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 46、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那天同去火锅的只有毛毛,朝阳这段时间不晓得被什么刺激了,打算考博,每天忙进忙出不见踪影,蔷薇一小时前去医院了,起因想当然是在超市里,原本想跟那男的来一场“偶遇”,结果弱弱伸腿绊了他一下,使得他重重磕在了货物架上,血流不止,直接120了。

当天在毛毛满面红光敲响217的男生宿舍门之前,安宁不放心地提醒,“毛毛,你等会儿不能乱说话知道吗?也不能耍流氓。”

毛某人委屈,“有男的在不耍那多难受啊。”

虽然有点残酷但为了毛毛的名声安宁还是义正言辞道:“难受也要忍着。你看我,呃,面对徐莫庭不是照样坚定不移地把持住了么?”

毛毛猛地眼睛发光,“原来阿喵你其实也是一直想着要扑倒妹夫的,但就是辛苦地忍了下来?!”

内部会议怎么着都行了,“可以这么说吧。”刚说完门被人轻巧拉开,那人的手悠然地搭在门边上,嘴角带着淡淡的浅笑。“怎么到了不进来?”

安宁当即目定口呆,他怎么在门口?最主要是:他听到了?!

安宁被朦胧带进去的时候,里面除了张齐,老三,还有几名不认识的男生,以及徐程羽。

毛毛一下打入了内部,不过难得表现规矩。

除了——“你有女朋友了吗?没有啊,真可惜,我有心上人了。”“有什么好的□□可以推荐啊?”“……”

跟某毛同寝室的人失聪地转头看窗外。莫庭过来递给女友一杯温水,然后坐在了她旁边,“你们宿舍娱乐蛮丰富的?”

安宁幽怨地望他。

徐莫庭低头笑了笑,“饿了吗?”

安宁摇头,“冬天好像消化系统都变缓慢了。”看着在张罗锅子食材的老三和另一名男生,刚才她要帮忙,被强烈婉拒了,说是体力活就该是男人做的。不由瞄旁边跟她一样空闲的男人。

“怎么?”莫庭莞然。

“没,没什么。”这人明明对她挺知根究底的,好像想什么他都知道,却总是拐着弯让她支吾。安宁想,徐老大莫非是S?

那完了!

徐程羽过来跟堂哥借人,“老三忘了调料酱,我跟安宁出去买一下,就回来。”

莫庭倒也大方放行。“到近一点的那家,别跑去南门。”

“知道了。”程羽出来的时候不可思议地嘀咕,“堂哥竟然会啰嗦这种事。”

安宁说:“外面挺冷的,我一个人去也可以了,只要调料酱是吧?”

徐程羽笑道:“我其实是想去买冰淇淋。冰淇淋配火锅,绝配呐!”

安宁轻皱眉心:“冷热刺激太大,会得口腔癌的吧?”

“……”

两人刚到寝室楼下,就碰上了进来的高雪,对方看到她们,上来跟徐程羽打了招呼。

“我来找我男朋友。打电话又不听,不知道死哪去了。”高傲女似有若无望了眼安宁,低声问程羽,“你现在怎么老跟她混一起?”

“飞鸟择良木而栖么。”她是哪边儿有意思呆哪边儿。手机这时响起,徐程羽跟安宁点了下头走到一旁接通。

高雪难得屈就过来跟阿喵搭腔,“说真的你知道徐家是什么身份背景吗?”

安宁对这种场景是有些头疼的,不过还是友善道:“不怎么清楚。”

“我们高家跟徐家也算是世交。”高雪说着又望了她一眼,“徐莫庭的爸爸是美大地区的外交部副部长,而他爷爷——”

安宁等了会儿见她没打算再说下去,怎么总有人喜欢话讲一半的?

“你觉得你们会有结果吗?”

安宁想了想,“我曾经看到过一句话,恩……宿命论是那些缺乏意志力的弱者的借口。”说完又补充道:“好像是罗曼·罗兰说的。”

“……”

身后有人叫了安宁一声,正是徐莫庭,他拿着她的围巾走下来。

程羽正巧挂断电话走回来,疑惑地轻笑:“堂哥,还有什么吩咐吗?”

徐莫庭只是将紫色围巾递给女友,对徐程羽道:“你上去吧,我过去买。”

“跑腿的事情咱们女生做就行啦。”

“等你买来都可以散场了。”莫庭冷淡地实话实说。

“嘿,太过分了啊。”徐程羽不满,不过也不敢跟堂哥多抗议。“那安宁麻烦你帮我带一冰淇淋回来,谢了!我会记住冷热分开吃的。”

安宁应了声,于是就是莫名其妙跟着徐老大出门了,在经过高雪时,不由轻问身边的人,“那个,你不跟她打声招呼吗?”她一直在看着你噢。

莫庭皱眉,淡淡道:“不认识打什么招呼。”

不认识打什么招呼……

打什么招呼……

招呼……

徐程羽也听到了这句不轻不响的回话,不禁为自己同学掬一把同情泪,也不知阿雪怎么得罪他了?跟她堂哥作对,非死即伤啊,这人向来不会手下留情。

走出来时安宁忍不住好奇心,“你真的不认识她啊?”都说世交来着。

徐老大轻描淡写地开口:“无关紧要的人,认不认识有差别吗?”

“……”安宁承认,她有点开心,唔,罪过罪过,自己一定是扭曲了。

“晚风吹来,你耳边有一种无声的语言。它没有语调,可你一定听得见。它随着风儿,随着清新的空气,掀动着你精美的衬衫。它慢慢地梳理着你的黑发,那么耐心,悠缓。”

时间在大学的冬日小道上轻悄而温柔的流逝。在当日当时经过的人,看到的一幕是:一个漂亮的女生挽着男朋友的手臂,口中清朗地念着一首现代诗,表情还挺生动的,而旁边的英俊男友,嘴边带笑。

买完东西回去时,安宁一推开门就听到毛毛一句,“youknow?Iamjapanese!”

“……她平时在寝室里不这样的。”安宁试图给毛毛挽回一些形象,虽然事实是她在寝室里还要来劲,但显然现在做什么都是徒劳,因为里面已经炸开了锅。

总之,火锅之夜热闹非凡。

安宁当天无声无息吃了不少,反正,“原来嫂子寝室里经常看的是苍井空啊,哎,女生跟男生眼光就是有一些差别,我还是比较待见武藤兰。”“大嫂寝室真厉害啊,A-片都是白天观摩吗,学习学习!”等等,等等。

酒足饭饱之后安宁就想睡觉了,她的生物钟比较悲催。可是毛某人却还在兴头上,安宁无奈进卫生间洗了把脸清醒一下,刚抬头就见徐莫庭站在那儿,接着他一步步朝她走过来,她靠在洗手台边没有动。直到他的身体贴上她的背,安宁感觉自己微微一颤。他笑了一下,气息停留在她耳际。“我上次说要表白是吧?”

安宁深觉徐莫庭恶意起来真的很……恶意啊。

“不用,不用了,我了解你的心意。”安宁希望自己的心跳能快些平复。

“可是,我觉得需要再名正言顺一点。”他的手缓缓移上来,温柔地揽住她的腰。

这样还不够名正言顺吗?

安宁转身,却是一怔,他的眼睛里有太多的内容,一些沉甸甸的久远的东西,交织着坦白的情感。

他低下头,吻也已经顺势落下,修长的指尖滑入她的发中一下一下地梳理,安宁觉得头皮都酥麻了。轻叹一声,与他拥吻在一起,过了良久两人才气喘吁吁停下。

“安宁,我爱你。”他说地很慢,也很郑重。如果是书面的形式,她想,这五个字每一笔他都会勾勒地深刻,留在纸上,难以磨灭。

徐莫庭将她提抱起坐在干净的洗手台上,安宁下意识抱紧他的手臂,他勾起她的下巴,重新吻住她,这次比前一次要缠绵许多,时而轻含时而侵入,安宁当时想的是幸亏坐着,否则腿软地肯定站不稳了。

正当某人浑浑噩噩的时候,对方理性地收敛起,在她唇边徘徊了一会儿,将额头与之相抵,徐莫庭叹息道:“感觉真不错……”

门外过道上有人犹豫地敲门,“老大,如果你跟嫂子恩爱好了,我能不能进来上下厕所啊?”

安宁闻言脸上烧了起来,这下够名正言顺了。没敢扭头看他的表情,而跳下洗手台时脚下还是软了一软,莫庭出手扶住。“小心。”

“谢谢。”

徐莫庭笑道:“跟我不必这么客气。”

“……”

徐老大想到什么又靠过来说了一句,“安宁,如果你把持不住了,我不介意的。”

“……”听到了,真的听到了!安宁——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豁然转身,但因太激动,脚下一踉跄,局面就是往他身上扑了过去,下一秒便是老三的开门声,“不好意思,我真的憋不住了——啊!!!”

于是,当夜,李安宁在外的名声成了:嫂子果然有胆识!原来阿喵是S啊!果然人不可貌相,我们老大在感情方面还是很保守的啊原来。堂嫂我好崇拜你啊!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