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 第十三章 什么最珍贵54、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G市,到的时候是下午两点,安宁一直望着车窗外,一路沉默,而周锦程也是一门心思开车,并不寻找话题。

安宁拖着行李下车,环顾大宅四周,花园里多了一只大狗,此刻正虎视眈眈盯着她这位陌生来客。

她对小狗小猫是不怕,但这种大型犬无疑有几分危险,幸好用铁链栓着,安宁走地小心翼翼,身后边的人这时倒是笑了笑,“同它相处上一段时间就好了,它不难讨好。”

安宁是喜欢宠物,不过——再望了眼,还是太大只了。

大宅里首先迎出来的是奶奶的保姆詹阿姨,一见是她,兴奋地差点变了声,“宁宁!?”接着就激动地转头往里喊人,“老太太,宁宁回来了!”

李家奶奶虽然年过古稀,却依然健朗,披了棉大衣就跑出来,见着孙女差点喜极而泣,“我家宁宁总算来了,可想死奶奶了!”

安宁笑了,上去抱了抱老太太,“我也想您,奶奶。”

一老一小互诉了一通相思之情,老太太这才看到先前靠在门边上,此时笑着走过来的周锦程,立即招呼他,“锦程,过来见见我的宝贝孙女,一年不见是不是又变漂亮了许多!”

周锦程竟真的装作刚见面的样子,“你好,宁宁。”

安宁心说:这演的是哪出啊?惯例只是点了一下头。

晚上见了父亲,以及周锦程的姐姐,周兮,安宁对这位温婉的后妈没什么特别大的观感,不熟也不打算多交往。对父亲的问题虽是有问必答,但也是不热络。李启山也知道女儿对生母太过偏爱,对他有些生嫌隙,所以很多地方都迁就着,并不勉强。

当天吃完晚饭,安宁到厨房帮忙,詹阿姨私底下突然问她,“宁宁,先前是不是周先生接你回来的?”

“恩?”安宁正洗水果,没听清楚。

詹阿姨自顾自说:“前天周先生还在这里,特意开了车去X市,也没具体讲,只说去那儿处理些公务,我说呢,这大过年的有什么公务非得赶回去啊?原来是接我家宁宁去了,倒是有心了。”

安宁一愣。

出来时刚巧碰到要出门的周锦程,两人一对视,对方朝她微一点头。

安宁望着他的背影,心里不由想着,大人的心思还真是难懂。

拿着水果去奶奶的房间聊天,八点多上楼时看到周兮在她房间给她加棉被,安宁轻声道了谢,对方也是拘谨的,只笑笑出去了。

安宁叹了一声倒在床上,觉得自己像是坏人了。

郁闷了一会儿跳起来开电脑上网,一上线蔷薇的头像闪过来,“阿喵啊啊啊!你来G市了吧吧吧?!”

安宁:“恩。”

“太好了!后天出来陪我!”

蔷薇是G市人,当年大一安宁说到自己过年也要住G市时,蔷薇直感叹缘分啊缘分。

“我能先问一下是干嘛吗?”

“相亲。”

“啊?那我不去!”

“又不是让你相!我知道你有了妹夫这种国色天香,其他人那都是过眼云烟!可我还是单身啊单身……”

正看着蔷薇源源不断打“单身”过来,手机响了,安宁一看正是国色……咳,徐莫庭。

“到那边了?”低沉的男音,虽然已经很熟悉了,可每次听着都有点入迷,安宁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声控。

“恩。”之前跟他和妈妈发了短信,妈妈是必须的,而徐莫庭,当时也非常自然地报告了自己的行程。手指扯着桌上的流苏慢慢说:“我昨天给你寄了两个绣袋,里面是葛藤花,还有一些素馨花,香味很淡,但是应该还是可以醒酒的。”

“恩。”

“我特意挑了纯黑色的袋子,男生带在身上也不会太难看,而且如果要出去应酬,放在里衣就可以了。”

“知道了。”他的声音像是在她耳边,低声细语。

安宁耳朵一红,说:“你怎么不道声谢谢啊?”

对方微微笑了,“安宁,我们大恩不言谢。”

很久之后安宁都没明白,他是指此恩惠很大呢(可是两小袋子实在不算大恩惠啊),还是暗示她下一句“施恩莫图报”?

此时,X市。

徐莫庭正与几位甫回国的朋友在酒吧里喝酒。

一个稍显胖的男生走过来,将一杯酒推到徐莫庭面前。

高架座上坐着的人,深色系的风衣,黑色的头发永远干净清洁,一条腿曲着搭在脚架上,偏冷的形象……然而打电话时的神情却是耐心而柔情,他此时正微低头,手机放在台面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敲着。

那胖胖的男生坐到徐莫庭另一侧,“你小子,早知道就不叫你来了,你一来这里的美女都只盯着你打转了。”

徐莫庭拿起旁边的酒杯懒洋洋抿了一口,“差不多是要走了。”

“不是吧?这么早!”

徐莫庭抬手让他看了看表,意思是十点不算早了。

对方大叹,“我说你堂堂徐大少爷,有才有貌有钱,怎么这生活过得这么清心寡欲啊。”说着指了指他身后,莫庭回头望过去——卡座里坐着的女人,穿着红色吊带长裙,娇艳欲滴,正望着他的方向。

“莫庭,我这辈子最羡慕你的是什么你知道吗?女人缘!难得一见的美女,要不要过去打声招呼?”

徐莫庭一笑,“我对女人很挑剔的。”

“这水准还不够高啊?”

徐老大起身,将酒钱放在吧台上,“差远了。”

说完,离去。

有两人蹒跚着脚步过来,“徐莫庭走了?”

“恩。”

“你怎么放他走了啊?!他在美女在啊!”

“他是徐莫庭,我拦得住么。”

三人面面相觑。

这边徐老大开车回到公寓,手上拎着一份鳗鱼饭。

刚开房门,一团黑色的东西就跑过来,亲昵地绕在他的脚边,莫庭俯身将它抱起,小家伙舔了舔爪子,“喵喵”两声,柔顺异常。

徐莫庭带它带厨房的大理石台上,打开盒饭,黑色的小胖猫埋头就吃起来,莫庭伸手捏了捏它的耳朵。

“要不要带你去见妈咪?恩?”

小家伙竟然非常配合地抬起脑袋,看了眼主人,然后“喵”了一声。

徐莫庭一愣,笑了出来。

时间过了两天,且说李安宁,心境平和一点日子过起来也不算太遭,每天跟妈妈通电话,呃,还有徐莫庭。

这天早上跟奶奶去附近的公园练了半小时太极,回来时难得碰到还没出门在吃早餐的周兮。

“宁宁,吃早饭么?如果你今天没事情,陪阿姨去逛逛街吧?”

安宁想了想,摇头,“我有事情。”的确是有事情,约了蔷薇十点在一家咖啡座碰头。

当天见到蔷薇的时候,安宁觉得自己真不应该来蹚这趟浑水。

蔷薇的嘴角浮着意味深长的笑容,双瞳犀利,显示出特别的执着。

“为什么要装扮成同性恋啊?”安宁欲哭无泪。

“测试他的性取向。”

“……”

当时安宁是硬生生被拖进去的,当蔷薇走到那男的面前,说到“我是傅蔷薇,她是我爱人”的时候,让安宁差点仰天长啸。

对方一笑,“傅小姐是吗?请坐。”他看了眼安宁,“请问你叫——”

“我姓李。”没打算说名字,赶紧吃完了就撤,太丢脸了。

蔷薇却是兴致勃勃,因为是帅哥。

不过,10点,医院工作,11点,医院工作,12点,医院工作……蔷薇兴致平平了。

“我说大哥除了你的医院,咱能不能再说点别的啊?”

对方停下来,笑了笑,“行,你想说什么?”

“你先前说你是什么科的?”

“departmentofgynecology,中文就是妇科。”

蔷薇兴致全无了,想走人但也不能表现地太不客气,于是笑问:“你们医院处-女-膜修复多少钱?”

对方嘴角抽了一下,缓缓站起身,“抱歉,我想起来今天还有事要去一趟医院。”

等那可怜的人快步走出咖啡座,安宁才忍不住笑了,“你就不能找一个委婉一点的理由。”

蔷薇耸耸肩,“大凡委婉,攻击力都不大。你说一男的,妇科,我老娘也真是厚道!”说完挺伤感地摆摆手,忽然想到什么就问,“对了,你这次来G市,妹夫有没有表示啥?”

“什么?”安宁不动声色。

“就是不让你来或者很粘你啊之类的?有没有?”

安宁鄙视,“他很大方的好不?”不过,那来之前的两天……算是粘她吗?

蔷薇深沉摇头,“你要知道,越大仙的男人其实有些地方越魔鬼!他们寝室不是有一个人叫张齐吗?昨天在网上碰到我就问我你去哪儿了,他们老大都恶劣(空闲)到找他们打球了,具体原话是,‘妈的,老大那水平我们打得过吗吗吗!?一局输了就一个月工资啊啊啊!还让不让人活了!大嫂在哪里啊?!’”

安宁黑线。

蔷薇继续学张齐的口气说话,“我们老大从来没让人牵过手,从来没隔着几十来米就能分辨出走过来的女生是谁,还隔三差五准点来学校报道,丫的他去年就没上过超过十堂课,老大跟大嫂在一起那是纯良啊真纯良——我说这么多你明白吗?——大嫂不在我们很难过啊。还有,嘿嘿,能不能让大嫂帮我把钱要回来啊?”

安宁非常无力地问:“多少?”

蔷薇同情答:“六千。”

“……”徐老大,你也太狠心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