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42、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安宁改喝柠檬水,而安全起见保持但笑不语状态,其实本来她也是来得莫名其妙,心中不免盘算着等差不多的时候便告退。而一直面色冷沉的高傲女生,这时倒笑道:“李安宁,徐莫庭都不陪你出来逛街吗?”

徐程羽一向会察言观色。“众所周知我堂哥是忙人么,哪来的时间逛街啊姐姐?”

高雪瞪了多嘴之人一眼。程羽心里好笑,这女人对她堂哥有非分之想,却又不敢表示,到头来拉了一个二十四孝的男人当男朋友,嘿,原来心里还一直没放弃呐。

不经意地瞥了眼一旁的安宁,脸上依旧是若无其事的表情,淡然轻柔地令人心服,就是不知道是真的平心静气,还是表面敷衍功夫了得了。

“不过,某些方面我堂哥的确不如阿雪男朋友,给女朋友端茶送水的事情肯定不会做。”程羽算是客观评定。

高雪一听,心中微感喜悦。目光定在对面人身上,不否认她想看李安宁的反应,而后者只轻“嗯”了一声……赞同的语气。

“……”徐程羽心中叹息,这水平高的。

亮子翻着菜单笑道:“这里的糕点竟然要一百块一盘,这价定的,我还当我在欧洲咧。”

徐程羽:“大少爷还差这点钱。”

亮子:“为人要节俭。不过说真的,太廉价的也不成,当年我买过一条廉价内裤,小爷我第一次进超市买内裤啊,隔天要去攀岩,特意选了一款大红色想图一吉利,结果当天下大雨,全身湿了,没想到内裤褪色,啧啧,浅色的长裤上就渗出一丝一缕的血水来,当时跟我一道去的那几位哥们表情是相当的复杂啊。”

高雪“噗”一声笑出来,“你就逗吧。”

“咱不是想让美女开心嘛,自报家丑也甘愿。”说完望了一眼李安宁,见她神情依然漫不经心的,不由有点气馁,还真邪门了。

亮子确实是有些心理矛盾,虽然知道她是徐莫庭的女朋友,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况且,据说徐莫庭跟她感情不甚热络。

等程羽走开,亮子突然来到她身边:“晚点有时间吗——”

而安宁这厢,在望到隔壁卡座里的人时“惊悚”的感觉一直在加剧……不会这么不幸吧?

亮子见听者无心,也察觉到异样,敲了敲桌面,“怎么了?”

之前一直在跟男朋友说事的高雪也将目光移了过来,先是看了安宁一眼,随即视线转向隔壁,几位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士,一目了然的高层人员,其中一人对服务员抬了抬手。“给旁边桌上一份天福的普洱。”

高雪忽扯了一下嘴角,看回李安宁的眼神略带了丝鄙夷。

徐程羽从洗手间回来时,服务员正在上普洱,“哟,谁点的啊?头牌都上了。”

高雪笑了笑:“应该是李安宁认识的人吧?”

安宁……但笑不语,虽然心里已是暗叹连连。

徐程羽顺着高雪的视线往某一处望去。“嗬。”

亮子感叹,“果然有美女在就是好处多啊。”

高雪男友也颇赞同,而安宁淡定地对着为她斟好茶的服务员道了声谢,端起来抿了两口,唔,刚才喝太多凉水了,暖暖胃。

高雪:“李安宁,你不去跟那名慷慨者道声谢吗?”

安宁疑惑,为什么要?而且他们在谈正事,打扰不太好吧?

一直不怎么说话的那名女生这时娇俏道:“我果然还是比较欣赏比我大许多的男士啊。”

“咳!”某喵差点一口茶喷出来。

亮子:“你没事吧?”

安宁摆手,拿纸巾擦了下嘴角,掩饰某种想要扭头的冲动。

高雪对娇俏女本来就有一些嫌恶,这会儿一双一起讨厌了,口中嘀咕,“这年代还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了——看不顺眼。”

安宁转回头,“恩……圣经上也说,‘愚昧人喜爱愚昧,亵慢人喜欢亵慢’。”

“……”

>_

当天出来的时候,高雪叫男朋友去开车过来,问了程羽和娇俏女要不要送她们回去,唯独过滤掉中间的李安宁,态度有些……自暴自弃?

安宁倒完全无所谓,正要招计程车,程羽拉住她,“叫我哥来接吧?”

“啊?”原本云淡风轻的神态忽然有点儿起波动,“不用了,他很忙的。”最主要是昨天被他咬的那一口……心理影响甚大啊。

“忙,永远是男人的借口。”高雪目不斜视。

亮子奋勇自荐:“我送你回去吧,不过我的是机车。”

正要婉拒,一辆黑色车子停下来,“宁宁。”沉稳浑厚的声音喊了她一声。安宁沉吟,父亲大人不是走了吗?此刻端正坐在后座的人正是先前给女儿叫普洱的李启山。

“上来吧,我送你回去。”

“哦,爸爸……”

在众目睽睽下上了黑色轿车,哎,早知道就不捱到最终散场了。

车子匀速前进,安宁不露声色的垂头丧气让前面的霍大叔忍俊不禁,“宁宁,今天是跟朋友出来逛街么,怎么都没买东西啊?”

“恩……”

旁边的李启山道:“胃不好,就少喝点凉茶。”

安宁点头。

李启山又道:“今早锦程有去你那儿吗?”

“……恩。”挣扎了一下还是将一事表明,“爸爸,以后您能不能别让小舅来找我了?”

李启山有点意外,以前他这女儿偶尔会任性一下,但这些年已经乖巧的有些……过头。

“宁宁,你可能觉得爸爸在多管闲事,但是,我只希望你能够过得好一点。”李启山叹了口气:“你也知道你妈妈的胃癌,能活多久你应该是最清楚的——”

“爸爸,”安宁打断他,低下头看着毛线衣上沾了一滴茶渍的一角,“以前,我多么希望你给我哪怕是一点点的力量,可是现在,我很少想了,您知道为什么吗?”

李启山沉默不语。安宁淡淡答道:“爸爸,我没有怨恨过您跟妈妈离婚。可是,当妈妈晕倒了,我……没有力气,我拖不动她,我打您的电话,您的秘书说您没有空……我说妈妈晕倒了,她晕倒了,怎么叫也醒不来……你说,打120……呵,我好笨的,我当时怎么忘了还可以打120……”

李启山屡次想要开口,喉咙却像被堵住了,接不上一句话。

“爸爸,有的时候我挺恨您的,你对妈妈那么残忍,我知道你们没有了感情,但怎么能做到如此彻底?我曾经想,是不是因为我不够乖巧,所以你不要我了,也不要妈妈了。后来我想明白了,其实谁都没有错是不是?只是不爱了。”

“宁宁……”李启山发觉自己的声音异常干涩。

“我只是想坦白——你的女儿现在并不需要那么多爱了。”安宁的眼睛终于有些湿润,“我没有怀疑过你对我的关心,但偶尔,我也会想对你说不。爸,我不要你给我安排的生活,那些东西只会让我更加排斥你。”

李启山用手抹了把脸,没能成功俺去脸上的疲惫与伤感。“宁宁,我很抱歉。”驰骋官场手握权势的男人,在此时竟然有些无法负荷亲生女儿的指责,只因她说的都是事实。

安宁摇了摇头,“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我现在过得很好,爸爸,如果妈妈走了,我依然只会留在这里。”

那天霍忠送她到楼下时,欲言又止,最后只摸了摸她的头发。安宁上楼,在家门口茫然地立了数分钟,才开门走进去。厨房里,妈妈正在熟练地把做好的菜装盘,转身看到女儿:“宁宁,回来得刚刚好,来,帮妈妈把最后一道菜端出去,咱就开饭。”

安宁上前端菜,又跑到厨房洗了手,“妈妈今天有买到衣服吗?”

“买了两件,不过是给我家女儿的,放在你床头,回头穿给妈妈看看。”

“噢……”安宁低头吃饭。

晚上试装,李妈妈感叹了N遍自己的眼光准啊准之后回房间歇息了。

毛毛线上找她:乃什么时候回来啊?

安宁:明天早上。有什么要带的吗?

毛毛:肉,肉!我已经一个多月没吃上肉了!

安宁:==!

毛毛:我最近都吞维C片了,说起来那药片做得可真大啊,每次吃都卡在喉咙里下不去。今天特意把药片掰成两半吃。结果,被卡了两次。

安宁:恩……要不掰成四瓣?

毛毛:……好主意!我怎么没想到啊!阿喵,要是没有你我可怎么办啊?!

安宁:……

阿喵隔天回学校,刚进宿舍门就被蔷薇的一声狼嚎吓了一跳。

“你最起码告诉我你是个gay我才会平衡点啊!”电话ING。

毛毛奔过来接肉,安宁轻声问:“她怎么了?”

毛毛:“玩儿。”

于是,听到蔷薇柔和了声音说着:“那你到底爱不爱我?”

安宁擦身而过时,电话那边传来更加柔和的男音:“我一天9块钱的伙食费,其中8块5毛都让你拿去买零食了,你说我爱不爱你?”

“……”安宁觉得自己回家两天,怎么回来有一种“天上一天地上十年”的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