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七十五章 各怀鬼胎!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劫雷?”

波邪、罗浮仙宗上使、修罗上使、金蝉等人,作为渡劫九重,已然连破风火雷三劫,只差临门心魔劫渡过,便可问鼎天仙(天魔)大道的强者,如何会不识仙道四阶中第三劫的劫雷?

只是。

劫雷向来难以驾驭操控。

上域,鲜少有强者,能将劫雷留在体内,转化为自身力量。

眼前这个不见经传的小兽,却能做到这一步,多少让他们感到吃惊!

“竟是……混沌!”

拜佛上使金蝉,平和温润的眸子,陡然爆射出璀璨夺目的光芒,一股浩荡佛性,从他体内爆发。

距他较近波邪,被这股佛性气息波及,似蟒蛇遇到大鹰,汗毛炸起,体内魔气本能涌出,与之对抗。

仙宗上使修罗上使体表同样萦绕着一股气息,与佛性气息对抗。

只不过,他们反应寻常,并不似波邪那般忌惮。

但听到‘混沌’二字时,两人连忙扫向铁牛身旁的巨大肉球,眼中透着深深的狐疑。

“仙道四凶之一的混沌?”

作为上域使者,他们自然听说过混沌的大名,但却是第一次见到活着的混沌。

“这是一头幼生期混沌,真正成长期混沌,至少都是超越天仙的存在,若能将这头混沌降服……”

两人虽然见识少,但他们脑子转的快啊。

连金蝉这种佛修天才,都极为动心,他们又岂能免俗。

不仅是他们,饿鬼、星辰等上使看向混沌的目光,也都变了,不似先前那般淡然,多了几分强烈的占有欲!

“各位施主,此兽与小僧有缘,与我佛门有缘,希望各位施主能给小僧一个薄面,小僧定感激不尽!”

金蝉双手微微合十,从容而平静,好像没看到上使们眼中的贪婪一样。

几位上使面无表情,心中却暗自冷笑。

“这件事,还是等拿下天妖上使再说吧!”波邪道。

仙宗上使与修罗上使微微颔首。

敌人尚未解决,现在谈论分宝,为时过早!

“好!”

金蝉亦点头同意。

霎时间。

四人齐齐出手。

分工明确。

仙魔二使共击铁牛。

金蝉修罗上使,则齐齐杀向混沌。

以二对一稳压的姿态,在战斗甫一爆发,就占据上风。

铁牛全身覆盖鳞片,防御提升一倍,勉强抗住仙魔二使攻击。

与其相比。

混沌就逊色不少。

“体内力量果不是虚妖力,如此看来,先败的恐怕是那头混沌幼子了!”

一旁观战的饿鬼上使,瞥了一眼,摇了摇头。

混沌修为固然与铁牛相差无几,可它体内妖力,并未转化成更高层次的虚妖力,与力量早已转换成虚佛力,修罗力的金蝉二人相比,就差了许多。

若非两人忌惮游走于混沌体表的劫雷,只怕刚交手,混沌就已经被拿下了。

饶是如此。

以混沌如今力量,也支撑不了太久。

果不其然。

混沌没支撑片刻,就被二人打的惨叫连连,身受重伤,仿佛随时都会倒下。

“好机会!”

金蝉与修罗上使眼睛一亮。

前者更是打出一道佛光,笼罩住混沌。

那佛光,对混沌似极具威胁,令它发出阵阵愤怒乃至惊惧的吼声,惹的另一处交战的铁牛波邪三人,纷纷侧目望来。

“铁牛,你的帮手倒下了,你还能撑多久?”

虽然很不爽金蝉抢了先机,以佛光强行渡化混沌,但波邪此刻,也无法插手争夺。

疯狂起来的妖族,还是十分恐怖的。

“找死!”

铁牛眼眸冷冽,杀意怒卷,舍弃二人,直奔金蝉而去。

波邪也不拦阻,只是冷冷望着。

金蝉皱眉。

混沌修为不弱于他,佛光渡化起来难度不小,若无人阻拦,他还有些把握,可现在,波邪成心不想让自己渡化啊!

“庆锋道友,请替我阻拦铁牛片刻。”

青年僧人看向修罗上使。

波邪闻言冷笑,这种关键时刻,谁想去跟一头发狂的妖族死磕,金蝉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可令他意外的是。

修罗上使真的出手阻拦了。

波邪脸色一沉,与身旁罗浮仙宗上使罗恒相互看了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惊异。

“看来,这秃驴应是许诺庆锋什么东西,否则,凭他们两人干巴巴的关系,庆锋脑子进水才会帮他!”

波邪声音阴冷。

“不管是什么原因,庆锋出手,拦住铁牛的问题不大,我们怎么办?坐视金蝉渡化混沌?”罗恒不无挑拨的说道。

“哼,混沌现在是无主之物,他金蝉能渡化,我波邪照样也可让它魔化!”

说话间,波邪已然靠近混沌,魔气打出,同样笼罩住混沌,竟是要与他争夺混沌归属权。

罗恒目光闪烁了下,取出一根捆仙绳,缠绕住混沌,也想收服。

金蝉对此,无动于衷,只是低眉垂眼,体表佛光涌动,宛如大佛临尘,气势非凡。

“呵呵,三方争夺混沌?看的本上使也想出手了,可惜,混沌制成尸鬼状态,发展有限。”

饿鬼上使不无惋惜道,随后看了眼面无表情的星辰上使:“你不动心?”

星辰上使神色漠然,没有理睬。

饿鬼上使似早已习惯,也不在意。

于是。

场上就出现一副怪异的画面。

一身妖化的铁牛与浑身战气覆盖的庆锋,酣战不休,打的轮回界附近的虚空几近爆裂。

距离他们不远处,金蝉罗恒波邪三人,各显手段,强行炼化混沌。

在五人最外围,则是观战二人组的饿鬼与星辰上使。

照这样发展,不出意外,混沌会被金蝉三人降服,一旦混沌被降服,铁牛就离死不远了。

然而。

便在此时。

嘭。

铁牛与庆锋旗鼓相当的酣战,随着一声剧烈的爆响,直接结束。

金蝉三人忍不住望去。

看到铁牛傲立虚空,曾与他不分胜负的庆锋,倒飞出数十里,撞在一处崖璧中,而在他胸口,插着一把闪烁冷冽寒芒的匕首。

同时。

还有一柄匕首,抵在他的咽喉。

当看清握着匕首那人身影时,金蝉三人都露出错愕神色。“幽冥上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