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八十三章 净土第一罗汉!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小僧师从降龙罗汉,凭吾师在净土的地位,让你看一些记录,还是能够做到的,不信,你可以问铁牛!”

见赵放神色一如既往的淡漠,金蝉神情也没了先前的从容,多了几分紧张的味道。

“金蝉的确师从十八罗汉之首的降龙罗汉。”

铁牛颔首,“降龙罗汉实力很强,虽是罗汉,实力比之一般的菩萨,还要强上一筹,是净土内实权强势人物,而且……”

他瞥了眼金蝉,眉头微皱,“这秃驴我虽也不喜,可他的身份有些奇特,你最好,还是不要杀了为妙。”

这句话,他是灵识传音。

赵放看了铁牛一眼。

后者先前可是被金蝉三人打的皮开肉绽,再加上佛妖两族的夙怨,没道理,遇到这样的好机会,会轻易放过。

甚至。

就算铁牛落井下石,赵放也不会意外。

但真正的结果却是。

铁牛劝自己不要杀金蝉。

赵放清晰看到铁牛眼中闪烁的恨意。

后者对于金蝉,并非没有一点仇怨,可金蝉身份太特殊,又是净土高僧降龙罗汉弟子,真要出了事情,可比波邪罗恒等人身死,还要严重得多。

那后果,连他都无法承受。

为此。

铁牛不得不劝住赵放,免得他意气用事,犯下大错!

“需要多久?”赵放沉吟了下,问道。

“现在离开,返回净土的话,最快需要三个月,慢的话,需要一年半载!”金蝉自然明白赵放在问什么。

“三个月?”赵放皱眉。

这还是快的,一年半载的话,黄花菜都凉了。

“小僧理解施主急迫的心情,但上域广阔,哪怕我们全力赶路,回到净土,至少也要三个月的时间。”

金蝉苦笑。

“那我留你还有何用!”赵放说翻脸就翻脸,规则之力压迫向金蝉。

嗡~

金蝉体内冲出一道佛光,一个脚踏黄金巨龙的光头僧人,出现在佛光之中。

“师尊!”金蝉身形暴退到佛光之后。

“见过降龙罗汉前辈。”星辰上使,饿鬼上使纷纷见礼。

赵放面色冰冷,他早就知道,金蝉刚才是在拖延时间,现在看来,果是如此。

竟在谈话的功夫,觅得了一线机会,将降龙罗汉留给他的底牌,直接催动了。

降龙罗汉是个中年僧人,看起来其貌不扬,但面对这个能脚踏堪比天仙的黄金巨龙的家伙,谁又敢小觑。

“金蝉,下界竟有人,逼得你动用为师这道佛念?”

降龙罗汉望向金蝉,语气平静。

不等后者回答,降龙罗汉似察觉这方世界异常,惊咦了一声,一对似藏有无数佛法玄奥的双眸,看向了赵放。

“你竟将小世界融合在了一起,而且,这世界之中,竟有混沌的气息!”

听到这话,赵放面色一沉。

仅仅一道目光而已,降龙罗汉竟然察觉出这么多信息,他的实力,未免太恐怖了吧。

先前的天魔狰与其相比,简直就是一个渣!

“小施主慧根通透,若能转修佛法,老僧保证,施主百年内,可证罗汉果位!”

没有想象中的剑拔弩张。

降龙罗汉一开口,没有丝毫护短的意思,反而邀请赵放入净土。

说实话,就连赵放本人,也在听到后,微微一怔。

“什么?”

“百年证罗汉果位?”

一旁的星辰上使饿鬼上使等人,则被降龙罗汉的许诺给惊住了。

罗汉。

净土的中坚力量。

是凌驾天魔之上,比肩仙人中真仙乃至玄仙的强大存在。

一百个天魔狰,都比不上罗汉的一根毛。

这样的强者,非时间可以造就出来,需要缘法与气运,若是气运太差,别说百年,哪怕千年万年,也触摸不到这个层次。

他们想不明白,赵放哪点吸引了降龙罗汉,后者竟如此看重他。

就连金蝉,也颇感意外的重新审视赵放。

“没兴趣!”赵放摇头拒绝。

他对当和尚,没什么想法。

再说了。

自己目前能不能熬过百年都还两说。

如果真的无法遏制仙谴,自然是及时行乐,鬼才去清心寡欲,青灯古佛了此残生。

“你会感兴趣的!”

降龙罗汉一副笃定的口吻,“你置身劫难之中,唯我佛法,才能救你脱离苦海……老僧会在净土等着施主的到来!”

随着最后一句话落下,降龙罗汉与金蝉的身形,宛如雾气般,迅速淡化,哪怕赵放有心想阻拦,也无迹可寻,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

“金蝉,算你命大。”赵放冷哼。

若非降龙罗汉出现,以金蝉对混沌干的那些事,他的下场,比波邪罗恒庆锋不会好到哪里去!

“竟没出手,可惜了!”

“这老秃驴在想什么?”

眼见降龙罗汉连动手意思都没有,说几句话后,就带着金蝉飘然离去,剩下的星辰上使与饿鬼上使,恨得牙齿痒痒,在心中咒骂着那位净土第一罗汉。

因他们发觉,随着金蝉离开,赵放不善的目光,锁定了自己,好像随时都要动手格杀的样子。

更郁闷的是,两人身上并没有金蝉那种底牌,力量全被新世界压制住,哪怕想要动用底牌,也没这个能力。

“道友,我们可是从未帮助金蝉对付混沌?”

“是啊,我们只是吃瓜群众。”

两大上使连忙开口。

“你们当时没出手,非是不想动手,而是局势还不够混乱,达不到浑水摸鱼的目的,别否认这一点,不然,你们大老远来我轮回界作甚,闲的蛋疼?”

赵放嗤笑。

对此,饿鬼、星辰上使都苦笑连连。

他们的确存了其他的心思,这是无法否认的。

“道友想让我们做什么?”星辰上使问。

他也知道,以赵放狠辣的心性,若想杀自己,早就动手了,哪里还会废话。

“为我出手一次,所有恩怨,一笔勾销!”赵放赞许的看了眼星辰上使。

“对付谁?”两大上使齐齐望着赵放。

“真武仙宗。”顿了顿,他又补充道:“准确来说,是有真武上使坐镇的真武仙宗,我要到仙宗要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