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52、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从包厢里出来,安宁快怨死了,“你怎么都不帮我?!”

前十分钟就在说完龙年生孩子之后,几位叔伯随口说到一个家族里的亲戚,常年驻留国外,这次回来是媳妇要生二胎什么的,安宁在感慨原来大人物平时喝茶聊天也是很平民的同时,因受身边的朋友毒害实在太深,完全没经大脑地就蹦出来一句,“常年在外国,怎么会有第二胎呢?”

……

全场寂静,三秒钟后,包厢里响起雷鸣般的笑声。

安宁当时真的是切肤体会到了什么叫“追悔莫及”,而旁边的人又是不动如山的见死不救,恨啊,而且,她敢发誓他也笑了!

最终是徐莫庭咳了一声,对长辈说还要带她出去走走,才得以获得解放。

莫庭轻笑,“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虚伪真虚伪,安宁懒得理他了。

徐莫庭这一边,他一贯是一个沉着冷静的人,但感情上毕竟是生手,这么一步步走过来也不是不紧张的,至少也是担心她会拒绝,很多地方很多时候他都担心。他已经绊过一跤,那种滋味不想再试一次。这一回,他会谨慎得多,只是,偶尔也会有点焦急。

“接下来去哪里?”出了大门,安宁问。

“随便逛逛吧。”他已经拉住她的手。

虽然她也经常会陪朋友或者妈妈出来逛街,但是,徐莫庭耶?逛街?感觉有点奇怪啊。

“怎么了?不愿意?”某人淡定地加罪名。

“我哪敢啊。”哀怨。

“没关系,等一下累了我可以背你。”徐莫庭适当的安慰一下。

安宁非常坚决,“才不要。”大街上人来人往,趴徐老大背上一定会引来不少人关注的。

在路过一条街道时,安宁突然想起网上看到过的一段有趣对话,遂提问身边的人,“你知道我们市最安全的是哪条街吗?”

“你左手边的这条。”

跟标准答案永远相去甚远。好吧,的确是她左手边的这一条,仅仅几百来米就驻扎了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在此处犯法,足不出户便可享受一条龙服务。

莫庭这时咳笑了一声,“其实,还是挺有意思的。”

安宁无力摆手,不用这么勉强的。

炫烂的街灯、热闹的人群,今年冬天比往年来得冷,却也多了一些暖心的东西。

两人走到广场时,徐莫庭接了通电话,听了两句后递给安宁,后者疑惑。

“张齐。”

安宁不解地接过,对方一上来就是:“嫂子,硫酸要用什么洗啊?!”

==!“你被人泼硫酸了?”

张齐黑线之后含糊道:“不小心泼到了一朋友,只是手上而已。”

安宁想了想,“有没有碳酸氢钠?就是小苏打。不要用水冲,用干净的毛巾擦掉,然后涂小苏打。如果严重,最好去一趟医院。”

“谢了,嫂子!”对方挂断之后,安宁把手机还给徐莫庭。在接上他投过来的视线时,不由心又是一跳,“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莫庭一低头,笑道:“没什么,只是,感觉很不错。”

安宁想不带这样撩拨人心的。

幸好表姐的短信即时救场,其实根本也算不上救场。

“耳闻你在约会,本人刚好也在市中心的肯德基里小饮果汁,要不要过来联络联络感情?”

估计是听她家妈妈说的。安宁很直接地回:“不要。”

表姐也干脆,马上电话过来了,“你当做-爱哪,不要?赶紧过来,饮料都点好了!”

安宁不由嘀咕,那你之前还问?看身边的人,而徐莫庭的直觉向来是敏锐到令人泪奔的。

“需要我见客吗?”

泪奔!说的她都成皮条客了?

“我表姐说话有点口无遮拦。”如果要过去,可要事先打好招呼,免得等会出什么岔子。

“不用担心,我一向爱屋及乌。”

“……”

好吧,当事人都如此“大度”了,她再穷磨蹭实在没必要,最终回了表姐,“就过来。”只希望表姐别太过火,她得瑟起来比毛毛和蔷薇还要让人无力招架,不过,徐老大这种人……她是不是担心错对象了?

那天见到表姐,完全出乎安宁的设想。

徐莫庭本来就是淡然自若的人,但表姐竟然也一本正经的。

“让你们这么大老远过来真是不好意思啊。”

莫庭微微一笑,泰然道:“没事,安宁的亲人自然是要见一下的。”

表姐很认真地问:“你们算是正式在谈恋爱吧?我们家宁宁各方面都是相当出色的,只是有时候有点迷糊,思想有些出格。”

“不会。”

意思是还挺喜欢的?

“那就好,以后还要请你多多关照我家宁宁了。”

“应该的。”

安宁真是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正琢磨着表姐什么时候改性了,一条短信进来,“啊啊啊啊!帅啊!!!你哪里搞来的极品?!那唇,那眼睛,那气韵!至爱福玻斯啊!!”

安宁差点把果汁喷出来,原来,一切都是假像啊假象,被骗了!

表姐这时朝表妹眨眨眼,“宁宁怎么都不说话?”

没什么好说的了……

结果就是一个诚挚托付,一个从容许诺,皮条客究竟是谁啊?

是夜,徐莫庭开车送她们回去,先绕了远路送表姐到家,后者下车时礼貌地说:“有机会再一起出来吃顿饭?”

“可以。”徐莫庭对女友的朋友亲人一向极好说话。

“那行,路上小心。”然后对自家表妹道:“宁宁,到了家给我个电话。”

“恩。”可以预见等会儿少不了一番闹腾。

终于,又恢复到两人,安宁想到一件事情,不知道该不该这时候说一下,踌躇再三还是决定早死早超生,“后天我可能就要去我爸那里了。”

对方“恩”了声,听不出什么情绪,安宁觉得自己先前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放松下来笑道:“那我们明年见了。”

没有回话,过了一会徐莫庭才问道,“明年你打算考博是吗?”

安宁也不意外他会知道,这件事情老早就是排在她的议程之内,继续在这边读书,留在X市的理由就多一条。

“恩。”说起来他英文应该很厉害,“你要帮我补课吗?”

“那倒没有。”

安宁瞪眼,徐莫庭慢慢说:“不过我可以牺牲一下。”

“恩?”

“X大升博一张国家级证书可以加10分。”

安宁更加糊涂了。

徐老大云淡风轻继续补充,“结婚证应该算是国家级证书。”

“……”

这、这算是求婚吗?

喂!

安宁脸上一烫,义正言辞道:“我要靠自己的实力!”才不走后门!其实,这也不能算后门吧?

“是么?”徐莫庭一点也不勉强,“那算了。”

安宁不由怀疑自己又被摆了一道。

莫非真如孟子说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可是,她压根没什么大事要做啊。

安宁不厚道地猜测,“你是不是也要考博?所以想找一个——”

对方悠悠打断她,“这种话说出来,你不怕天打雷劈?”

“……”说归说,干嘛还诅咒她啊。

车子在她家小区大门口的道上停了下来,徐莫庭转头注视她,安宁也下意识偏过头来。他笑了笑,伸出右臂揽住她的脖子,在她颈侧吻了下去,然后张嘴咬了她。

他的心像起航后便未靠过岸的锚,再次遇到她之后,他才意识到他以前有多么孤独,他要的岸一直在这里,他的自私已渗透进血液,他一定要她,别人都不行。

此时她的气息笼罩住他,让他有片刻的沉迷,相识至今,点滴支离的回忆拼凑成段,而几年前的一幕让他知道他暗恋的女生可以转身便将他遗忘——

“徐莫庭,今天放了学要不要去唱K?”

“不了,你们去吧,玩得开心点。”

等两名女生走开,前座的林文鑫转身过来,“人家女孩子鼓足勇气来约你,干嘛那么冷漠啊?”

徐莫庭翻了页手上的书本,意兴索然,“快末考了,还是多看点书吧。”

“我说老大,以你的能力就算不看书照样能进年级前三的,干嘛非得整那么辛苦,搞得我都不好意思出去玩了。”

莫庭只淡淡道:“这世界上没有东西是不付出努力就可以得到回报的。”

徐莫庭的同桌这时从试卷中抬起头来附和:“老大这话在理,中肯!”

林文鑫撇嘴,“你可知道咱们年级理科班的榜首吗?据说一半时间是在看闲书的。”

徐莫庭听到这一句,眼眸中微微一闪烁,有几分沉潜的眷恋,听着旁边的同学又聊了几句,他放下书,刚要起身就跟从后门进来的一名女生差点相撞。

“不好意思。”她退后一步,腼腆地笑了笑,“我找你们班班长,呃,你们的班主任让他去一下办公室。”

莫庭往后望了一眼,回头平淡道:“他不在。”

旁边一男生举手,“同学,我们班长去厕所了,他回来我帮你转达吧。”

“谢谢。”转身走的时候想到什么又回过来对徐莫庭道了声“谢谢”。

朦胧中,小心翼翼地揭开了蛰伏已久的思念,他再度俯首吻了上去。

安宁感觉嘴唇轻微的痛感,相信全世界的情侣中,她算是最悲壮的了。

“安宁,不要转身就忘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