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41、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晚上万变不离其宗地跟表姐聊天,然后聊到表姐的一位朋友,爱人失忆了又康复了……的伟大爱情故事,安宁有点被感动,于是很反射性地跟徐莫庭MSN,他的号是上周他短信过来的,没有一个中文字符解说,当时安宁还以为是什么暗号——艰辛破译之后回了一串解码过去。

片刻之后,对方问:什么?

安宁平衡了,遂大方回曰:达芬奇密码。

莫庭:……MSN。

安宁:啊?噢……

哎,跟不上神人思路啊。

此刻安宁并不确定他在不在线,但还是发了过去:“莫庭,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你失忆了,你还会记得我吗?”跟他相处久了,胆子也不免大了些许,有些玩笑也能自然而然地信手拈来。

对方居然在,且回复相当理智而客观:“既然是失忆,当然不会记得。”

安宁对这一离标准答案相去太远的回答不甚满意,谆谆善诱道:“恩……其实失忆中,比较常见的是解离性失忆症,这种病症通常是对个人身份的失忆,但对其他资讯的记忆却是完整的。”

对面的人很有耐性地回过来:“所以呢?”

“所以,你可能会记得我,却忘了自己。”

他并不反对:“很不错的观点。”

“谢谢。”说完,隐约觉得哪里不对,他似乎有点……纵容她啊?一切不寻常都是不正常的,安宁似有若无若隐若现转移话题:“你今天有来学校吗?”

“恩。”

“那你怎么都不来找我啊?”唔,恶人先告状了。

对面许久未回,第一次当恶人的人慢慢羞愧内疚紧张了,正想坦白从宽。电话不期而至,安宁一看正是当事人,小心接通:“你好。”

“安宁,我到你楼下了。”

安宁这次是真的跳了起来:“你不是在上网吗?”

“手机。”

呃……

安宁套上外套跑出房间,正在客厅织毛衣的李太太皱眉道:“匆匆忙忙地干嘛呢?”

“妈,我出去一下。”

“这么晚?”李太太抬头看钟:“都过八点了。”

“恩……饿了,我去王伯伯那里买烤地瓜。”

李太太笑道:“这么一说我也有点饿了,那帮妈也买一个回来。”

“……好的。”

买地瓜去的李安宁在跑到楼下时就见徐莫庭坐在花台边,两条修长的腿交错,路灯的光洒在他身上,清俊贵雅,果然是皇亲国戚啊……

安宁整理一下表情走过去。“嗨。”

莫庭轻轻拍左侧的位置示意她坐他身边。安宁若无其事坐下,她已经不会去问他怎么知道她家地址的,不过,“你怎么过来了?”

“你不是想见我。”缓缓道出。

徐老大,你绝对常胜。

“冷吗?”他问。

“还好。”竟然真不觉得冷,跑太快了。

“那陪我一会吧。”他的声音有些沙哑,神态流露几分倦意。

这一天,徐莫庭只是坐在花台边,轻靠着她的肩膀,闭目了十分钟。

最终安宁觉得肩膀有点酸了,轻咳一声,率先打破沉默:“莫庭?”

“恩?”

“我们去吃宵夜吧?”

“你请客?”

安宁在心里不厚道地想着:人家都是女朋友靠在男朋友肩上,人家都是男朋友请客……

徐莫庭:“没带钱?”

“……”

莫庭直起身子,安宁刚要起身就被他拉住,掌心相触,他将五指滑入她的指间紧紧相缠:“再陪我坐会儿。”

安宁小心征问:“莫庭,你是不是生气了?”

他突然笑了,交缠的手指使了使力,“怎么会呢?”

真的生气了!安宁心中波涛汹涌,据说,这种不动声色的低调高傲型男人,报复心极重啊!

“那,要不我亲你一下?”这是天音吧?!

莫庭轻笑,一时没有说话,过一会儿,他牵起她的手腕,拨弄着她右手上那串紫红色珠子,徐莫庭不露声色是很有些高深的,常常令安宁招架不住,而且某人前面又“口出狂言”,不免有些失据,所以未敢有所行动,任由他……指尖抚过留下些微温润酥麻,最后他拉起她的手,咬了一下……

于是难得的休息天,安宁却因为噩梦而七点多就惊醒了,其实也不能算是噩梦,就是小白兔梦到了大灰狼……坐起身望着窗外阳光灿烂,果然是梦啊,安宁擦汗,然后瞄到了手背上依然在的齿印。

“……”他来就是为了来咬她一口?

心事重重地换了衣服,洗漱完打开门出去,一瞬间,安宁愣了一下,沙发上坐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周锦程,呃,还有大阿姨。

客厅里的两人听到声响也回过头,大阿姨已经笑着起身:“宁宁,起来了!”

安宁咳了一声:“阿姨,我妈呢?”

“我来的时候就没见着了,大概去超级市场了,喏,在楼下碰到周先生,他说有事情找你妈妈,我就带他上来了。”

安宁不动声色地朝他微一颔首,对方的目光停留在她身上,脸上难得流露出几分笑意。

大阿姨越过她,轻拍了下她肩膀:“我去厨房给你盛粥,你跟周先生聊聊。”

安宁无奈,其实也不能怪阿姨,她只知道周锦程是父亲那边的人,详情并不清楚,而且当年父母离婚,两边家族也都算是明理之人,没有生太多仇怨。

至于她的那场意外,连母亲都不知情。

安宁走到离他最远的沙发边坐下,“小舅,您找妈妈有什么事么?”她希望自己表现地合宜一点。

“也没什么事情。只是——代你父亲过来探视一下你们。”他说的包容合理,神情也是直白无讳。

她多少已经学会了透过现象看本质,这个长辈也许在很多方面都胜人一筹,行为模式有据有理,但却也是无情冷酷的。安宁不否认对于周锦程自己的立场可能一开始就站得有些偏差。

而这一次意外碰头,隐约有点知道他的来意,想了想说:“我跟妈妈都挺好的。”

房子里很安静,只有厨房传来的些微声音。周锦程再次开口,却是换了另一话题。“你跟徐莫庭相处地如何?”

安宁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对她的感情如此在意,只轻声“恩”了一句,并不愿意多谈。

这边周锦程不疾不徐道:“安宁,你有没有想过,徐家的身份地位……能够接受单亲家庭吗?”

待了一会儿,她开口,语气自然、坦诚,“其实……周锦程,不管是什么事情,你都没有立场管我的。”

----------------------------分割线----------------------------

虽说讲的时候挺强韧的,然而,心里却不可否认因他的某一说辞而掀起了一丝波澜,下午跟妈妈逛街就有一些心神不宁的。

路过一家服装店时,心不在焉的某人瞄到两只贵宾犬隔着玻璃门对望着,眼露深情,呜呜低鸣,怜悯心一起,立即上前为它们拉开门,期待它们的相遇,结果是……一轮厮杀。安宁目瞪口呆,当时李太太已经到隔壁店去看鞋子了……来往的路人都笑出来,安宁丢脸死了,刚想装作若无其事走开,人群中有人叫了她一声。

“你也出来逛街啊?”程羽笑着走过来,手上拿着几袋衣服,旁边两位女生应该是她的同学。

安宁沉吟,她能不能装不认识啊?“恩。”

徐程羽不由“啧”了声,“大哥这人太缺德了,我每次约你,他都说你没空!”说完又有些点忌惮地左右看了一下,“我大哥他不在附近吧?”

安宁黑线:“不在。”

程羽击掌:“行,那一起去喝茶吧?”

安宁正要拒绝,李太太从旁边店里出来,一见女儿,扬声说了句,“宁宁,同学啊?那你跟她们去玩儿吧,你二姨在前面的银泰里,我过去找她——”

于是,安宁莫名其妙地坐在了茶餐厅里,跟着一个不熟悉的和两个不认识的人……喝茶。

安宁极少进茶馆,不过其余三人貌似是熟客,那位态度偏显傲慢的同学叫来服务员上茶,转头问安宁要喝什么,后者无所谓,对方笑了一下:“那就铁观音,这里的都挺高档的。”

“……”

徐程羽挂上电话说,“亮子他们也完了,这就过来。”于是又添了椅子,成了六人茶话会。其中一名男生是高傲君的男友,一到场就对她伺候地极其周全,端茶送水,服务员的工作几乎全包揽下来了。

安宁在旁边喝着,呃,高档的铁观音,心想,她到底是来干嘛的……

那名叫亮子的同学对安宁颇有些兴趣,一劲儿的插科打诨口沫横飞,直至高傲君一句,“你别想了,她是徐莫庭的女朋友。”才戛然而止,安宁感叹,还真的是……始皇既没,余威震于殊俗啊。

为纾缓气氛,安宁开口:“恩……其实,铁观音分四等,这里的应该算是最为差的,条索微卷,色泽稍带黄,形状也不甚匀整……”

“……”全场静默。

呃,好吧,她又冷场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