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44、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一场篮球比赛,场上的人热情激昂,场下的人若有所思,气氛委实有些异于常规,安宁感叹她这辈子还没这么风光过,虽然没有到全场聚焦的地步,但三三两两的注视却是不间断的。相较于身边人的从容,她脑中的某根神经却有点受罪,而照目前的状况看,徐莫庭没有抽身的打算。

安宁不想遭遇什么不良事件扩大-波及面,正想找一理由即时撤退,结果下一秒钟蔷薇已经跑过来,高分贝的音量镇压全场,“妹夫,你无法想象我有多么想念你!”

安宁佩服自己,只是稍稍一怔,就稳住了。而徐莫庭的厉害之处在于随时随地都能保持稳妥诚然的风范,他朝蔷薇微点头,后者眉开眼笑:“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啊——”

“无缘对面不相识。”某道清幽的叹息声,李安宁也。

蔷薇嘻嘻一笑,靠过去低语:“吃醋了呀?”

“没有。”只是有点无力。

去而复返的毛毛手上拿着一瓶饮料,热切地递给徐莫庭。

“谢谢。”

“为您服务是我的荣耀!”

你们可以再猥琐一点吗?安宁叹气,幸好她一向有淡化肉麻言语的能力。

于是蔷薇毛毛热情健谈,徐莫庭神情宽容谦和,虽然大多时候后者都只是在听。当毛毛讲到场上的一名选手时,徐老大倒也开始有了点提问的兴趣:“他是本校升研的?”

毛毛:“不是。是北方人,大学是在那边念的,为人相当豪迈开朗,呵呵。”

对方的微微扬眉应该是有兴趣的意思?于是毛某人再接再厉爆□□,“小六第一次写情书给阿喵,阿喵回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哈哈,乐死我了!还有还有,第二次——”

“毛毛。”安宁不得不强硬地打断她,不带这么陷人于不义的,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家门不幸。

被指名的人不由噤声,阿喵发话,不敢公然不从。徐莫庭的表情倒是淡淡的,没什么特别变化,眼光也一直停留在场上的比赛上。

安宁将焦距移到他的脸上,莫庭缓缓偏头对上她,一笑:“夫人很受欢迎啊。”前者当场就镇定了。

这种一惊一乍一缓一紧的情绪还真是磨人。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不动声色,或者说杀人眼都不眨一下的……狠角色?

安宁考虑对手强劲,不值得冒险。幸而他的手机也在这时候响起,徐莫庭接听了一会儿,按断之后对她道:“我要回单位一趟。你呢?”

“我等蔷薇她们。”说地太快,差点咬到舌头。

有人淡笑:“也好。晚点我过来接你。”

什么接我?

“晚上要回家里吃饭,你不会忘了吧?”

你根本没说过好不好?不容反驳,对方已经轻抚了下她的白脸儿,潇洒退场。

这人绝对是死了也会心之所至上来鞭一下尸的狠角色啊。

安宁郁闷死了,不厚道地想,若要说招蜂引蝶,徐老大你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实力派吧。

这边徐莫庭拉开车门,嘴角舒缓,神情是万分的轻柔。

毛毛蔷薇见安宁面露古怪的深沉,之前退开两米远的,这时小心凑上来,在她一针溅血前先行卖乖:“阿喵啊——”

“生命很美好,但也是短暂的,死亡是少数几件只要躺下就能完成的事情之一。”

一滩血。

当天比赛物理系小胜,散场时有人跑过来跟安宁打招呼,正是小六也。

“这么快就要走了?要不要跟咱们一道去吃顿中饭?”说完勾住旁边蔷薇的肩:“蔷薇姐也一起来啊?”

蔷薇问:“敢情你请客?”

“嘿嘿,也可以,不过这次是班费出。”

毛毛向来是不吃白不吃的,“六儿啊,出手阔绰啊,走!”

安宁:“呃,快考试了,我还是回宿舍看书吧,拜。”

“……”

毛毛深深感叹人世间还真是一物降一物,想到自己的那段艰辛爱情之旅,对六儿猛然生出一股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惺惺相惜之感。

“六儿啊。”

“毛毛姐。”

“没了爱情,肉还是要的。”

“恩。”

蔷薇看着走远的两人,“这什么组合and情形啊?”

安宁回到寝室,泡了杯麦片正要看书,蔷薇从后面冲上来,“你怎么走那么快的?”

安宁想了想,“恩……腿长。”

蔷薇再度一口血。

待安宁进卫生间时,黑化的蔷薇拿起桌上的BB,“莫庭,我又想你了。”发出去之后隐隐觉得有种冒犯了神明的感觉。

过了一会儿短信进来了。“傅小姐是么?麻烦你带安宁出去吃一下中饭。”

神人啊!!

这天安宁被拉出去吃了大餐,那杯充当午饭的麦片被倒进了厕所。饭后蔷薇要了□□,回头找妹夫报账么。她现在是御用的免费陪吃人了。

从学校最高档的餐馆出来,安宁见旁边的人始终带着和谐的笑意。“你今天中了彩票吗?”

“差不多吧,‘福利’彩票。”

安宁摇头笑:“恭喜。”

“同喜同喜。”

“……”

没走两步巧遇老三,人家刚从一辆跑车上下来。望到安宁遥喊了声“嫂子”。

蔷薇已经快步上前,摸着那辆白色车的屁股,“真性感啊。原来还是个大少爷哪。”

老三看清来人,心下一惊,“是嫂子的朋友啊。”

“叫我薇薇吧。”露出招牌式的唯美猥琐笑容。

这时车上的另一名男生拎着两沃尔玛的袋子下来,“嗨,美女。”

老三赶紧阻止同学的愚昧搭讪:“我们还有事先走了。”按了车遥控,车灯闪了两闪,跟安宁扬了下手,“嫂子我走了。”

“恩。”哎,这称呼听着听着竟然也习惯了。

蔷薇看着走远的两人:“就算是直的,我也能把你们想弯了。”

“……”

到傍晚,“回家吃饭”的行程又临时取消了,虽然貌似是不应该的,但安宁确实是微弱地松了一口气。可惜道:“没关系,下一次吧。”

对面闻声只淡淡问:“你很开心?”

“恩……跟你打电话很开心。”佩服自己,睁眼说瞎话的能力如日中天……其实也不全算是睁眼说瞎话。

徐莫庭微微笑着:“真是遗憾,原本今天——”

什么?安宁屏息等了半天,差点断气,这人绝对是蓄意的,于是她不得不耻下问:“什么?”

“我好像还没有正式跟你表白过?”

什么什么啊?安宁淡定地脸红了。

他的口气略带惋惜:“等下一次吧。”

安宁下意识沉吟出声:“无事起波澜,非奸即盗。”

沉默,沉寂……

“安宁。”对面的人低柔地叫了她一声,“你是想我盗呢还是——”

安宁已经被自己脑补的某字震得魂飞魄散了,脱口而出:“徐莫庭,你太下流了。”

“……”清高的徐老大第一次被人华丽丽地骂了下流,恩,感觉不是太差。

进门的毛毛手指颤巍巍地直指某人:“汝,汝竟然说妹夫下流,多么清风朗月的一个人啊!阿喵是坏人——你听我解释!我不听我不听!——汝想做什么?以解释之名行不道德之事?!不要啊!”

这算不算是被迫害妄想症?安宁挂断电话眼见毛毛越来越凌乱,想要不要阻止一下。这时门被人不合时宜地推开,打断了毛某人自编自导自演的一场单人肉-欲戏。世界安静了,站在门口的十班班导崩溃了。

“恩……老师,她脚抽筋了。”

“……”

蔷薇的声音从楼梯口传来:“NND,跟一男人表白,丫回一句我有老婆了,但是也有女朋友。这是打击我呢还是鼓励我啊?”

安宁垂死挣扎:“……她不是我们寝室的。”严重的救助疲劳。

十班班导有气无力地说:“辛苦你了李同学。毛晓旭你跟我出来一下。”

当晚,迎接李安宁的还有另一桩吃力活,周锦程的电话让她走到楼下。一身西装革履的男人引人注目。老实说,安宁没有多少的精力以及能力跟这位长辈“打太极”,只希望“沟通”能速战速决。

锦程看见她走出来,表情如常,不热情也不疏离:“不介意陪我走走吧。”

安宁心里为难,口上也不再通融,“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他看着她,最后叹了一口气,“宁宁,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欢我,但我有我的立场。”

安宁轻轻一笑,有些乏:“你的立场是什么?利益么?可是,我曾几何时侵犯过你的利益了?其实,是你们一直在侵犯我的利益啊。”

周锦程不由深深地蹙眉。安宁知道自己的言语苛刻,她只是不想再蒙混过关,她只是……不喜欢他。

“没有其他事情我上去了。”

“安宁。”过了好一会儿锦程才开口,声音透着生硬:“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你。”

“那么,就别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