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61、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两人都是初行男女之事,虽是急切莽撞生涩,但都得到了满足,那是一种相濡以沫的安定。

徐莫庭抱着她,一直平定不去内心的激荡,指尖缠入她的发丝,吻着她微湿的额头。

安宁睁开疲惫的眼,过烈的激情让她有些吃不消,不过一点都不后悔,只觉得很知足,侧身揽住他的脖子,蹭了蹭,轻声咕哝:“好困。”

莫庭心口一热,身体也随之火烫起来,忍不住再次靠过去。不过再心驰神往也不忍对女友在初夜当天再三索取。莫庭低头吻了吻她的嘴唇,然后伸手关了灯,在黑暗中柔声道:“睡吧。”

安宁“恩”了一声,渐渐闭上了眼。

等她再次醒来,身边的人已经不在了。房间里昏暗宁静,厚重的窗帘遮去一切光亮,只有床头柜上的液晶闹钟显示着时间。

安宁起身去浴室洗漱,玻璃台上摆放着整齐的毛巾和衣服,衬衫和线衣是他的。洗完澡穿好衣服,袖口有些长,所以不得不卷了两圈。走到楼下,徐莫庭正坐在客厅的餐桌前,开着笔记本电脑,见她下来,微笑着说:“我在煮粥,一会儿就可以喝了。”

“恩。”安宁走过去坐到他身边的位子上,神情慵懒迷糊,刚要趴在桌子上,便被他伸手托住了下颌,“桌面上凉。”

安宁直起身子,揉了揉眼睛,无意识地低喃:“还是有点累。”

徐莫庭笑着将手伸到她的颈项处揉捏,力道不轻不重,让她舒服地叹了一声。徐莫庭看着她穿着自己的衣服,襟口显露白皙的皮肤,心里又有些异样的蠢动,收回手,只迟疑两秒便轻声问道:“安宁,过完年,我们结婚吧?”

安宁一愣,脸唰地一下红了,虽然他以前也会隔三岔五提及到“结婚”的话题,但从未像现在这一次那样让她紧张,又想到昨夜两人的亲密行为,连耳根都红了。

“为什么……我……会不会太突然……我还没有毕业……”

莫庭已经拉住她的手,眼神温柔,“安宁,我不想再等两年,三年。我想跟你在一起,我想,你的想法跟我是一样的。我们彼此相爱,那么,结婚只是时间的问题。而我比较胆小,如果早一点,那张纸可以让我安心。你愿意吗?”

安宁红着脸,一下子应不下来,感觉像是私定终生。

“我……没有想过这么快……结婚。”以前她是连恋爱都没想过的,只想着陪妈妈一步一步走完。

对方为难无措的表情让他看了有些心疼,缓缓倾身向前搂住她的肩膀,安抚道:“对不起,是我太过急躁了。”

安宁心里愧疚,垂着头,靠在他胸口,“我喜欢你。”

“我知道。”

“我……我也爱你。”

“我知道。”

安宁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起,莫庭松开手笑道:“我去把粥盛出来。”

她走过去时铃声停了,手机上一共有四通未接来电,最新一通是蔷薇的,两通是父亲的,一通是周锦程的。安宁先回拨了蔷薇,对面一下就接起,爽朗的声音传过来,“阿喵啊,跟妹夫在哪呢?要不要出来啊?”

“要干嘛吗?”问清楚比较保险一点。

“昨天吃到一半你就走了,今天继续,嘿嘿,让妹夫也来。”

安宁不确定他今天的行程安排是怎样的,“我问问他。”

“哎哎,我知道妹夫是大忙人,但中饭总要吃的吧?”随即意味深长的一笑,“是不是有情况了?”

安宁一惊,不露声色,“什么情况?”

“别装了,坦白从宽。”蔷薇直乐:“昨天你看到妹夫就扑上去,这么热情,晚上肯定那啥啥啥了吧?”

“薇薇,你思想就不能健康一点!”安宁心虚批判。

蔷薇一顿,“我是说一起吃饭,看电影,手牵手——你想哪里去了?”

“……”

“跟徐莫庭这种人手牵手逛街,一定心潮澎湃吧,啊,多么遥不可及的人物啊!”

徐莫庭将电脑关了,走过来在她耳边悄声说:“我去车上拿点东西。”

安宁微微颔首,莫庭笑了一下,不干扰她打电话,转身出门了。

蔷薇心潮澎湃说了一通,见对面的人都没反应,不禁义愤填膺,“正说你男朋友呢,怎么这么不积极的?不会是……被遗弃了吧?”

“你才被遗弃了呢。”安宁哭笑不得,不想再跟她瞎扯,“蔷薇,如果等一下,呃,徐莫庭有时间,我们就过去,行么?”

“不行也只能这样了,我就是想让你跟妹夫出来亮亮相,镇压全场。跟你说吧,昨天我叫出来的那女的,我是一直看她不顺眼,丫高中一度抢我男朋友,回头又把自己标榜得美丽善良、闭月羞花,啊呸,我怀疑她是不是不照镜子的!只要你跟妹夫往那一站,她连棵喇叭花都算不上!撑死就是一雏菊,还是被暴过的。”

真毒啊,安宁汗颜,深深觉得蔷某人是太无聊了。挂上电话,徐莫庭刚好进来,手上拎着一袋东西。

安宁走过去帮忙,莫庭笑着递给她,“应该符合你的尺寸,等会儿出门的时候换上吧。”她穿他的衣服,总不舍得让别的人瞧去。

安宁惊讶地接过,走到餐桌前入座后,才拿出里面的东西看了看,更是不可思议了,“你怎么知道我穿衣服的尺寸?”

“手感。”

安宁瞪他,徐老大挺无辜的,“你的身材很标准,玲珑有致。我的眼光一向准。”最后那句有点一语双关。

安宁语塞,不过听他夸自己身材,很开心,放下袋子,接过他递过来的粥,闻到香味,才觉自己非常饿了,喝了一口,暖心暖胃,舒坦地直点头,“真香。”安宁喝完小半碗,才说:“我最近好像长胖了。”

徐莫庭微笑,柔声说:“不会,抱起来刚刚好。”

某人不由联想到限制级面画,脸上泛起红晕,咳了咳,振振有词道:“反正胖不胖,你以后都只能喜欢我了。”

徐莫庭脸上的笑意渐浓,深邃的眼睛里满是真挚的爱怜。安宁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索性埋首喝粥。

“不会的。”低柔的声音响起。

安宁没听清楚,抬起头看向他。莫庭轻笑,认真说:“不可能再有别人。”

在青春的年华里,在芸芸众生中,找到你爱的人,让她也爱你,这便是此生最大的幸福。

过了许久,安宁才低低地“恩”了一声。

两人吃完饭,出门已经将近十一点。安宁想到他今天就要回去,不免有些惆怅,但也知道不能任性,他本来就是比她还事情多的人,而且快年三十了,总要让他回去陪爸妈过年的。

车子平稳行驶,车厢里很安静,徐莫庭的右手在下面一直握着她的手。

今天外面的温度降到了零下,即使是正午,仍然有淡淡的雾霭在空气中弥漫,公路上车量不多。

安宁偏头看他,轻声开口,“你上高速的时候也开慢一点。”

感觉到左手上的力道稍稍紧了紧,安宁抿嘴笑了一下,再说:“我过完年就去看你养的猫咪。”

徐莫庭叹了一声,终于开口,声音很低很低,“真想跟你天天在一起。”

安宁脸红心跳,只因知道他说的不是甜言蜜语,而是真实的想法。

徐莫庭将车停稳在路旁,她的沃尔沃就在前面,安宁还没下车便看到昨天吃面的那家店里,蔷薇和一男一女坐在老位置上。

想到薇薇之前的电话,转头问驾驶座上的人,“你要不要见一下蔷薇他们?”说着指了指对面落地窗的一处。

“不了。你去车上拿钥匙吧,我等你。”

“噢。”哎,想也知道他是没兴趣的,下车后又迟疑地说:“那我过去跟蔷薇打一声招呼?”

莫庭笑着点了点头,“我等你。”

他说了两次“我等你”,安宁赧然。

徐莫庭看着她跑过街道,走上两级台阶,推门进了餐馆。他靠在椅背上,开了音响,柔和的音乐流淌而出。

这时有人敲了敲副驾驶座的玻璃窗,莫庭看到来人,慢慢按下车窗。

“跟你聊两句,可以吗?”

徐莫庭打开车门下车,双手插-入裤袋中,周锦程走到他这一侧,从对面的餐厅望过来,越野车半遮去两道高大的身影。

莫庭靠在车子上,淡淡道:“什么事?”

“我昨天看到她的车子停在这里。”周锦程笑了笑,说:“你来这边看宁宁?”

徐莫庭脸上没什么变化,“周先生有话可以直说。”

周锦程也不意外他的冷漠,将手上的一份牛皮纸递给他,沉吟片刻才慢慢说:“这里面有一本书,是宁宁的,我希望你能帮我还给她。她高中的时候出了一场车祸,书里面夹着一封信,她没来得及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