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零六章 确认过眼神,是打不过的人!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黑焱老祖凝视赵放的同时。

赵放也在望着这位杀气腾腾的不速之客。

只一眼,心中一沉。

“好强!”

黑焱老祖气息不显,可那对浑浊无光的眸子,却让赵放感受到了强烈的压迫味道。

宛如一个人,俯仰天地,与整个世界为敌般。

无论是量级还是实力,双方都不在一个层次。

“确认过眼神,是打不过的人!”

赵放很无奈。

入龙巢,感受龙威压迫,从中获取真正传承后,他本以为,万界广袤,任已横行,再无敌手。

没想到,仙功还未大成,就跳出一大群打不过的尸体,心中郁闷可想而知。

“赵放,小心!那是黑焱老祖,最擅操控尸火,在上域曾杀过一大群顶级天仙。”

退到一旁,闭目盘坐调养伤势的铁牛,怕赵放小觑对手,传音提醒。

“呵呵……”

黑焱老祖怪笑一声,似截取到了铁牛的传音,淡淡道:“半步真仙,老夫也杀了不少!”

“今日,灭掉你们两个小辈,不过是顺手碾死两只蚂蚁!”

他模样平平,一副行将就木的样子,说出的话,却杀伐果决,冷酷无情。

呼~

赵放身侧,不知何时,凝聚出一层充满浓郁死意的火焰。

火焰侵袭,赵放感受到强烈的危机。

他想挣脱,却发现,无论退到何处,都无法避开那汹涌而来的死意火焰。

“尸火吗?”

赵放皱起眉头,索性不动。

就在尸火入侵到赵放身侧三米时,一股黑色飓风,骤然从龙巢深处涌来,将那让赵放无可奈何的尸火吹散。

“终于舍得出来了吗?”

黑焱老祖并不意外,盯着老巢,眼眸内的杀意,攀升到了一个极致。

“黑焱,你好歹也是成名多年的老辈强者,如此不要面皮的跟一个晚辈动手,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一道平淡声音传来。

随即。

龙巢中走出一个青衣老者。

赵放看了眼,心神大定,来到青衣老者身侧,唤道:“角龙长老。”

青衣老者颔首,目光瞥向重伤的铁牛,“他中了尸毒,不提早逼出,必为大患!”

“尸毒?”

赵放眼皮一跳。

这玩意,可比普通的毒,恐怖多了。

哪怕以铁牛半天妖之躯,被尸毒侵袭的话,也必死无疑。

当即不再多言,连忙来到铁牛身旁,直接动用一身磅礴的龙力,为他驱毒。

“角龙,你果然还没死!”

黑焱长老无视赵放铁牛,或者说,凭两人的实力,根本无法入他的法眼。

他的目光,自角龙长老出现的那刻起,便锁定在后者身上。

“你都没死,老夫又岂会轻易死去。”

角龙长老淡漠,目光扫向那一眼看不到边、浑身充斥着浓郁死煞气息尸修军团,平淡道:

“何必呢?”

这话来的莫名其妙。

赵放铁牛这两个外人,根本听不懂。

黑焱老祖又如何不明白他的意思,冷笑道:“只要能灭绝你们,任何代价,都是值得的。”

“万年前,你们倾巢而出,尚且奈何不了我,如今,变成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就能杀我了?”

角龙长老冷笑。

“苍龙七宿,如今还剩几位?”黑焱老祖反问了一句。

角龙长老神色一黯。

苍龙七宿,角、亢、氐、房、心、尾、箕。

角龙长老,隶属七宿第一宿‘角宿’。

是七宿中,攻击力最为卓著的一脉。

其他六宿,也各有擅长,实力强劲。

七宿又称七脉。

七脉合一,便构成了当年那个纵横上域无敌的苍龙宫。

后来。

苍龙宫遭遇大劫,七宿强者战死无数,流落到万界的,十不存一。

即便如此,在当时黑焱老祖等强者的围杀下,最后一点火种力量,也随风而逝。

“如果本老祖没看错,活着的,怕是一个都没有了吧,哪怕是你,看起来风轻云淡,实际上,也早已油尽灯枯,如今,不过是一缕意识残存而已!”

黑焱老祖戏谑道。

“当年,若非你们黑龙宫,联合洪荒仙域其他大势力合围我苍龙宫,鹿死谁手,尚未可知!”角龙长老声音冰冷。

“千金难买早知道,万金难求后悔药,这世上,没有如果!”

黑焱森然道,“当年没能杀你们,让你们苟活至今,也该满足了。”

“呵呵……”

角龙长老不再辩驳,多言无益。

他看向赵放,悠然道:“记住他们,这将是你成长路上,最大的障碍!”

正在给铁牛疗伤的赵放,满头雾水。

这特么关我什么事,我就是一打酱油的啊。

“放心,这次,本老祖不会再给你们丝毫喘息的机会,你,还有苍龙宫的传人,都要死!”

黑焱老祖目光锁定赵放,恐怖杀意爆发。

“你还没这个资格。”

恢弘磅薄的声音,突兀在仙府世界内回荡。

黑焱老祖神情微动,难以置信:“箕龙?你还活着?”

没人回答他。

只有一股灰白旋风,蓦然而起,卷过仙府世界的四极,形成四个恐怖的漩涡,卷向正中的黑焱老祖等尸修大军。

“破!”

有尸修出手,欲要化解。

却被卷入漩涡中,伴随着一阵阵空间之力流转,尸修身影消失,仿佛不存在这个世界。

“该死!”

黑焱老祖踏前一步。

呼!

灰白漩涡蓦然挡在身前,让他无法前进半分。

“箕龙与尾龙的合击之术,空间大挪移?”

感受漩涡中充盈的空间之力后,黑焱老祖反而平静下来,望着角龙长老,“你刚才废话半天,是在分我心神?”

“黑焱,此次老夫不斩你,异日,你,连同你背后的黑龙宫,必然会被我苍龙宫传承者所灭!”

角龙声音冰冷,还带着几分悲凉。

“哈哈哈……”

闻言后的黑焱老祖不怒反喜,“看来,你们真的是山穷水尽了,为保全这个所谓的传承者,竟不惜消耗掉尾龙箕龙最后的一点意识力量。”

“加上上域被覆灭的心、房、氐三脉,你苍龙宫,还有什么力量,来与我黑龙宫抗衡?”

“至于他……”黑焱老祖目光扫向赵放,阴寒眸子露出彻骨的寒意,“他若敢出现在上域,本老祖保证,绝对让他活不过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