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一十五章 喜欢就去追啊!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两天后。

熟悉完自身状态的赵放,走出房门。

呼吸着仙域浓郁灵气的他,目光眺望天乞山脚。

因为林远峰的威胁,秦仲将分散在各种的天乞门弟子,发出召唤。

弟子陆续归来,天乞山这两日也变的十分热闹。

在老乞丐楚爷带领下,天乞山脚,修建了不少防御工事,俨然将天乞山,当作一个大本营来守护。

赵放看了两眼,眉头微皱。

“赵公子发现了什么?”一道轻柔的声音,在身旁响起。

赵放转身,侧头望着立在身侧,静若处子的身影,不由淡笑,道:“伤势怎么样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曾为救赵放,不惜动用特殊体质,受到极大影响的女乞丐秦瑶。

此时的她,还穿着一件粗布麻衣,原本脏兮兮的脸蛋上,早已被清洗干净,露出一张不施粉黛,却足以羞煞绝大多数女子的绝美容颜。

哪怕是见过大世面的赵放,望着这张天然纯美的面容,也不由露出一丝恍惚。

“劳公子挂怀,我无恙!”

被一个男子如此直勾勾的盯着,秦瑶有些不太适应,俏脸微红,瞥头看向地面。

赵放自觉失礼,尴尬一笑。

说起来,这不是两人第一次见面。

两日的功夫,他见过秦瑶数次。

但每次,都有种异样的感觉。

同时有些好奇。

这样一个绝美女子,为何会甘心蛰伏于此,与一群乞丐为伍?

“公子刚才皱眉,可是觉得,天乞山的防御堡垒,造的有些不妥?”

眼见气氛越来越尴尬,有些局促不安的秦瑶,生硬的转移话题。

“不是。”

赵放摇头,“天乞门在资源上,有些欠缺,仙器太少了。”

他刚才观察一番,发现大部分天乞门弟子,拥有的兵器,要么很低级,要么就很普通。

别说九品仙器,连一些八品仙器都少见。

弟子尚且如此,修建出的堡垒是何模样,可见一斑。

秦瑶叹息,“天乞门收拢来的弟子,都是仙域最底层的散修,他们要么是普通人家出身,要么就是被淘汰掉的宗门弟子,独自修行,无依无靠,大部分资源,都用来提升修为,哪还有资本,来购置仙器。”

“我虽未见过林家强者,但若指望这些人对抗林家,即便他们人数多于林家,取胜渺茫。”

赵放摇了摇头。

没有兵器打毛啊。

还不如哪来回哪去,免遭横祸。

秦瑶神情黯然。

这是天乞门一直头疼的问题。

却很难解决。

见她这副模样,赵放心中一动,正要说些什么。

老乞丐楚爷走了过来,“瑶公子,张家的张若虚公子来了,指名道姓要见你!”

秦瑶脸色一黑,似很不待见这个人,“让他哪来回哪,我不想见他!”

老乞丐有些犹豫。

“瑶公子,您要不再考虑考虑,我们已经得罪了广平城三大家中的林家与庞家,若再将张若虚拒之门外,让其站在林家那边,对我们天乞山……”

秦瑶脸色变幻,很是挣扎。

赵放安静看着,没有多嘴天乞门的内政。

“罢了。”

秦瑶最终点了点头,“我随后就去。”

说完,歉意的看了眼赵放,走进自己的房间。

“唉,狗日的世道,尽把人往绝路上逼啊。”

楚爷望着秦瑶萧索背影,禁不住有些扼腕。

汪汪!

一个雪白狼狗,蹲在秦瑶房门口,叫了两声,似乎也在为她感到惋惜。

“二哈。”

赵放眼睛一亮。

这两日,他早已了解到,就是这条不起眼的土狗发现了他,并通知了秦瑶,才让当时正处于昏迷状态的自己,没被林平阳杀人夺宝。

说起来。

二哈属于他的第一救命恩人。

“小家伙,天乞门不太平,你最好还是早早离去吧,免得惹上是非。”

老乞丐瞥了眼赵放,留下这句话,转身下山。

对这话,赵放没怎么在意。

即便如今九成九的仙力,被仙域规则压制,可他的肉身,却已然超出渡劫境的极限,比之一些散仙还要强。

单凭这点,广平城能杀他的人,寥寥无几。

“二哈,过来,有好东西!”

赵放招呼土狗,见赵放取出几颗灵气四溢的丹药后,狗眼放光,直接扑了过来。

辛亏赵放将丹药扔的及时,不然,整个人都要被土狗扑倒。

堂堂万界第一人,被一条土狗扑倒,这要是传出去,不知道亮瞎多少人的狗眼。

二哈三下五除二,便将几颗丹药吞了下去。

接着,眼巴巴的望着赵放。

那表情仿佛再说,继续拿丹药砸死我吧。

“奇怪。”

赵放摸着下巴,绕着二哈转了一圈,“你这家伙,这两天吃了十几颗七品丹药了吧,居然一点副作用都没有,你真是一条普通的土狗?”

尽管给的丹药,都是中正平和的那种,但十几颗丹药叠加的力量,哪怕寻常返虚都承受不住,更遑论是一条土狗?

然而。

二哈吃那些丹药,就跟吃饭喝水一样,连修炼都不用,吞进去就没动静了,如此情况,着实让赵放感到怪异。

“就算是拥有特殊仙兽血脉,也不至于如此吧?”赵放想不明白。

不过,吞服过丹药的二哈,并非没有变化。

它那身干燥的毛发,起码变得顺滑不少,就连那对狗眼,也变得灵性十足。

“这是今天最后一颗,丹药不能吞太多,会被撑爆。”

赵放取出一颗八品丹药,扔了过去。

二哈连忙用嘴巴接住,舔了一下,顿时兴奋的直跳,跟羊癫痫发作一样。

它吞下丹药,浑身顿时笼罩着一层白光。

赵放觉得奇异。

这时。

秦瑶从房间走了出来,依旧是那身粗布麻衣,只是那张无暇的俏脸,多了些雀斑,肤色干枯,就像是一个普通的乡村姑娘。

她心中有事,出门后,便一直低头前行,没注意到身后的赵放。

看着她那副怅然若失的模样,赵放忍不住皱了皱眉。

“喜欢就去追啊。”在秦瑶身影,彻底消失在视线中时,赵放轻叹一声,似在惋惜着什么,而这时,一道戏谑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