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番外之旭日东升2(毛毛)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4、我最喜欢吃的是红烧牛肉面

毛毛现在成了勤勤恳恳的送菜工,每天早午晚三餐在自己享受完美食之后都不忘给苏洵带上一份,后者在这件事上很是为难,多次劝说无效,最终只能将伙食费交予她管理。

毛毛当时看着他拿出自己的工资卡给她,瞬间暴血,仿佛听到了婚礼进行曲……

看着她过分欢快地飘然离开,苏洵又忍不住摇头,但眼中却有几分笑意。

后来毛毛干脆买两份饭到办公室跟心上人一起慢慢慢慢地吃,以前都是蝗虫过境般的饮食速度,在面对苏洵慢条斯理的吃法时也不免慢了下来,

10班班导在旁边吃得呕心沥血。

后来他问苏洵是不是真看对眼了毛晓旭,苏洵当时竟然有些停顿,最终好像回了没有。

是啊,跟学生,怎么可能?

而且,她看起来也只是一时兴起,过段时间热情过了可能就不会再来缠他了。

毛毛:“你最喜欢吃牛肉,西红柿,最讨厌的是青椒和茄子。”

苏洵有些惊讶,因为她说对了,不免笑着问:“你怎么知道的?”

“我天天观察嘛,瞧我多关注你啊,感动不?”

“……”

“苏洵,我最喜欢吃的是红烧牛肉面,你要记得啊。”

毛毛缠了苏洵吃饭吃了一个月,这段期间她竟然瘦了5斤,天哪,这是怎样的一种一箭双雕啊?!

这天带了两份西红柿蛋炒面,幸福地推开办公室的门,结果看到苏洵旁边有人陪坐,毛毛心里一片哀乐声,眼睛一斜,看自己家班导似乎还没用餐,脸上一笑,已经蹦跶过去:“老师,我请你吃饭吧?”

10班班导第一反应是惊吓,然后看向跟张子燕吃盒饭的苏洵,对方也朝他们看来一眼,苏洵似乎微皱了下眉头,但并未说什么。

“老师啊,炒面凉了就不好吃了!”已经开动的毛某人催促牢头。

“呃,好,那个,毛同学,回头给你钱啊。”

毛毛摆手:“你那份是用苏洵的钱买的,你给他就成了。”

毛毛回到寝室就拉肚子了,呜哇,吃太快了!一个月慢速度下来,胃动力竟然跟不上了,太悲催了。

朝阳:“阿毛,你没事吧?”

毛毛:“我要死了,番茄太难吃了。”

朝阳翻白眼:“自做孽不可活。”

几天不见某人来送饭,苏洵突然觉得有些……没有食欲?很奇怪的症状。

去食堂时,刚进二楼大堂就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不是毛晓旭是谁?他竟然能第一眼就发现她……这也很奇怪,她并不显眼。

此时毛某人正跟几位同学吃饭,手上拿着一只烤鸡腿,坐她旁边的男生一边笑,也一边给她递纸巾。

不知道为什么苏洵看着这场景突然有点不想在食堂吃了,慢慢下楼时,心想着,她买的西红柿蛋炒面究竟是哪家餐厅买的?

当毛某人在一周之后又拎着美食出现在他办公室时苏洵不由小愣了下。

“真饿着饿,吃吧,我吃完了还得去打工。”

苏洵疑惑地看着她:“你最近缺钱吗?”

毛毛:“我老爸扣我零用钱!!太缺德了,不就是骂了他一句‘为老不尊’吗——你看着我干嘛?”

“你可以用我的卡。”他转开头打开食盒,其实一直想跟她说这事,也算是帮他买饭的“苦力费”。

“你的意思是……?”毛毛红心泛滥,YY值飙升到最高点!

饭吃到一半苏洵接到一通电话,挂断之后有些为难地问毛毛:“你明天能不能陪我去逛街?”

什么叫心花怒放,此时的毛某人就是最佳代言了,点头如捣蒜:“好啊好啊!”

“子燕想买点东西,我怕有人会注意,你——”

毛毛一愣:“没事没事,三P嘛。”

“……”什么意思?

当天的逛街原本一切安好,直到张子燕的太阳帽被吹掉。

充当鱼饵的毛晓旭这次是被踩地差点脚废掉,妈的,这什么世道嘛,她也是女人啊!不过也算不负所托,美女毫发未伤。果然出门要带上鱼饵吗?

正被一猪蹄踩得差点飚出英雄泪的阿毛,在一下秒被苏洵拉到了身后,毛毛的热泪终于飚了出来,猿臂猛地抱住前面人的小蛮腰,真是死了也甘愿啊!

后来苏洵在帮她擦手上的小伤口时说道:“以后你别挡前面了。”

“嘿嘿,我喜欢挡你前面。”

“……”苏洵说:“子燕她——你也不用太拼命,没关系的,其实本来你也不需要——”

“没事没事,照顾美女是应该的嘛。”毛毛大笑:“更何况咱爱屋及乌。”说完马上趁热打铁:“这周末陪我去唱K吧?”变相约会!哦也!

“……”

5、这年代好人难为啊

周末的KTV。

蔷薇朝阳:“为什么连我们也要来啊?”

毛毛淫-笑:“浑水好摸鱼嘛。”

苏洵进来时,毛毛已经正襟危坐,但两只眼睛闪闪发光简直可以媲美某大型肉食猫科动物。

“我来点歌。”朝阳跟蔷薇心照不宣的一秒钟眼神交流。

当熟悉的旋律响起时,毛毛一愣,她的倾国倾城……鉴于自己的嗓门实在不宜于此地展现风采,果断地把麦克风塞进了苏洵的手里,“你来吧!”

苏洵转头,想把麦克风给另一边的女生,即蔷薇,被回复曰:“我不会。”

无奈,苏洵只能拿起了麦克风,没想到他居然有一副醇厚略带磁性的嗓音,透过麦克风放大后在整个房间里回荡,颤得人心底□□难耐……

毛毛慢慢头脑发热神志不清,一曲结束后,已扑向苏洵准备给他献吻,然事出突然被茶几绊倒,为保持平衡她伸爪抓住其衣服。

很显然苏洵的衬衫也觉得太突然,于是,在其他人期待的目光中,“嗤啦”一声,毛毛攥着衬衫的碎片以平沙落雁之势趴倒,停在他腰上的手还乱摸一通。

苏洵猛地退后一步,当毛晓旭好不容易爬起来时,他已经穿好了西装外套,脸似乎有些红,然则没等毛毛回神,头也不回地走了。

毛毛灵魂归位的第一句话是:“我居然没有看到!”虽然摸到了。

毛毛:“别拦着我!我要去跳楼!”是的,没人拦她。

接下去两周,毛毛连面都没能见着苏洵一次,怎么逮都逮不着。

“难道本姑娘要失恋了?!”毛毛抱着寝室门嚎啕——主要是因为门上贴着陈冠希海报,YZM之后他就成毛毛偶像了。

蔷薇:“你们有过开始么?”

朝阳:“毛,还是算了吧,两个世界的人。”

“王子在地狱,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毛毛精神一振再度雄纠纠气昂昂地出发了。

这次她没去办公室堵,而是直接去网上下了苏洵的任课表。

这个星期五苏洵有一场考试要监考,考点是在2号楼112教室,其他课时教室都是至少四楼以上……偷窥无能……

当天毛毛抱着一个本子一只记号笔去了。

到了考场……的窗外,很有耐性地潜伏在草丛里,直到听见铃声响起众人开始考试为止。

努力在苏洵视线范围内出没——所以导致的结果是:考生经常看到一个脑袋在窗外移动,瞬间思绪混乱,做题无能……

终于,在小半节课之后,苏洵也注意到了在窗边探头探脑的毛毛。

毛毛大喜过望,举牌:【苏洵,今晚你没课吧,我有事想和你谈谈!】

苏洵微皱眉,本想不去理会,但又怕被学生看到了麻烦,想了想,低头撕了张白纸,写了两字,走过去给她:【没空。】

毛毛毫不气馁,低头写字,举牌:【没事,我可以等你到天荒地老!】

苏洵无奈,心里倒有几分好笑:“你到底想干嘛?”

“就聊聊,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嘿嘿,嘿嘿。”

苏洵听到这句不由皱了下眉。

“你先走吧,我在监考,这事下次再说。”

“为什么为什么?”

“我——对你没兴趣。”

“我对你有兴趣。”

这句话让他不禁有些耳热,想起被她扯破衣服,手滑过他下腹的温度……苏洵为自己的浮想联翩感到汗颜:“你到底想干嘛?”

“虽然我很想跟你这么无限循环下去,但是,咳咳,你的学生都在看你了。”

“……”

“说定啦,今晚7点,学校后门茶馆,3号包厢,我等你,不见不散。”

第二次被放鸽子,等了两个小时后,好吧,事不过三,做人要有始有终,也要有原则——然后毛毛被赶出了茶馆,十点打烊,此人已经拖了半个小时。

她出来时便见到从旁边一家旅馆出来的张子燕,被一名高龄大叔拖着……毛毛第一反应是:“嘿,美女,你没事吧?要不要帮忙?”

张子燕回头见是她,一阵慌乱,随即拉着旁边的人就走。

毛毛:“随便问问嘛,不要就算了。”

结果刚转身就听到救命声,她跑过去时就见那大叔甩了张子燕一巴掌,毛毛最见不得男的打女的,上去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但力气毕竟不及男人,被一掌挥开:“滚开!别多管闲事!”

毛毛见他又对张子燕对粗,也顾不得自己胃痉挛一鼓作气冲上去,心里想着:苏洵,你这次可一定得赔偿我大件的啊……

哎呀呀,流血了流血了,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喊这边在打架,一边晕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