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二十五章 天乞山末日?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天亡天乞山!”

秦仲,剩余的天乞山弟子,都感到一股扑面而来,近乎窒息般的压力。

血手人屠林光远!

作为东林郡城治下的修士,又怎会没听过郡城二号强者,林光远的赫赫凶名。

尽管。

在东林郡城,林光远只排在第二。

可他的冷酷杀名,却比排在第一的东林郡城之主,更让人胆寒,有止小儿夜啼的功效。

传闻,此人嗜杀无度,最喜折磨仇人。

被他盯上的人,连一句完整尸体都留不下。

放眼整个东林郡城,秦仲宁愿直面那位散仙五重的郡主,也不愿意接触血手人屠。

“怎么办?”

天乞山慌作一团。

“慌个屁,有赵爷在,绝对会没事。”

土狗二哈,懒洋洋的伸了伸爪子,换个姿势,继续睡。

“赵公子如何了?”秦仲看向一个天乞门弟子。

当日,赵放体内仙力暴涌,便选择回去修炼,已经修炼了一日多。

“回门主,赵公子房间内,仙力异常狂暴,我等不敢靠近。”一人答道。

“怎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

秦仲皱眉。

“通知城内的弟兄们,赶紧蛰伏下来,别被血手人屠盯上,另外,天乞山下,全部警戒,防止强敌入侵。”

他就算想走,也走不掉了。

因为察觉,天乞山附近,出现了不少势力的强者。

秦仲认出几人,都是附近几个城池的散仙强者,丝毫不逊色庞士德张法海等人。

“林光远还没让他们出手,这帮家伙,就已经把我们天乞山包围,真以为天乞山在劫难逃?”

秦仲眼眸冰冷。

尽管那些人尚未动手,但他知道,这只是时间问题。

在天乞门弟子惶惶不安中,时间过去了一个时辰。

“门主,大事不好了。”

一个弟子匆匆跑了进来,指着外面,脸色煞白,如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发生了什么事?”

秦仲几步落下,人已到了门外。

抬头之际。

便看到山脚不远处地面上,竖立着数十杆大旗。

旗杆顶端,各吊着一个蓬头垢面,赤身的男子尸体。

大旗下方,站着不少天乞门弟子,望着旗杆上昔日同伴的尸身,一个个神情愤恨,冷冷盯着送旗杆而来的一个黑脸汉子。

“这是城内的弟兄们?”秦仲身体一颤。

跟随他一起冲出的老乞丐楚爷,望着被吊着的数十个天乞门弟子尸体,目眦欲裂。

“秦仲,这是林光远大人给你的警告。”

黑脸汉子戏谑开口。

“广权城第一强者,黑奎!”秦仲盯着黑脸汉子,眼中满是忌惮。

“哈哈,不错,正是你黑奎爷爷。”黑奎大笑,“林光远大人说了,你可以选择继续龟缩天乞山。但每隔一个时辰,便杀五十个天乞门弟子。”

“放心,我们广权城,乃至周围十几个城池,已然将逃窜到城内的乞丐们,全抓了起来,足够杀上一个月。”

“你可以一直缩在这里,等到那些人死绝!”

听到这个消息。

秦仲脸色难看。

老乞丐楚爷,双目发红。

怎么也没想到,提前安排弟子撤离,反倒让他们落入敌手。

“走!”

黑奎严格忠实着自己职责,传话完毕,带着麾下人马离开。

“门主!”老乞丐楚爷看向秦仲,等待他下命令。

秦仲摇了摇头,道:“我理解你的心情,但就算追上去杀了黑奎又如何?于大局无益,只会加增弟子们的伤亡。”

“黑奎!”

秦仲开口,“我同你一起去见林光远。”

“不可!”

楚爷乃至秦瑶,都在劝阻。

“我身为天乞门主,没能保住他们的安全,是我失职,不能再让他们白白牺牲了。”

秦仲声音低沉,他思索再三,才下了这个决定。

不得不说。

林光远行事太狠辣了。

直接将逃窜乞丐全部抓住,用他们来要挟秦仲。

秦仲去,十死无生。

不去,落的苟且偷生,枉顾门下死活的骂名,最终,依旧难逃一死。

无论是去或者不去,秦仲的命运,似乎都已经注定。

“我走后,你们行事务必谨慎小心,不可与那些散仙强者正面交手,从那条隐秘的通道离开吧。”

秦仲最后看了秦瑶楚爷一眼,仙力传音。

遂即。

不顾两人的劝阻,以及一众天乞门弟子的哀求,跟着黑奎向广平城走去。

“瑶公子,抱歉了,答应你的事情,恐怕再也做不到了!”

没走几步,秦仲转身,望向秦瑶,脸上满是歉意。

“他娘的,废话这么多,还不赶紧走!”

黑奎一个手下上前,将秦仲绑了进来,见他还在唠叨,直接一脚踹翻在地。

堂堂天乞门主,被一个问鼎境如此羞辱,立时惹的楚爷炸毛,当即提着一根铁棒,就要斩杀对方。

“不准出手,退回去!”

秦仲爬了起来,喝止楚爷。

楚爷双眼通红如血,乱发飞扬,他如何不明白秦仲用意,无非是牺牲他自己,拯救其他的天乞门弟子。

只是。

事情会如他所想吗?

望着秦仲被黑奎带走,楚爷深吸了一口气。

“瑶公子,我果然还是想去一趟广平城,天乞山就交给你了!”

深吸了一口气,楚爷不顾秦瑶的呼喊,向秦仲离去的方向追去。

秦瑶俏脸发白。

一瞬间。

天乞山,接连失去两根支柱。

剩余天乞山弟子脸上,也都是茫然与绝望。

“封锁山门!”

强压下心头升起的不安,秦瑶冷静下达命令。

山门封锁后。

她便直接来到山腰,赵放所在的茅屋前。

刚靠近百丈,阵阵恐怖的仙力,自茅屋内宣泄而出,惊的她心惊肉跳。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实力?气息竟如此恐怖?”

秦瑶神情复杂的望着茅屋。

“赵公子……”

在茅屋外站了片刻,犹豫再三,秦瑶还是忍不住开口。

里面并未回应。

秦瑶面显失望。

轰!

突然,山脚下传来一阵轰隆巨响。

她脸色一白,连忙看去,只见烟尘滚滚,山门似乎被人攻破。

怎么回事?正惊疑间,土狗二哈不知从何处窜了出来,叫道:“不太妙,失去门主震慑,外面那群人,开始强攻山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