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八十二章 金蝉!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不好!”

金蝉罗恒庆锋等都心中一沉。

待看清四周环境,确定是在赵放的新世界后,一颗心更是跌落谷底。

他们都参与围殴铁牛混沌,抢夺阿修罗战魂,是波邪的同伙,赵放的敌人。

以赵放对待敌人的狠辣,他们的下场,并不会比波邪好到哪里去!

“难道,要动用最后的底牌?”

三人目光闪烁,有些犹豫不定。

与三人的惴惴不安相比,

饿鬼上使,星辰上使则就轻松许多。

他们没参与围攻混沌,自诩赵放不会出手。

可眼下的环境,又让他们心中隐隐升出些不安。

唯一镇定的,只有铁牛与幽冥上使,两人被一股莫名力量震退千丈,退到一处山顶上,俯瞰峰下金蝉等人。

“欢迎来到我的新世界!”

伴随这道声音响起,赵放身形凭空浮现,傲立虚空,淡漠望着罗恒金蝉等人。

“赵放,你想干什么?”罗恒冷眉呵斥,“你杀了波邪,碎灭天魔狰意识,已与天魔域结下死仇,还敢与我们为敌?”

赵放不言,虚手一抬,整片世界规则压下。

罗恒根本连阻拦的力量都没有,肉身瞬间碎灭,魂魄倒与波邪一样,藏在一件厉害仙器中。

只是。

在他刚准备动用最后底牌,召唤出一尊天仙强者意识降临时,无处不在的压迫,疯狂挤压而来。

那仙器防御虽强,但还没强到无视新世界规则的程度,啪的一声爆开。

失去外壳防御的罗恒魂魄,连惨叫机会都没有,当场被诛灭!

“将你拉入我的新世界,就是为了杜绝尔等召唤出天仙级强者意识。”

赵放哂然望着面色铁青的庆锋,以及神情异常凝重的金蝉。

“阁下,我们并无深仇大恨,何必要这样赶尽杀绝?”

庆锋尝试召唤阿修罗意识降临,却发觉,这片世界规则,拥有很强的排他性,修罗之力被压制的无法动用分毫。

“你还真有脸说这句话,先前抢夺白起魂魄时,怎么没见你有这种觉悟?”

“刚才是我的错,阁下若放过我,我愿意赔偿阁下损失!”

“不必了,相比起来,还是杀了你更让我舒心。”赵放淡淡道。

话落落下霎那。

天地规则蜂拥而动,压迫向庆锋。

“不!”

“你不能杀我,阿修罗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庆锋明知必死,脸上并无太多恐惧,他身为修罗道战士,早已想过会有今日,但死在下界,一个渡劫境少年手中,让他很不甘心!

“天魔,天仙我都不惧,你觉得,阿修罗能威胁到我?”

赵放神情平淡,挥手间,宛如卷起一阵风,庆锋身体宛如烟雾,被吹散。

一点气息都没留下,好像从未出现过。

他杀庆锋,比斩杀罗恒,还要轻巧容易。

并非庆锋比罗恒弱,而是他先前与铁牛激战,本就负了伤,后又被幽冥上使偷袭重创,正是虚弱状态。

“现在,就剩你了!”

赵放冷酷的眸子,落在青年僧人金蝉身上。

“施主抗三劫,历仙谴,手段通天,小僧敬佩。不过,仙谴神秘复杂,施主身上的仙谴,并未破解吧。”

赵放不言,淡然望着金蝉。

“实不相瞒,我佛门净土,曾有一位先贤,也因行事过激,得获仙谴,并将其对抗仙谴经历,记录了下来。施主不妨随我去趟佛门净土,小僧可保证,能让施主看到那份记录。”

闻言,赵放眼中闪过一丝惊色。

上域,竟也修士获得仙谴?

“那人结局如何?”

相比于那虚无缥缈的仙谴记录,赵放更关心那人的生死。

“死了!”

“被无尽业火焚躯,焚烧了九九八十一天而死!”

说这话的,并非金蝉,而是不远处的饿鬼上使。

见赵放望向自己,饿鬼上使露出一个笑容,但他模样丑陋,这象征着友好的笑容,也变得狰狞无比。

“这件事,在上域轰动一时,不算是什么秘密,不信,你问他。”

饿鬼上使指着星辰上使。

后者皱眉,暗骂饿鬼上使多事,将自己牵扯进去。

但见赵放看来,只能点了点头,“此事的确如此。”

不光星辰上使,铁牛与幽冥上使也纷纷开口,证实此事真伪。

“诸位施主所言不差。”

最后开口的是金蝉,他神色平静,“只是诸位施主并不清楚,那位大德虽被业火焚躯,却留下一颗舍利,保灵智不灭,已然转世重修。”

“换言之,他并未真正的死亡。”

“而以往被仙谴照顾的强者,可从未能逃过此劫的。”

众人沉默。

此事他们了解不多,也不好妄加发言。

金蝉含笑望着赵放,等待着他的抉择。

出乎众人预料。

赵放抬手,恐怖规则之力,压迫向金蝉,他的护体莲台,瞬间四分五裂,连肉身也都崩毁。

这突兀的变化,超出所有人预料。

“施主。”

金蝉不复先前平静,语调有了波澜,“你难道不想安然渡过仙谴?”

其他人也不解的望着赵放。

若杀了金蝉,就等于交恶与佛门,彻底断绝渡过仙谴希望。

只要脑子正常,基本上都不会这样做。

是以,金蝉才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可赵放所做所为,却超出他们的想象。

“佛门净土,是上域佛修老巢吧,引我入净土,你是真想帮我,还是害我?”

赵放神色冷淡,“而且,先前你的佛法,对混沌伤害最大,若非有人与你争抢降服混沌,怕是此刻,混沌已然被你强行镇压!”

金蝉面色微变。

他刚才避而不谈混沌,只谈仙谴,就是想要淡化此事。

“强抢混沌失败,又想引我入净土,一副为我着想的模样,净土的人,果然都是这般虚伪!”

赵放唇角露出一丝讥讽,随手扬起,恐怖的规则之力,笼罩住金蝉全身。

金蝉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机,神色大变,“你真的不想渡过仙谴?”

“且不说净土有没有渡过仙谴法子,就算有,净土高层,会听从你这个小和尚的话,将这么隐秘的东西,给我这个外人观看?”“这是你唯一的机会,如果杀了我,你将彻底失去这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