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56、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今天新更的是55,56两小章看文愉快~安宁担惊受怕两天,结果风平浪静。不禁怀疑徐莫庭是不是又在逗她?

第三天蔷薇一通电话把她招了出去,说是发现了她姐的踪迹。

出门的时候坐在门口晒太阳的老太太笑呵呵地说:“宁宁今天穿地这么漂亮是要去约会吗?”

安宁莞尔,“奶奶你想太多了,去见朋友而已。”说着转了一圈,“新毛衣,穿出来现一把。”

跟蔷薇在市区的一个公车牌处会合,远远看到熟悉的身影打着电话晃过来,“对不起,你打错了。我不认识他。你这女的咋这样啊,我都说了我不认识什么医生了!”越来越没耐心,也不晓得对面回了什么,已经走到的蔷薇揽住阿喵的肩膀一气呵成道:“妈的,我们还没起床呢,正忙着,他没空来接你电话!”

周围一圈等车的人都齐刷刷望过来,安宁淡定的一笑,境界这种东西……

蔷薇上下打量了一下阿喵,“姑娘,漂亮啊。”

“那是。”

据说傅大姐这两天住在临近市中心的一小区里,两人刚到大门口,就听到花坛旁边传来争吵声,安宁和蔷薇循声望去,就见一男一女在对骂,女的正是傅家大姐,“你以为我愿意跟你啊?!你赚的钱还没我多!”

那男的被说的面红耳赤,恼羞成怒,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就想冲上去要打巴掌,不过蔷薇比他动作快,冲过去从背后踹了他一脚,“我姐你也敢打!我踹不死你!”说完又加了两脚,打的过程中见周围看的人越来越多,“看什么看?!没见过群殴哪!”

“……”

那男的已经从地上挣扎起来,啐了一口脏话,“妈的!”一鼓作气就想扑上来打蔷薇,这时傅大姐从他身后猛踹了一脚!

这局势安宁也不知道该担心还是该笑,而那男的估计有点胆向怒边生了,撞开蔷薇,与傅家大姐搏斗起来,但毕竟是女人,大姐一下落了下风,场面有点不好收拾了,安宁看到小区铁门口放着一根木棍,略作思考——拿起来,也是从那男的后方,一棍下去。

所有人都看着她……而那男的也看了她最后一眼晕倒了。

也不知道是谁报了警,当那男的倒下时,警车到了现场。

然后,安宁生平第一次进了警察局。

二十多平方米的房间里,摆着几张长条凳,中间是一长形方桌。里面除了她们三人,还有其他两男一女。

“对不起啊姑娘,把你连累了。”傅大姐坐到安宁身边拍了拍她的手臂。

安宁笑笑,“就当是见见世面了。”

“呵,我就说你这姑娘有意思!”

站门口一直往外边张望的蔷薇回过来问:“不会真要把咱们拘留了吧?不就是打个架么!”

低着头的一男的抬起来看了眼蔷薇,“第一次进来啊?让人准备八百块钱吧。祈祷你打的那人不起诉你,否则坐牢都有可能!”

“不是吧?”蔷薇跟安宁对视一眼。

傅大姐这时倒是挺淡定的,“没事儿,我有后台!”说着就拨电话了。

安宁坐在原位,等地也有些无聊,拿出手机想看新闻,结果竟然上不去,泪奔,警察局的信号怎么比山区还差呢?退而求其次发短信,然而才发出去不到半分钟对方就电话过来了。

“怎么回事?”徐莫庭的声音不急不缓,跟平时没多大变化。

“呃,没事。”她先前发的是,“我打架了,在警察局,上不了网。”她想表达的重点是“警察局竟然上不了网!”毕竟这种公家部门……

“自己有受伤吗?”

“没有没有!”安宁完全没想让他担心,而且这也确实是小事情,所以才会跟他可有可无地说一下,算是报告“行程”。

莫庭略沉吟,“伤了别人?”

呃,相当不好意思,“伤了。”

对面停了两秒,“恩”了一声,“那没事。”

安宁望天花板,怎么感觉那么像……“助纣为虐”?

跟徐莫庭又聊了几句,对方也像是不担心了,挂断的时候傅家大姐正摔电话,“平时把自己吹地牛逼哄哄的,什么局长什么官员都认识,妈的,到头来谁都不认识,就认识一司机!窝囊废!”

蔷薇说:“要不咱出点钱算了。

傅大姐不同意,“干嘛出钱?错的又不是我们,是那小贱人不识好歹,没打得他满地找牙算便宜他了!再说了,出钱,那是助长社会不良风气。”

蔷薇苦笑,“那咋办?总不能真被拘留吧,有了污点出去不好找对象啊。”

安宁问:“要不我找人帮忙试试?”

傅大姐回头,“你警察局有认识的人?”

“也不算警察局……不过也是官员。”

安宁找的是周锦程,虽然心里是不大愿意的,但是蔷薇她们也在其中,自己的情绪就是其次了,而且当官的她能找的也就是周锦程。

对方问了详细的事情经过,安宁在说到自己把对方打晕时,手机那头的周锦程似乎笑了笑。

打电话的中途一男警员进来,说是要做笔录,谁先来,傅大姐自告奋勇上去了。

“你们是犯了什么事?”房间里那名不认识的女同志从她们进来开始就在打量她们。

蔷薇耸肩,“斗殴。”

“呵,不像。”

安宁歪头问:“那像什么?”

对方说:“知识分子。”

蔷薇笑出来,“姐有眼光!咱们正是未来的科学家。”

安宁默默扭头看墙角。

轮到安宁去做笔录时,周锦程过来了,一眼望到要找的人,他没有马上走上去,而是跟一位从里面办公室走出来的警局领导握手寒暄。

“原来是李书记的女儿。”

周锦程笑笑,“年纪小,不懂事。”

“其实周先生不来,我们也要放了,上头刚来电话,是徐家的人。你说我——哎,其实也就是一件小事儿,被打的那人医院里也来过电话说已经没大碍。我们这边走完程序,把该问的问完,她们就可以走了。”

周锦程点头,再次跟他握了手,“谢谢。”

走出警察局,傅大姐谢了周锦程,蔷薇跟安宁比了个手势,晚点联系,便与傅家大姐打车离开了。

安宁跟在周锦程后面走了一会儿,“今天的事谢谢你。”

锦程看了她一眼,说:“送你回家吧。”

安宁也不再多说什么,回到家洗了澡,出来时就听到电话在响,正是蔷薇,什么打招呼谦礼道谢都免了,直接进入正题:“你那舅舅挺厉害的么。”

“恩。”一边擦头发一边含糊应着。

“阿喵啊,我姐让我问你,你舅有对象了没?”

“咳咳!”

当晚是李启山惯例回家吃饭的日子,这时间他会找女儿聊聊。安宁下楼时就见到正进门的李启山,还有先前跟她一道回来的周锦程。心想,等会儿找奶奶出门散步。

坐在沙发上的老太太见孙女下来,起身过去牵了她的手,笑容慈祥,“饿了吗?奶奶今天特意陪着詹阿姨去市场买了许多菜,都是你爱吃的。”

“谢谢奶奶。”

李启山见老太太对女儿的宝贝状,摇头道:“她都多大了,您还当她孩子似的。”

老太太哪里在意这些,笑呵呵的,“我就这么一个孙女,我不疼她我疼谁。”

安宁随奶奶坐到沙发上,周锦程坐在离她不远的位子上,她和这位小舅一直不融洽,主要是以前的一些不愉快,但今天毕竟是他帮了忙的,安宁叫了一声“小舅”。对方微点头。李启山跟周锦程说了一会儿工作上的事情,才将注意力转到女儿身上,“过了年,你有什么打算吗?”

“想考博。”

这一说,让在座的所有人都朝她望过来,李奶奶也有些讶异,“怎么?宁宁还要继续读书吗?”

李启山说:“书读得多未必有用。”

安宁心中也是明白父亲肯定不会轻易答应的,正待开口,旁边的周锦程浅笑道:“宁宁这专业能读博倒是再好不过了,毕竟是理化科,学历是硬要求。”

安宁愣了愣,眼里有些不解。

李启山却明显不认同,“女孩子不需要太高的学历。”

老太太道:“宁宁想读就让她读吧。”

“先生,老太太,可以吃饭了。”詹阿姨从厨房里端出第一道菜,安宁起身去帮忙,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只是不大明白在这种事上周锦程怎么会帮她说话了?

用餐的时候老太太在讲佛理,李启山也不便再对女儿多说什么。

“能守信者,则家内安和,福气自然而至,非神之所授也。”老太太笑道:“佛家的道理,你们年纪轻的,都要悟几年才能懂得。”

安宁笑道:“奶奶,这是阿难说的吧?”

“对,对!”老太太惊讶之余,眉开眼笑地对孙女道:“人生活百岁,不解生灭法,不如生一日,而能了解之。”

“恩,奶奶,据说阿难是长得人神共愤的英俊潇洒噢。”

“……”

她把奶奶也冷了,看到对面的周锦程正望着她,有几分笑意,安宁咳了咳低头吃饭。

詹阿姨走过来对她说道:“宁宁,有人找。”

安宁应了声,心想,这时候谁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