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二十七章 从天而降的铁拳!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秦仲被黑奎手下推搡着进了林家。

刚进门,就看到外院空地上,绑着近千名天乞门弟子。

他们气息虚弱,褴褛衣衫上染满血迹,明显遭受到了毒打虐待。

看到秦仲时,不少人脸上都露出吃惊、难以置信的表情。

显然是没想到,秦仲会出现在这里,还是这种场合。

“我对不起你们,连累了大家!”

望着一众弟子如今的凄惨模样,秦仲满脸愧疚。

“门主!”

“门主!”

一些天乞门弟子想要挣扎起身,可刚一动弹,绑住他们的锁链,就发出阵阵电芒,直接将他们电的浑身发丝倒竖,面容狰狞。

“够了!”

秦仲露出一丝悲戚神色,转身,冷冷看着一旁看戏的黑奎:“我已经跟你们来了,现在放了他们!”

黑奎神情戏谑道:“谁答应你要放过他们了?”

“你难道想要反悔?”

“我只说,你不来,这些乞丐们,会一批批死去,可从未说过,只要你来,就会放过他们!”

“你!”秦仲面色铁青,他疏忽了。

“狗杂碎。”

一共被押来老乞丐楚爷,怒骂开口。

话音刚落,就被几个广权城强者狂揍,牙齿都打掉了好几颗。

“杂碎,有本事与爷爷大战三百回合!”

楚爷怒吼着。

他追随秦仲而来。

在半途被黑奎发现,轻易擒下,沦为阶下囚。

“老东西,真以为我们不敢杀你?”

黑奎神色狰狞,手握冰冷钢刀,直接送入老乞丐楚爷肚腹之中。

鲜血横流。

楚爷倒在血泊中。

“老楚!”

秦仲眸光发颤,死死盯着黑奎,“他只是骂你几句,你为何要杀他!”

“身为阶下囚,就该有阶下囚的态度。另外,你最后放弃反抗,否则,这群人可就要为你陪葬了!”

黑奎指着一众凄惨的天乞门弟子,淡漠道。

秦仲铁青着脸。

最终,缓缓散去凝聚起的力量,寒声道:“带我见林光远!”

林家大院,内院。

秦仲见到了那位在东林郡城方圆数百万里,都赫赫有名的煞星,血手人屠林光远。

那是一个气度脱俗,浑身散发着浓郁书卷气的青年。

单看相貌,恐怕没谁会把他与传说中,那个杀人盈野的血手人屠联系在一起。

可事实上。

当他抬起目光,咧嘴冲秦仲发笑时。

秦仲明显感觉后背冷飕飕的。

那种身体本能的恐惧与无助,是怎么也掩饰不掉的。

“天乞门秦仲?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与我们林家作对?”林光远平静开口。

“人已经死了,说再多无疑,我来见你,希望你言而有信,不对我那些门人出手,他们实力低微,没资格参与剿杀林远峰之战,斩杀林远峰的人是我!”

秦仲身体一震,一股散仙二重的气息澎湃而生。

黑奎眉头一掀,有些意外。

倒是林光远,神色淡然,仿佛早就知晓一般。

“你还没资格跟我谈条件!我现在心情还算不错,绑了,凌迟吧!”

林光远淡淡道。

秦仲身体发寒。

凌迟?

心情不错?

不错个鬼啊。

特么没见过什么人,心情不错,还要凌迟杀人!

黑奎也算是长见识了。

恭敬点了点头,挥手间,便有手下涌出,将秦仲包围,准备绑着他去凌迟。

“林光远,我可以为林远峰偿命,但你要告诉我,我那些天乞门弟子你打算怎么处置?”

秦仲叫道。

“放心,他们都会为你陪葬的!”林光远淡淡。

“什么!”

秦仲面色发沉。

本以为,自己前来,能够以一己之命,换取上前天乞门人性命。

现在看来,纯粹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

既如此,为何还甘心去赴死?

“滚开!”

秦仲体内仙力激荡,散仙二重逸散而出,将涌上前的广权城强者,全部震飞出去。

同时。

强行催动燃血秘法,实力暴涨到堪比散仙三重后。

整个人化作一道闪电,直奔林光远而去。

他已经决定,哪怕是死,也要拉林光远陪葬。

“林大人面前,岂容你放肆!”

黑奎冷笑一声,出手阻截。

但他只是散仙一重巅峰,连散仙二重都不是,又如何能挡得住,实力无限接近散仙三重的搏命一击?

嘭。

初交手的那一瞬。

黑奎便被打的吐血,当场倒飞出去。

秦仲没有理会。

他的目标,自始至终,都只是一个人,林光远!

攻势不减,秦仲直扑林光远。

“有点意思!”

林光远神色淡漠,嘴角却勾起一抹兴奋的淡笑。

迎着秦仲的攻势,直接挥出一掌。

轰~

巨响轰鸣。

狂暴的气浪,瞬间将两人身形淹没。

等到一切都回归平静。

气浪消散,场中一切,再度敞开在所有人视线中。

但见先前一击败黑奎,气势无可阻拦的秦仲,此刻衣衫破碎,头发散乱,浑身染血的半跪在一处。

在他不远处,林光远淡漠负手而立。

毫发无伤!

与秦仲的凄惨,形成鲜明对比。

“就这点实力?”林光远语气中有些失望。

秦仲咬牙,挣扎着想要起身。

可他伤势太重,一挣扎,便引动体内伤势,鲜血止不住往外狂喷。

他抬头。

看着林光远。

宛如仰望一座高山。

神色中充满了不甘心与无可奈何。

他清楚记得,自己最强一击,轰在对方掌心时,却被对方轻易碎灭的一幕。

也清楚记得,对方当时冷峻的笑容,仿佛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

差距太大了!

尽管以燃血之术,不计代价的强提升实力,依旧无法弥补与林光远间的差距。

“你没让我尽兴,便只有去死,你的那些弟子,稍候,我会让他们为你陪葬!”

林光远说着,负手转身,不再理会秦仲。

先前被秦仲一击打伤,憋了一肚子火的黑奎,阴沉着大步走上前,抓住秦仲,狞笑道:“秦仲,你的死期到了!”

正欲下杀手。

负手而立的林光远,忽的抬起头,似有所觉。

黑奎也注意到了他的异样,抬头看去。却只看到,一个宛如山岳,无坚不摧的巨大铁拳,从天而降,直直向他砸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