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七十七章 一指裂波邪!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赵放甫一出现在战场。

几位上使便都察觉到了。

只是,赵放外显的修为,尚未达到渡劫境,便没怎么在意。

即便他骤然出手,攻击笼罩金蝉三人,场上诸人除了暗自冷笑赵放不自量力,蚍蜉撼树外,也没谁拦他。

因为都觉得,凭他与三位上使间的巨大差距,哪怕三位上使站着让他打,他都奈何不了三人分毫。

然而。

当赵放真正出手时,带起天地浩荡之势,那磅礴威压凝于攻击中后,诸人才面色大变,发觉小觑了赵放。

便在这时。

他打出的那道攻击,已极精准的角度,轰在三人身上。

嘭嘭嘭。

三道哪怕面对铁牛悍勇攻击,也从容应对,最终将其镇压的强大存在,却被这一击,直接给拍飞了出去。

那一刻。

场内诸人都露出愕然震惊之色。

更有一些人,怀疑自己眼花,揉着眼睛再看。

“是真的?”

“三位渡劫境后期的上使,竟被那小子一掌给击退了?”

不光拜佛界僧王们目瞪口呆,观战的饿鬼上使,星辰上使眼中也露出奇异之芒。

“这是……小成世界的大圆满规则之力?”

星辰上使目光紧紧盯着赵放。

他声音虽轻,但如何能瞒得住不远处的饿鬼上使。

后者听到这话,宛如鬼火的双眸,猛然跳动了下,喃喃道:“小世界的神灵?这可是顶尖的炼尸材料,可惜……”

没人知道他可惜什么。

但都看出,这位极为凶恶难缠的饿鬼上使,望向赵放时,略带着一丝凝重,并未将他当作普通问鼎修士对待,隐然放在与自己平等的位置上。

“赵放?”

此刻,拜佛僧王们,也终看清赵放模样,金轮僧王忍不住叫道。

他没亲眼见过赵放。

可面对这个曾经将拜佛界逼得不得不封界避逃的男人,他如何敢不去了解。

“真的是他!”

其他僧王也露出异色,他们与金轮僧王一样,在赵放与拜佛界宣战时,都细心了解过赵放的一些信息。

自然也看过他的画像。

只不过,刚才赵放降临时,身体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雾气,他们无法看透其面容,加上觉得赵放不会以身赴险,亲至这种必死之局的先入为主的想法,故此,看到他本人后,竟都没那觉得会是赵放。

“他何时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惊愕之后,是无法掩饰的震惊。

赵放先前平推天妖天魔各界时,虽然也很强悍,但实力也就在问鼎层次而已。

现在。

却一掌拍飞三位渡劫后期的上域使者。

难道说,他现在比上域使者还要恐怖?

诸人无法接受这一猜想。

可接下来发生的一系列无情现实,却碾碎诸人心中最后一点侥幸。

“放肆!”

被轰飞的三人组,波邪最先反应过来,怒喝一声,魔气森然,杀意狰狞。

他是‘能动手绝不吵吵’的坚决拥护者,没有任何废话的打算,反应过来后,舍弃降服混沌,直接杀向赵放。

同时间。

仙宗上使也跟着动手。

唯独金蝉,盯着赵放,目光闪烁,竟没有第一时间出手,反而停在原地。

原本杀气腾腾的仙宗上使,敏锐察觉到这一幕,留了个心眼,也降低了冲杀的速度。

场上,形成一副怪异画面。

波邪一马当先,杀意凛凛,欲斩灭赵放。

仙宗上使随后,却与波邪拉开一段距离。

那个距离,不远不近,进可攻退可守。

最后的金蝉,则立身原地,目光平淡望着三人。

“死来,魔吞八荒!”

波邪攻击杀至,没有丝毫的留手,一出手就是必杀一击。

显然,赵放刚才的出手,彻底激怒了这位心性无常的大魔修。

“魔功吗?”

赵放笑了笑,撤去规则之力,运转斗魔图录,同样是魔气森森,与波邪厮杀。

“竟也是个魔修?”

波邪面露讶色,当两者攻击碰撞时,他讶色更重,“他的魔气,竟比我的还要纯粹?怎么可能?”

一个他眼中蛮荒土著般的小魔修,所拥有的魔气,却比他这个上域魔界强者的魔气还要纯粹,这对他而言,何尝不是一种嘲讽。

波邪面色阴沉,“不得不说,上天对我真是不薄啊,先是阿修罗战魂,现在又是高深魔功,此番下界,当真不亏啊。”

他认定,赵放能将魔气修炼如此纯粹,定是修炼了某种高妙魔功的缘故。

赵放默然不语。

他修炼的斗魔图录,起初只是残缺版,算不上精妙。

唯一能称奇的,还要数真魔血珠。

当然,这种事情,他脑子只要不进水,自然不会满大街的嚷嚷。

“果然,单比魔气,还是要比真正的魔修强者逊色啊。”

与波邪硬撼的那一霎,赵放便知道,单以魔气,自己根本压制不住波邪。

“小子,你就这点实力?那就去死吧!”波邪狞笑。

面对攻势骤然狂猛数倍的波邪,赵放抽身退后,散去一身惊人的魔气。

“那小子干什么?”

“不打算反抗了?”

众人被赵放莫名其妙的做法,弄的一头雾水。

赵放抬手,天地间的无穷力量,疯狂汇聚向他的食指上。

伴随着他一指点出,天地失色,星辰摇撼!

哪怕先前还一脸笃定,有必杀赵放信心的波邪,也面色大变,如临大敌。

打出强悍杀招的同时,瞬间开启最强防御。

因在面对赵放这一指,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破界犀神指!”

赵放轻喝,指尖爆射出亿万光芒,与沛然魔气碰撞在一起。

波邪面色冷冽,自信魔气能挡住对方攻击。

然而。

他刚这般想着时,被魔气吞灭的无穷金芒,倏然撕裂魔气,以势不可挡的姿态,直奔他而来。

波邪心神一凛,下意识躲闪,忽觉身体一僵,低头一看,瞳孔猛的收缩。

不知何时,他的胸口被洞穿出一个血洞,其上还残留点点散发碎灭气息的金芒。

正是指劲的气息。

“好快!”

波邪脑海只剩这个念头。

他心神,完全被惊骇笼罩。

自己的防御,虽谈不上绝佳,但自信同等层次强者的攻击,也能挡住一两次。

如今,却被一个问鼎少年一指洞穿?开什么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