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 62、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徐莫庭抚过斑驳的纸张时,手指微微颤了下。她出了车祸,他耿耿于怀多年,原来,原来是这样。看着上面干枯的血迹,这么多的血,她当时伤得有多重?心不由紧了紧。

莫庭抬头望向对街的落地玻璃窗,她被她的朋友拉着,脸上是浅浅的笑,阳光照在她不施粉黛的素颜上,温润如玉。心像被什么灌满了,思念,迷恋,百般心疼。

幸而,一直做不到放弃,幸而从始至终剪不断想她,幸而他想再试一次,幸而,她要他。

莫庭注视了很久,然后将手中的东西放进汽车里,拔了车钥匙,关了车门,慢慢穿过街道。

周锦程的车开出两百多米,在红灯处停下,后视镜已经看不到那一家餐厅。

他看向前方斑马线上形形色-色的行人,神色淡漠。

一开始,他确实不乐见她跟徐莫庭在一起,撇开私人因素,徐家本就不适合她。宁宁不知道,比起李启山,徐家远远不干净得多,却万万没想到兜一圈两人仍旧在一起了。他也想过怎么让她跟徐莫庭分开,但始终狠不下心,毕竟宁宁跟他在一起,很开心。而徐家太子爷也并非等闲之辈,真要从中作梗,不见得能成功。几次公事上的协作,让他知道年仅二十五的徐莫庭作风能力行事都不在他之下,应该说青出于蓝,还是唯独徐莫庭少年老成,雷厉风行?

而他在意宁宁,对她势在必得,超乎他的想象。

原来徐家也有一颗痴情种。

当年徐成胜风流成性,拈花惹草,与她母亲藕断丝连,最终害她自杀身亡,父亲郁郁寡欢,徒留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在亲戚中周转过继。年少时寄人篱下的生活,艰辛的求学,锦程多少对徐家有些怀恨,但他心里也清楚,母亲自杀是因为她的懦弱,她不爱父亲,却也得不到爱的人,最后走了一条最自私的道路,而父亲承受不起这种情感的失败一蹶不振。

爱情是什么?他一直以来都只觉得是负累,是虚华而不真实的东西。

可宁宁喜欢他,而他希望她快乐,不管是出于愧疚还是别的什么,他希望她开心,即便,看着她对着他人欢颜,自己心里有些空落……

安宁一直在看时间,一刻钟了,不知道徐莫庭会不会等得不耐烦?蔷薇的手还拉着她,笑容满面地朝对面的姑娘说:“我家喵喵可是文武全才,进X大那是顶着理科状元的名头被恭迎而入的。”

安宁瞥了她一眼,她当年高考发挥不佳,离理科状元差了一长段距离。

“呵呵,是么。”对方也笑笑,抱着男友的手臂,对蔷薇说:“你们都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啊,我们大专毕业就工作了,不能比了噢,不过书读太多不会让人觉得很像书呆子吗?”

蔷薇友好的“呵”了一声,指着阿喵道:“你看过这么漂亮的书呆子吗?”

“……”

好吧,偶尔牺牲一下无可厚非,只要蔷薇开心,而且,薇薇好歹也是在捧她的,不能“不识抬举”。

对面两人面色复杂,女的心里介怀却是一时反驳不了,男的有些歉然,朝安宁点点头,后者自然是无所谓,只是道:“其实,人类基因里有六成以上外貌和智力是成正比的。”

她刚说完就感觉一直抓着她手的蔷薇一抖一抖的。安宁回想了一下自己说的话才惊觉貌似“反讽”了,见对面姑娘眯眼看着她,不禁有些无奈,果然对方说:“对了,李小姐,你昨天是跟你朋友走的,他是你男朋友吗?怎么今天没有陪你一起出来?”

蔷薇笑道:“阿喵她男朋友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阿猫阿狗能见着的。”

“呵呵,是这样啊。”

安宁听着两人表面亲如姐妹,实则冷若冰霜的一句接一句,觉得不能再逗留,正要开口辞行,场面突然安静了下来,见对面的人望着她后方,下意识回头,熟悉的身影正不急不缓走近,安宁眨了下眼,起身道:“你……你怎么过来了?是不是等太久了?”

莫庭站在她身边,他的角度有点背光,所以脸上的表情看不大清,但声音依然很温柔,“是太久了。走了吗?”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