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一十章 乱象起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不知死活的东西!”

林平阳眼神一寒,“杀了她!”

哪怕他距离女乞丐最近,也没有动手的意思。

对方只是一个普通人,哪里值得他这位渡劫境强者出手?

先前将土狗击飞的狗腿青年,狞笑走出,一掌横压向女乞丐。

他没有丝毫留手,出手便是杀招。

别说是普通人,换做任何渡劫之下的修士在此,都无法阻拦。

嘭。

女乞丐口吐鲜血,重重倒飞出去。

“嗯?”

出手之人眉头皱起。

他这一击之力,应能将对方拍成肉泥,怎么只是击飞?

“看走眼了。”

原本一脸无所谓的林平阳,盯着躺倒在地的女乞丐胸口。

并非是起了色心,而是死死盯着她胸口,那一直闪烁着青色符文,符文散发出淡淡青芒,笼罩住女乞丐全身。

宛如给她穿上一层青色软甲。

正因为青芒的存在,她才能以普通人之躯,硬接渡劫一重青年一击而不死。

“本少今天的运气真不错,先是神秘小钟,现在又有防御仙符。”

林平阳笑容浓郁,“机缘来了,挡都挡不住啊!”

说着,他扫向挣扎爬起的女乞丐,傲然道:“交出防御仙符,留你一个全尸!否则,我这帮手下,可不介意你是一个又脏又臭的女乞丐。”

“放下他。”

女乞丐一指白衣青年。

她低着头,披散头发,挡在面前,谁也没注意到,她双眼闪过的冷戾寒芒。

她的话,立时惹来林平阳等人的嘲讽,“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命令……”

声音戛然而止。

一记干脆利落的手刀,刺在林平阳腹心,被他防御仙甲化去大半力量,只是伤了皮肉,并未波及要害。

饶是如此。

林平阳亦是面容僵硬。

若非自己有多穿一层防御仙甲的习惯,刚才那记手刀,恐怕已经刺入自己心脏了。

这女乞丐不是不通修行的凡人吗?

什么时候,拥有这等恐怖实力?

林平阳脑子有些转不过来弯。

“放开阳少。”

林平阳的狗腿子们,见其陷入险境,纷纷围了上来。

唰唰~

下一瞬。

几人只觉眼前一花,身体便不由自主倒飞出去,紧接着,钻心的剧痛,自腹部袭向全身。

低头看去,目光不住发颤。

不知何时,腹部多出一个拳头大的血洞,脏腑被这一击,全部粉碎。

五人鲜血狂喷,倒在地上,挣扎了好几次,最终,不甘死去。

“什么!”

林平阳面色剧变,第一次凝重的盯着女乞丐。

万万没想到,这个柔弱可欺的小绵羊,竟瞬间变成恐怖的暴龙。

自己麾下的数个渡劫境打手,竟一瞬间被斩杀。

这等实力,着实令他心惊。

“你,你不要过来。”

望着步步紧逼而来,已然能看到女乞丐眼眸中猩红血芒的林平阳,心中发颤,连连退后。

女乞丐不理他。

缓缓扬起手,森寒的杀意,锁定了林平阳。

“妈的,老子记住你了,下次再见,定要让你生不如死!”

林平阳终究胆怯了,他一个富家公子哥,可不想跟这种手段神秘疯女人去拼命。

而且。

这次也不算空手而归。

攥紧古钟的林平阳,这般想着时,身形兔起鹘落,眨眼几个功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女乞丐还保持着扬手的姿态。

她没有去追。

并非不想,而是前所未有的剧痛,充斥着身体每处,令她忍不出发出阵阵惨嚎。

啪。

随着胸前青色仙符碎灭,女乞丐的惨嚎,也戛然而止。

身体笔挺后仰,倒下!

场上恢复了安静。

只有二哈,瞪着那对狗眼,不可思议的望着这一幕。

过了片刻。

远处有密集的脚步声传来。

一群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乞丐,行色匆匆的赶了过来。

他们散开,在四周寻找,似在找寻什么人。

守在女乞丐身旁的二哈见状,不由狗叫连连。

“是二哈的声音!”

“秦瑶在这边。”

一大群乞丐呼啦啦的涌了过来。

隔着数百步,便看到躺倒在地,气息微弱的女乞丐。

“秦瑶,你怎么了?”

一个明显是众乞丐头领的中年乞丐,一个箭步,就来到秦瑶身旁,将她扶了起来,急切叫道。

女乞丐昏迷不醒。

“仲爷,是林家的人!”

其他乞丐来到林平阳那几个死去的狗腿身旁,扫了眼他们的装束后,不由叫道。

“秦瑶怎么跟林家人碰面了?还打了起来?这几人的伤口?”

背起秦瑶的中年乞丐‘仲爷’,来到林家几个狗腿面前,端详了下他们身上的伤口后,目光微眯。

“嗯?这家伙又是什么人?看模样,不像是林家的人,身上也没有伤势。”

忽的,他目光瞥到一旁,毫发无损的白衣青年身上。

汪汪!

二哈叫了起来。

“你是说,秦瑶是为了这个家伙,与林家人死斗的?”

仲爷仿佛能听懂二哈的话,思索了下,吩咐一个乞丐道:“把这小子带走!”

一群人来得快,去的也快。

没过多久。

又来了一群人。

一个个鲜衣怒马,飞扬跋扈,其中为首的,正是先前怯战而逃的林平阳。

“人都不见了?”林平阳皱眉。

他先前被女乞丐凌厉杀伐所惊。

可逃到半路才反应过来,对方先前没有一点修为,是真正的普通人。

哪怕身上有保命秘术,强行施展,势必要付出极大代价。

而且。

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拥有那么高级的仙符?

他越想越不对劲。

却不敢孤身返回。

回到广平城后,恰好遇到几个关系不错的公子哥,忽悠着他们一起出城前来探查,没想到,对方已经撤了。

“刚才这里多出十几股其他的气息,很浑浊,是一群乞丐。”

一个善于追踪的青年,耸了耸鼻子,有着厌憎的说道。

“平阳,还要继续追下去吗?”

“再追的话,就只能去天乞门老巢了。”

几人看向林平阳。

来的路上,他们听林平阳简单提过。

但为防止几人生出其他心思,他谎称对方偷了林家之物,自己前来索回。

“当然要去追了,道理站在我们这边。”

“而且,林家身为广平城三大家族之一,难道还会怕一群臭要饭的?”有人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