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第十章 不想伤害我就别伤害40、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天气预报说这几天会降温,结果昨天刚说,今天就降了7、8度,足足冻坏了一批人。

X大的校内论坛也开始吵得厉害,且一怒迁怒,诸多以前的不满纷纷浮上水面,好比,学校的澡堂热水时不时中断,好比,寝室里的网络极其不稳定。其中某同仁发的一贴最为精辟:“同学们别吵了,现在总比旧社会强。

有地方住不用吹西北风,宿舍冷了就多穿点!再不行让你娘给你寄床厚被子。

澡堂嘛,冷热水交替可以促进血液循环,凑和一下吧,反正病了医务室的药也不用花太多钱,虽说那开的感冒药从来没治好过人,不过大家年轻不怕,大不了就是肺炎。

断网了就去实验室或是学院的机房里上,而且又不是一直不能上去。

旧社会的人都那么活过来了,照样建立了新中国,我们这点算什么?!

忍过冬天就好了。”

毛毛沙发:“俺刚买的秋装怎么办啊?!”

毛某人在寝室里裹着床单义愤填膺:“这日子没法过了,不行,得迁徙了。”

“记得往南飞,别北上啊。”朝阳浏览着帖子提醒。其实近期X大论坛上最热门的不是社会版的这些现实问题,而是情感剧场的两贴,《江旭情人之我见》以及《新生代偶像徐莫庭身家背景之大讨论》……

某阳此时正在围观徐莫庭的身家背景,真是不得了,连“皇亲国戚”都出来了。

“阿喵,有好多女同胞打算勾引你家男人啊。”

安宁正在弄项目的事项,她这一周跟单位请了假,快到期末,需要复习和收尾的工作尤为多。“恩。”

毛毛淫-笑:“阿喵你在里面可是强大的话题人之一啊……也被攻击地很惨,呵呵。”

朝阳受不了毛毛不合时宜的笑声:“该不会这贴里阿喵跟妹夫相视而笑的那张照片是你放的吧?”

安宁霎时一口水喷在屏幕上。“什么照片?”

朝阳已经高效力地将网址转发给她,安宁犹豫了一下点了进去。

【挂牌】新生代偶像徐莫庭身家背景之大讨论

【回复本文】发信人:littlestar,信区:情感剧场

标题:【挂牌】新生代偶像徐莫庭身家背景之大讨论

贴子开头就是一张照片,徐莫庭本尊。但因为是远距离拍摄,所以稍显模糊。

随之是外交系老大的简单档案:

生日:乙丑年10月15日

身高目测:181cm

体重:67-68kg

主题:徐莫庭身份之大讨论

1F:LZ,等我成了徐夫人,我会回来告诉你真相的。

2F:楼上的你抢了我台词。

3F:1L我相信你已经实现你的目标了,除了那个“徐”字。

4F:3L,你真相了!

……

惯例地在一堆金牌银牌之后,才进入到正题,而慢慢地开始有人抱怨,既然是探讨当事人身份背景,奈何连张清晰的照片都没有?!

接着莫名其妙地帖子的走向迅速转向如何获取徐莫庭清晰无-码大头照,到第四页的时候甚至出现了悬赏。

安宁叹了口气,“毛毛,你不会是为了那个悬赏才把照片放上去的吧?”

毛毛嘿嘿笑:“有钱大家一起赚嘛。”

安宁粗略翻到第五页,一上来就看见了自己的照片,也一眼瞄到了发图人的ID:等待春天的小百合!

照片背景是在徐莫庭家门口,是在他拉住她说“我有事同你讲”的时候——相视而笑?她是笑了,可那是苦笑吧,还有,他哪有笑啊?表情还有些严肃。

旁边座的朝阳靠过去,手臂撑在安宁的椅背上看向屏幕:“啧啧,不是我说,你家男人还真是有型啊,只是随意一个pose,就把隔壁贴ps过的那张图给比下去了。”说完寓意深长地拍拍某人肩膀:“喵,现实社会竞争很激烈啊。”

果然照片下面的回复马上就上“真相”了:这女的我认识,物理系的么,一脚踏两船啊!

板凳:nani?!有了这么完美的男朋友还要红杏出墙?

地板:一入豪门深似海啊,偶尔出墙是需要啊。

地下室有人弱弱询问:你们说她脚踏两条船……有证据吗?我看这女生挺正气挺不错的。

只是这质疑立马淹没在口水和板砖里,“我还妖气横生呢!”

接下来就是大片的花痴男生,攻击女生,再一次印证情感剧场是女人的天下。

小百合:“筒子们,歪楼了!你们说这徐莫庭究竟是什么人啊?”

下一楼继续真相党:“据可靠消息得知,乃皇亲国戚也。”

于是继续口水四溅:“当今红色贵族里有姓徐的吗?”

“谁有国家高级干部名单的?罗列一下我们好对号入座啊。”

瞬间百度google一大片,帖子沸腾了……

“我强吧,一切都在掌控中!”毛毛怂恿安宁拉到下面,还有更为精彩的。然而当事人显然没多大兴趣了,关了浏览器。

毛毛颤抖地奔向朝阳:“kowai!阿喵再度耍流氓了!”

只是关了网页而已,已经产生“蝴蝶效应”了么?

这时蔷薇过来满柜子找吃的,未遂。“不行了,要饿死了,谁陪我去吃东西啊,顺带上课。”

安宁看时间也差不多,起身穿外套。毛毛原本不想去,但苦于再逃课可能会被当课,勉为其难只能迎风而上。

气温骤降,校园里出来活动的人都变少了。

去食堂吃中饭时,人也是稀稀朗朗,不过主要原因应该是已经过一点。

她们旁边桌坐着一名外籍学生,他起身时过来轻拍了一下安宁的肩膀,指指她盘里的煎饺,安宁不明所以,但还是将盘子往外挪了挪,他拿了一只饺子丢嘴里,说了句“Thankyou!”就走了。

……

朝阳:“这才是强人啊。”

毛毛:“哎,说起来咱家妹夫也太老实了,都没见过他跟阿喵牵手,这种速度什么时候能见血啊?”

蔷薇对此也颇感慨:“文质彬彬的男人就是太规矩了。”

安宁兀自□□。

当天实验完了出来时一直在沉吟的毛毛忽然惊叫一声:“啊!阿喵,你被调戏了?!”

“……”

“我想了好久,你看他为什么就只吃你的饺子,不吃我的面条啊?明显的么!”

朝阳:“你想太多了。”

某人叹气,她还以为终于能够沉冤得雪了……

------------------------------我是沉冤得雪分割线-------------------------------

安宁今天要回趟家,已有一个多月没回去,对于恋家的人来说堪称酷刑。跟朝阳她们分道,刚到学校后门,一辆棕绿色车子兜到她旁边,车窗摇下,是江旭,对方脸上流露出淡淡笑意,倒也像是偶遇。

他已经跨下车来,语气温和,这类人一般修养功夫十足:“安宁,对于那件事情,还是想亲自跟你说声抱歉。我已经告诫过那名女生,她应该不会再来找你麻烦。”

安宁“恩”了一声。见旁边有不少人望过来,当机立断,“师兄,你忙吧,我有事先走了。”

“我不忙。”他笑了一下,也拉住了她,“要去哪里?我送你一程。”

安宁婉约拒绝,江旭想了想,倒也不勉强:“那行。什么时候一起吃顿饭吧?叫上蔷薇。”对方是平常不过的征询,安宁也不大好意思再不给面子,只说:“我帮你问问薇薇。”

他放下手,“真的不需要我送你?”

“不用,谢谢。”安宁犹豫再三,最终还是说:“恩……师兄,其实棕绿色是不祥之色。”

“……”

当天坐上公车的时候老三发过来短信,先是寒暄几句,随即说道:“大嫂,我一刻钟前坐在老大的车里从后门出来。”

安宁:“……”

老三:“放心,我会替你保密的,而且老大也‘应该’没有看到你出墙。”

“…………”

老三:“顺便说一句,大嫂,我食物中毒,有空来医院看我啊!!”

安宁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一小时后回到家,李太太从菜场回来,一进门就见女儿一瘸一拐在倒水喝:“宁宁你脚怎么了?!”

“恩……在车上被人踩到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

总不能说是灵魂出窍吧,“妈妈,我帮你洗菜。”

“乖乖坐着去。下次记得,人家踩你你要狠狠踩回去!”

恩……她家妈妈很可爱啊。

晚饭时李太太倒是问到一事:“你爸跟你说工作的事了?”

“恩。”

“你自己有什么打算么?”

“妈说呢?”

“妈妈没什么特别要说的,你觉得对就去做,作为母亲,我只希望你过得幸福。”

“谢谢妈。”

李太太这时笑道:“那感情上有没有动静?照例我女儿长这么标致不可能无人问津的。”

“……谢谢妈。”

“你大阿姨也常常念叨你来着,说是要给你做媒,要不这周去见一位,不合适也没关系,就当多交一个朋友。”

安宁低头扒饭,咕哝道:“妈妈,我有交往的对象了。”

“恩?”

叹气,“我说我有交往的人了。”

李太太这回是惊讶了:“男的女的?!”

安宁深深地确认,她的妈妈果然很可爱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