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43、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项目小组开会已经是longlongago的事了,可怜某男做实验一夫当关,安宁这个组长因为事务繁忙,从中没有出多少力实在是当之有愧。

这天刚到固定的小教室,依旧是她最后一个到场——徐莫庭应该比她更忙才对,怎么每次都那么准时的?

安宁过去跟E君和某男打了招呼,最后才弱弱跟首位的人道了句“早安”。

他淡淡应了一声。待落坐,E君俯身过来与安宁交头私语了几句,后者倒有几分神色顾盼,虎口上方的齿痕已经消退,但被他舔过的温热却仿佛还留着……安宁微吐一口气,稍稍正襟端坐,恩,不能感情用事。

徐莫庭支颌的样子很有感染力,发表意见的时候平静而理性,但并不严苛。这类人很容易让人产生服从感。

到终场的时候,徐莫庭问了句,“还有什么问题?”

某男:“没了,我资料已经全部传给组长。后续整理就要麻烦阿喵仔了。”

安宁惭愧,“应该的。”

某男嘿嘿笑,身体不自觉倾近一些:“阿喵啊,我之后传给你的东西你有没有看啊?”

“什么?”

某男挤眉弄眼,示意大家心知肚明。

安宁想到那个标注“好东西”的文件夹,“呃,还没看。”

某男捶胸,“这种东西应该先看的么!”

“噢……”

两人“相谈甚欢”,一道冷淡的声音插-进来,“没事的人散场吧,李安宁你留一下。”

清场?

E君起身笑着跟安宁道再见。某男虽有不甘,但想想……实在不是对方对手,虽跟阿喵仔情比金坚,然而还是明哲保身重要。

于是E君前脚刚走,某男呐喊等等我,安宁感叹,这年代讲义气的人真的不多了。

两人中间再无阻碍,空气中仿佛有一些浮躁的颗粒笼罩着,安宁转身对上徐莫庭英俊的脸庞,他也在看着她,淡淡一笑,“坐过来一点,我看看你的手。”

安宁含糊其辞:“已经不疼了。”不过还是有些抱怨:“你干嘛咬那么重啊?”

“很重吗?”

这么一说,安宁很自然地走过去将手伸给他,“如果仔细看还是能看到印子的。”

“是我没有把握尺度。”他诚心道歉,然而眼中轻柔的笑意未减,也牵住了她的手。

有一些东西,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渗透进灵魂,再也抹煞不去。

跟徐莫庭走在校园里是什么感觉?恩……比逛超市还别扭。

无视路人的注目,安宁想到一事问道:“呃,莫庭,老三师兄是不是住院了?”

“恩。”

“我要不要去看看他啊?”道义上似乎是需要的。

结果旁边人淡然道,“不用了,我去过了。”

“……”有什么含义吗?

路过球场时,看到蔷薇跟毛毛在给自己班的几名男生加油。安宁远远望到同班级的一位男生跳起身投篮。出手偏了,不过当时一阵风吹过,将球带进了篮里……场上静默五秒钟,直到蔷薇一句:“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咱学物理的!”

“……”

毛毛看到他们,猛地朝这边招手,一脸笑容。“妹夫!”

安宁:“……”

阿毛已经下一秒冲上来:“妹夫,您今天也在学校啊!”说完才像是发现了旁边的人,一跳,“阿喵,你也在啊?!”

安宁:“你可以继续当我不存在的……”

毛毛笑眯眯地,看着面前站着的两人,那样的身高气韵,恰当地犹如一幅画。

“妹夫,要不要来看下我们班级的比赛?”毛毛轻快地问道,“说起来,里面六号一直在追我们家阿喵啊,当然,也一直未遂。”

徐莫庭微沉吟,最后笑道:“好啊。”

安宁:“……”

-----------------下面是婚后小剧场分割线-----------------

Adoré1、蜜月之利马篇

清早,淡灰色的烟雨笼罩着整个利马,伴随着飘飘渺渺的大教堂钟声,与深紫色的天空一起为这个城市披上了一件优雅华丽的外衣。

作为举世闻名的无雨之都,利马今天居然下起了雨,虽然只是淅沥的细雨,但也是件怪事了。

那几个用纸板盖房子的邻居今晚恐怕要吃苦头了,这般想着,Gouvinho紧了紧身上的斗篷外套,看着空荡荡的武装广场轻叹了口气,今天怕是生意也少了。

低声祈祷着在胸前画了个十字,正无奈地等待着,一个急匆匆跑过广场的女人引起了他的注意。

抱着一丝希望,Gouvinho卖力地大声叫卖:“新鲜的羊奶呦,还有热腾腾的炸鱼!”

突然的声音很明显吓了她一跳,安宁停下脚步,有些迟疑地看过去。

漆黑的发色和眼眸清楚地告诉Gouvinho,她不是西方人,他有些焦急,自己用的是西班牙语,不知道她听不听得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