵!”

林灼暗惊四位上使恐怖的手段,同时吩咐下去。

命令下达,真武仙宗的弟子纷纷涌现,哪怕是闭关不出的老怪物,也都察觉到笼罩在真武仙宗上空的死亡阴影,一个个现身而出。

且在左庞门、真武十老的组织下,摆下了一个囊括真武仙宗近九成强者的绝世杀阵。

嘭嘭~

阵成之时,真武界最外层的防御阵法,被四大上使撕裂攻破!

顿时。

浩荡仙宗,无数强者,全无障碍的暴露在四大上使面前。

“真武七杀阵,杀!”

左庞门统帅绝世大阵,迎战四大上使。

本是实力悬殊巨大的一场碾压局,随着交手后,赵放发觉,自己还是有些低估了真武仙宗。

举真武全宗之力组成的真武七杀阵,阵中只有一个老怪物,修为是渡劫八重,其他最强者,也只是问鼎境。

合道返虚者,数不胜数。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个体实力,连给四大上使提携都不配的一群人,组合在一起的力量,却将四大上使接连的攻击挡了下来。

尽管四大上使只是逐一出手,并未一起施压,但也足以证明,此阵威力之强!

“有些皮毛了。可惜,组阵之人数量太多,很难操控如心,真正的真武七杀阵,七人就足够了!”

星辰上使深邃的眸中,闪烁着奇异光芒,他看向一处,身形化作点点星光。

与此同时。

幽冥上使,饿鬼上使,天妖上使也都分别选了一处方位,同时攻击。

赵放俯瞰这一切,清楚看到,四大上使选择之人,赫然是此阵的四位核心人物。

副宗主左庞门。

龟将老者。

上代玄女。

渡劫八重老怪物。

四人单以修为而论,都不是四位上使的对手,却凭借着阵法,勉强保持不败。

代价也很惨重。

每一次碰撞,阵法内,都有无数弟子被反震而回的强大力量,生生震成肉泥。

运气好的,也要身受重创,失去战力!

只是数合下来。

真武七杀阵锋芒大减,威力也随之减弱。

“防守!”

左庞门厉喝。

阵法变动,呈老龟状,将四肢头颅全部蜷缩在厚实的龟壳中,被动防御。

即便如此。

也没能让他们逞太久。

三十个呼吸后,真武七杀阵被一道星光从中斩成两半。

随后。

铁牛巨斧落下,截断阵法重组的可能。

幽冥饿鬼上使,则分别镇压负责核心阵法的强者。

直打的血流成河,杀阵崩溃,连四位核心人物,也是两死两伤。

死掉的是渡劫八重的老怪物,他被星辰上使一击灌顶,身躯射出无数星光,成了筛子。

失去阵法掩护的左庞门,根本无法承受铁牛一斧之力,被劈杀当场。

龟将老者危机关头,动用一件至宝,挡住尸鬼凶悍一击,但也是肉身龟裂,几乎要崩溃。

倒是上代玄女,伤势并不怎么严重。

“你为什么不杀我?”

她冷冷望着对面幽冥上使。

先前战斗,对方将自己玩弄于鼓掌之间,却偏偏不杀,让她十分羞愤。

“不用感谢我,要谢,就谢你有个好徒弟!”幽冥上使声音冰冷。

听到这话。

上代玄女差点一口老血喷出。

谁说我要道谢?

我谢你妹啊!

“林灼,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束手就擒,我不为难真武仙宗。”

赵放负手,淡漠望着脸色苍白的林灼。

“赵放,你真要与真武仙宗为敌?你若仙宗退去,本宗可以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林灼死死盯着赵放。

“冥顽不灵,还敢与我讨价还价,真以为,我不敢血洗真武仙宗?”赵放眼眸冰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