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零九章 乞丐与狗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咻~

浩瀚仙域上空,流星划过天穹,其内隐约包裹着一道人影,拖着长长的淡金色尾焰,消失在不少人的视线中。

“是流星?快许愿!”

“许愿你妹,明明是异宝出世的先兆,快跟上去看看。”

……

‘流星’不知跨过多少山川大河。

最终,落到一个荒坡边缘,当流星光芒消散,显出其中白衣青年身影。

青年处于昏迷状态。

气息微弱。

汪汪。

一条土狗,恰巧在附近,被流星落地时的动静吓了一大跳。

本来都吓跑了,可过了一会,又跑了回来。

还带回一个身着粗布麻衣,蓬头垢面,从胸前微耸位置,约摸能看出是一个女乞丐的家伙过来。

“二哈,你干什么?得赶紧回去了,要不然,老秦等急了,又该满世界找我们了。”

蓬头垢面的女乞丐,看着一直咬着自己裤脚,强行把自己拽来的土狗,耐心解释道。

回应她的,只是一句她听不懂的狗叫。

“嗯?有人!”

来到荒坡边缘,女乞丐目光一扫,立时发觉,昏迷躺在那里的白衣青年。

“你发现的?”

女乞丐看了眼土狗。

不待它回答,便快步走了上去,伸手探了探青年的鼻息,“还活着,不过伤势太重了。”

说着,女乞丐皱了皱眉。

“二哈,过来搭把手,我要把他带回去,让老秦医治!”

说着,将白衣青年扶起,放在背上,吃力的往前行。

土狗绕着女乞丐来回的奔跑,宛如一个开路先锋,要替女乞丐扫平眼前一切阻碍。

女乞丐身体太虚弱了,没走多远,就停了下来,坐在一处青石上,大口喘着粗气。

休息一阵后,再度背起白衣青年,继续前行。

……女乞丐走了没多久。

六道身影急掠而来,出现在白衣青年方才出现的荒坡边缘。

其中一人扫了眼荒坡周围的痕迹,恭敬对着为首那名神情冷酷的青年道:“我们来晚了一步,好像被人捷足先登了!”

“一路追赶,居然还晚了一步。”

冷酷青年声音冰寒,“追,本公子倒要看看,什么人敢抢我‘林平阳’的机缘?”

一行人如狼似虎的循着一个方向追了出去。

正是女乞丐离开的位置。

冷酷青年等人速度很快,片刻的功夫,就看到了女乞丐和她背上的白衣青年。

“汪汪……嗷呜!”

土狗二哈察觉到几人靠近,便连忙示警,还没叫两声,就见其中一人,单手挥来,土狗如遭重击,飞出十数米,狗嘴喷血,蜷缩一团,惨叫连连。

“你们干什么?”

女乞丐望着地上不断打滚惨叫的土狗,以及步步逼来的冷酷青年等人,脸色大变。

“天乞门的人?”

冷酷青年厌憎女乞丐的姿容不洁,但在认出她身份后,露出一丝忌惮神情。

皱了皱眉,问道:“方才,你可见有什么可疑的人,带着宝物,从那个位置离开?”

他指了指荒坡边缘位置。

女乞丐心中咯噔一跳,面上佯怒,指着土狗叫道:“二哈招你还是惹你了,竟对它下如此狠手!”

“一条土狗而已。”林平阳冷哼一声,“别挡道,若害的本公子丢失大机缘,哪怕你是天乞门的人,本公子也要让你好看。”

见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且女乞丐身上,没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林平阳没有停留。

一把推开女乞丐,就要离开。

女乞丐本就体虚,背着一个青年,已是吃力无比,被林平阳这一推,重心失衡,直接后倒了下去。

本以为,此次会摔得很惨。

没想到,身下肉呼呼的。

很快反应过来,背上的青年替她当了肉盾。

“嗒吧!”

青年倒地时,一枚古朴小钟,自他袖口滚了出来,径直滚到林平阳脚前。

女乞丐慌忙起身去捡,有一人比她更快。

林平阳捡起小钟,渡入一丝仙力进去,立时察觉小钟不凡,眼睛一亮。

“那是我的东西,还给我!”女乞丐盯着林平阳。

“你的东西?你一个乞丐,连身干净衣裳都没有,会有这种东西?”

“它是我朋友的。”女乞丐一指白衣青年。

“朋友?”

林平阳目光戏谑,“那你告诉我,他叫什么名字?”

“我……”

女乞丐无言,白衣青年是她半路捡来的,刚才情急之下,才有此一说,真正算起来,她与对方还没讲过一句话,谈何知晓他的姓名?

“如果本公子没猜错,这家伙,是你半路捡来的吧。”

“跟你没关系。”女乞丐抿着嘴。

“怎么没关系?这家伙偷了我林家宝物,我一路追踪而来,就是将他带回林家。”

说着,冲身旁一人使了个眼色,那人直接走上前,抓着白衣青年肩膀,将其提溜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女乞丐目光冰冷,“他是我天乞门的贵客,你若敢动他,就是跟天乞门作对。”

女乞丐并不傻。

林平阳所谓盗宝的借口,漏洞百出,她都懒得戳穿。

白衣青年具体身份,她不清楚,但她知道,林平阳是看到青年身上掉出的小钟后,临时起意,栽赃陷害!

想到林家一向冷酷手段,若白衣青年落到对方手中,不光身上有价值宝物会被洗劫一空,就连本人,也会有性命之忧!

“天乞门虽然出过一位天仙,那也都是数万年前的事情了,如今天乞门,连一位一劫散仙都没有,只能依靠祖荫,苟延残喘,还想与我们林家为敌?”

“而且,此处荒郊野岭,本公子就此将你斩杀,谁会知道?”

林平阳眸露凶光。

“你……”

女乞丐被吓了一跳,下意识退后。

“奉劝你,别多管闲事,否则,于你,乃至整个天乞门,有害无益!”

林平阳轻拍着女乞丐有些脏兮的脸蛋,杀意隐现。

女乞丐浑身僵直,整个人不敢动弹。

林平阳见状,得意大笑,带着白衣青年,正欲转身离开。

一道身影拦在他的面前。“你,你不能带走他!”女乞丐深吸一口气,想要压下心头惶恐,但话一出口,还是有些结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