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51、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当晚散步途中,表姐的盘问不外乎——“有没有照片有没有照片?!拿出来让我瞧瞧!”

安宁摇头外加小小蔑视了一下,“你就只会在意外表么。”

表姐笑了,“难不成还去关注内在美啊?!”

呃,徐老大的内在啊……

“究竟长啥样的,你好歹口述下也成啊。”表姐没啥耐心,“不会长得很寒碜吧?”

安宁瞪她,“你才寒碜呢!”

“我92,63,94那可是国际标准哪!”表姐怒了。安宁觉得再这么聊下去也不是办法,“总之是我喜欢的类型。”

表姐盯住她,须臾,“完了,媚眼含羞合,丹唇逐笑开——你发春了。”

安宁:“……”

扳回一城的表姐心情愉悦,嘴里不由哼道,“天上的星星……”忘词了,抬头,“参北斗啊!”

……

安宁好想回家。

最终是阿喵低头一路,表姐也没问到外貌,算是平局。

刚进家门手机就响起,一看上面显示的名字,跟客厅里在看电视的妈妈笑笑便跑房间了。

“晚饭吃了么?”低低的声音,很好听。安宁抱着手机平躺在床上,“恩,跟妈妈和阿姨她们出去吃的。”

“明天见一面,可以吗?”

“啊?这么快?”这完全是下意识的,毕竟今天下午才分开的嘛,不过问出来之后安宁就觉得疑似触礁了,果然对方淡淡道:“看来我所托非人了。”

所托非人?安宁黑线,徐老大你的说辞还真是……

“明天早上我要陪妈妈去超级市场买东西,下午才有空。”

“那就下午吧。”对方这时笑了,“安宁,我在看你的email。”

啊?啊!

记得末考完之后的两天无所事事,于是她在寝室里拿了许久没用的手绘板涂涂抹抹,速成了七八张人物图(徐莫庭本尊),非常有成就感地存进了自己的邮箱里,打算回家的时候再稍作修改……问题是她有发出去吗??

“你盗我邮箱?!”

徐莫庭此时此境也不免无声了一下,“我想应该是你发给我的。”

怎么可能?!她又不是头脑短路了,存草稿跟发送还是分得清楚的毛毛……动过她的电脑。

安宁死的心都有了。

如果安宁知道她发出去,呃,不对,是毛某人“代发”出去的邮件标题是:彼其之子,美无度(那个男子啊,美的没有限度),她可能会真的直接就抹脖子了。

“我……随便画画的。”

“恩。”

“你别当真。”

徐老大叹气。“明天你自己出来还是我去接你?”

“自己出来。”

停了一会儿,徐莫庭悠悠道:“安宁,你是在消极抵抗吗?”

被扼杀萌芽之后立即作出最积极的反应,“你那么忙作为你的女朋友当然要独立嘛。”

女朋友,虽然好像很久以前就是了,可这一刻从她口中如此自然地说出感觉又有些不同,徐莫庭很受用,相当受用。

“安宁。”低柔的声音从对面话筒中传来,被点名的人心律不由跳快了一拍。

一时间没有人开口,他也好似只是想叫她的名字,微妙的气流在彼此间流转,安宁觉得这样对心脏实在不好,于是速战速决道:“我要睡觉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明天见拜拜!”

非常干脆地收了线,李妈妈笑眯眯靠在门边,“电话打好了?”

安宁坐起来,“妈妈偷听。”

“我敲门了你没听见。”李妈妈撇清罪状,人已经走到床边,手捧住女儿的脸,“吾家有女初长成。”

安宁刚想回抱过去接下一句诗,李妈妈已经自行道出:“何时让我抱外孙?”

妈妈唷~你这也跳地太快了。

无从接起,倒头便睡。

隔天陪母亲大人逛超市采购,临近过年里面挂满了降价的牌子,安宁突然想到一个经典的段子,某某商品原价20现价19.99。说与妈妈听,李妈妈“恩”了一声,安宁想,果然妈妈吃过的盐比她吃过的饭还多,如此之淡定。走出数米,李妈妈突然停住脚步“噗”地一声笑出来,“这降了不是跟没降一样嘛!”

咳!她家妈妈一如既往的有爱啊。

刚走出日用品区,安宁突然停住了脚步,前面走过来的人正是周锦程,身边是一位落落大方的女人,挽着他的手臂。锦程自然也看到了她,也有点意外,走近的时候他跟安宁妈妈打了招呼,李妈妈对周锦程说不上好感坏感,但毕竟是相识的,“周先生陪女朋友逛超市?”

周锦程点头,浅笑道:“宁宁学校放假了吧?”

“……恩。”

安宁看到对面的女人对她友好地笑了笑,她也回以一笑。

“这是我外甥女。”周锦程对女友温和介绍,又转头向李妈妈说了一下女友的名字。

安宁觉得这种介绍其实没什么必要的吧?

对方朝李妈妈微笑,“您好。”

周锦程这时又将视线放到安宁脸上,像是不经意问道:“宁宁今年也是要回G市拜年的吧?我过两天倒是也要回一趟,可以跟我一道过去,你爸爸也放心一点。”

“呃,不用了。”虽然不大客气,但有些地方安宁并不想拐弯抹角,“谢谢,但是不用了。”

李妈妈笑着摸了摸女儿的头发,“这孩子,周先生,晚点我会送她过去,多谢你好意了。”

既然如此,周锦程也不再多说什么,又客套了两句,便道了再见。

比起以前,现在的周锦程似乎已经恢复该有的立场身分,像一位正真的“长辈”。

等他们走远,安宁想到一点,“妈妈要送我过去?”怎么也不会舍得让母亲大人开三小时的车送她过去的。

李妈妈答:“送你去车站嘛。”

安宁一愣,笑着抱住母亲大人的手臂,“妈妈真好!我帮你推车吧?”

-----------分割-----------

下午安宁去赴约,路程不算长,徐莫庭指名的地点打车过去二十分钟就到了,刚进大门,有两名女生正被服务员拦着,“不好意思小姐,我们这里是会员制的——”

“什么啊。”女学生有些恼,被人拦截这种事毕竟不光彩,“又不是皇家俱乐部……”

服务员苦笑,谦和地作解释:“真的很抱歉,我们的规定就是如此。”

……

当另一名服务生过来“服务”安宁时,安宁立即拿出包包里的卡递上去。

对方一笑:“李小姐是吗?请跟我来。”

从那两名女生旁边经过,感觉到有目光扫过来,安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心里想的是,怎么这年代连腐败都要设门槛了?

被领着上了楼,二楼是茶座,环境相当清雅幽静。

安宁是早到的,选了一个半开间的隐蔽卡座,摘下浅色围巾,“先给我一杯温水,谢谢。”

等的时候瞄到旁边的木架上陈列着许多书籍,连史记都有,拿来翻看,一翻翻到牧野之战,战略上的以少胜多,历史性的兴周灭商。安宁一直觉得这场战役商朝败阵很大原因不是战略上的失策,而是人员的组成,殷军(商朝的军队)史称是七十万大军,可大半是奴隶和战俘,而战俘和奴隶这种朝不保夕的存在,策反是尤其容易的——呃,这么说来,所谓的“以少胜多”又值得推敲了。

安宁喜欢历史,最主要的就是它有很多地方可以研磨,但又是固定的,不会再变更的。

电梯的开门声让她抬起头,里面走出来几个人,其中一人便是徐莫庭,安宁表情稍稍一顿,显然是没想他身边有其他的人,徐莫庭也是在同一时间看到了她,眼眸一闪又恢复平静。等衣装革履的人们拐进另一条过道里,安宁继续低头看血拼。

几分钟后,徐莫庭走了回来,目光一直未离开那道优美的身影。当感觉身边坐了人,安宁转过头对上他的视线,他笑了一下,“早来了?”

安宁脸上是“幽怨”的表情,“你有公事忙,干吗还叫我出来啊?”

“不算公事。”徐莫庭平常道:“我爸也在里面,等会见一下吧?”

“啊?”这下是真的懵了。

……

“我还没有准备好。”

莫庭上下打量了某人一下,“已经很好了。”

“……”

安宁心情真是百转千回,怎么喝个茶成见家长了。

当天安宁被带进某包厢,唯一的感触是那哪是见家长啊?简直是见家族嘛。

叔叔伯伯,然后,徐莫庭爸爸,安宁不得不承认自己小小惊讶了一下,她在电视上看到过,呃,要不要上去表示一下对对方政策的支持呢?

然还没等她发表什么,这位和煦大度的徐家大家长已经笑着对她说了第一句话,“小姑娘,久仰了。”

“……”这原本是她想说的。

安宁偏头看站在她身边的人,徐莫庭根本不救场的!

“安宁是吧,坐啊。”徐父指了指位子。

连名字都知道了?好吧,自我介绍也不用了。

安宁谨慎地落座。

然后,在几位长辈和蔼的巡礼询问下,她镇定地一一作答,与其说是镇定,还不如说是——她已经出离紧张。而安宁秀雅的外貌和温润的性情谈吐貌似都挺讨长辈喜欢的,所以总体来说,见家长算圆满的,甚至最后一位长辈还说了,“等明年毕了业就结婚吧,后一年是壬辰,生孩子也好。”

安宁囧,原来她结婚(假如)就是为了后年是龙年,生孩子好?

假期头一天,精彩的被陷害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