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37、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37

隔天安宁上课,手机一上线,表姐逮着她就说故事:我这有一师姐,比我大两岁,博士生,刚结婚。我想说的是,我跟她的聊天让我倍受……感触。具体对话如下:

【表姐爱表妹:哇,这么早就结婚了,好幸福啊。(她老公如同……就是八戒样,不对,八戒尚且比他多几分仙气!)

博士博士我最美:快点结婚吧,我结一次婚赚了20万!你结婚应该也能赚到几万的。

表姐爱表妹抽搐倒下。】

表姐:我就琢磨不明白了,呵,20万,接着她说就等着生孩子了,生完孩子等着养大他or她,她越说我越崩溃,原来思想真的可以差那么远。

安宁: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表姐一愣:怎么,今天心情不好啊?

安宁:没有。

表姐:跟你讲一个笑话,“写下你最深爱的一个人伤你最深的话——某男答曰:你进去啦?”

安宁:姐,爸爸让我去G市工作。

表姐:没幽默感!不想去就别去么。

安宁低叹一声:站着说话不腰疼。

表姐半响回复:安宁,你好邪恶噢,站着□□不腰疼!

安宁想,她的确是有点跟上不表姐的幽默了。将手机放进衣兜里,瞄了眼此时站在实验室外的人。

傅蔷薇正贴着窗口:“教室里的人啊,不要为我的静站而悲伤,如果我在里面,你们一个也静不了。”

上面的教授已经满脸黑线,隐忍再三。

朝阳庆幸:“幸亏跟她不是同一寝室的。”

毛毛疑惑:“有差别吗?”

安宁又叹了一口气,举手道:“老师,我需要傅同学的配合。”

教授回头见是她,权衡利弊之后,朝外头喊了声:“傅蔷薇,进来吧,以后上课注意点!”

蔷薇进门一路握手过来,“谢谢,谢谢谢谢!”教授脸上红白交加。

“你干吗老是针对他啊?”朝阳等她过来不免问。

蔷薇说:“生活太无聊么。”

朝阳道:“我看你是太无聊了。别研二再当课啊,否则我都要替你丢脸了。”

“有阿喵在嘛。”

“这学期我做项目,免考两门。”

蔷薇一愣,立即趋步上前,“老师,您渴不渴?我给您泡杯茶吧?”

朝阳转头,“太猥琐了。”

安宁第三次叹息。早上接了一通电话就一直有些情绪低落。这天刚出实验楼又碰到这段时间频繁来找她麻烦的一名女生,是上回在公车站牌处碰到过一次的,此人对她不服气,于是莫名其妙地从追求江旭变成纠缠她,安宁不堪其扰。

此时路过的一名同学看到这一对立场景立刻停下了自行车跑过来,“学姐,你没事吧?”

正等着安宁VS不良少女的毛毛三人见到来者,眼睛猛地冒出意味深长的光泽,刘楚玉啊。

艺术学院阳光男生的自信并不能在喜欢的人面前发挥,一面在掩藏自己的紧张情绪,一面英雄救美。“我送你回去!”

“李安宁,你真厉害啊,这么快又多了一个姘头?”

刘楚玉皱眉头:“你是女孩子,讲话就不能好听一点?”

她哼笑:“我没让你听啊,你可以滚的!”

安宁第四次叹息,“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一步。”

女生上前一步抓住安宁的手臂,“喂,你别走啊!李安宁,你别以为找了外交系的徐莫庭就了不起了,他——”

安宁这时终于将目光移到对方的身上了,“他什么?”

清亮锐利的眼睛令某女不由一怔,竟不敢再造次。

安宁本来不想制造对峙场面,轻巧地拉下她的手,“别说他的是非。”

逆我者亡?“……”

毛毛有些同情地奉上金玉良言:“同学,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蔷薇揽住已经炮灰的刘楚玉胳膊:“山阴啊,来来来,跟姐姐说说,你最终到底是跟谁在一起了?”

先前从另一幢楼出来的老三,算是听了全过程,差点没笑喷出来,但因对嫂子的室友尚且心存余悸,不敢过来凑一脚,只用手机拍摄了这一幕,走出危险区时立即转发给了老大。

安宁这厢回寝室,刚到楼下就远远看见一辆车开过来,截住了她的路,车上的人开门下来,“宁宁。”

“霍叔叔。”安宁有些意外,他是父亲的司机,从她小学时就帮忙开车了,算得上熟悉,没想到是他来载她。

“好几年没见你了,都长这么标致了。”对方满脸笑容,“走吧,你爸爸说跟你通过电话了。”

安宁很想要临阵逃脱,“霍叔叔,我能不能明天再去啊?”

“你说呢。”霍大叔拉住她,“姑娘,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更何况我都过来了,你忍心让我空手而归的?”

“忍心。”

霍大叔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宁宁,怪不得周先生说你变了不少。”

这段行程说长不长,安宁一路看着风景过去,多少有些不情愿的姿态,霍大叔从后视镜里望她:“宁宁,你爸爸常提起你,你一直是他的骄傲。”

“恩。”

到饭店时,霍忠没再跟进去,安宁刚推门,服务员就将她领到了一张桌位前。

李启山年过五十,风采依旧,只是这几年多了些许白发,见女儿入座,示意服务员上菜。

“半年没跟爸爸见面了吧?”

“恩。”

李启山笑着给女儿斟茶,“最近很忙?”

“还好。”安宁乖巧地拿起茶杯慢慢喝着。

冷盘上来,李启山让服务员先上饭,嘴上已经说道:“今年又在龙泰实习?学生还是要以学业为重。这半年我对你太缺少关心,有什么事,你也都不再主动同我讲,锦程说你好像交了正式的男朋友。”

“爸爸,我觉得龙泰挺好的。”

“我没有说这单位不好,但是你没毕业,不用那么急着工作。”语气透着股不甚满意,“你妈妈是怎么想的?”

安宁低头,不想多说。

李启山也不勉强,他这个父亲也是做得心有余而力不足,只是对女儿毕竟有些坚持,“毕了业还是到爸爸那边发展吧?”

神情终于有些苦闷了,“爸,我不想离开这里。”

“宁宁,你没必要为一时的陪伴去换未来,你妈——”

“可是爸爸,”安宁轻声打断,“你的那种未来对我来说也是没有必要性的。”

李启山看着她,最终叹了口气,“有主见不是坏事。但是工作的事情别太早下定论,多一份考量,对你将来总不会有坏处。”

父亲已经难得的持不强硬态度,她也尽量配合,而父亲没有再问起“男朋友”的话题,只因他觉得无关紧要吧,其实,也好。

徐莫庭并不是她的什么人,他随时有离开的自由,而自己也应该没有陷得太深,所以也很好。

安宁揉了揉略疲倦的眼睛。

李启山又问了一些学习上的事情,安宁有一句没一句应着。跟父亲的晚餐一完,原想自己打车回学校,但父亲坚持送她。在宿舍楼下下车就霍然驻足。走廊的柱子边站着的人正是徐莫庭,而他在对上安宁的眼睛时已经手滑入裤袋慢慢走过来。

“这么晚。”语气里没有一丝因等待而产生的不耐。

安宁站在原地,面对徐莫庭似乎始终冷漠不起来,“恩……你可以打我电话的。”

“你手机没电了。”他笑了一下。

“咦?”安宁拿出手机查看,果然。

李启山也已下车,听到交谈的两句,有些明了,只朝他们微点头,没有多停留。

黑色的车子开出校门时,霍忠开口:“书记,他应该就是徐家的长孙了。”

“确实一表人才。”李启山笑道:“小孩子谈恋爱,作不得准。出了社会,现实问题一面对,能有几对功德圆满的。”

“倒也是。”

这边两人刚转到露天区,就有人扬声喊了一句,安宁回过头,不禁叹气,这人是在她身上装了跟踪器么?

女生已经主动跨上前,脸上挂着不可捉摸的笑意,“百闻不如一见啊,徐师兄。”

徐莫庭对不在意的人向来不会多看一眼,但因之前看过一个视频,而且看了三遍,所以对面前的女生有一点印象,不过语气冷淡,“有事?”

“我跟安宁是朋友,我以为之前她是跟某某出去玩儿来着,呵呵,没想到现在换成徐师兄了,有点惊讶而已。”

安宁碍于徐莫庭在场,不便发作,只是无来由地有几分不舒服。

莫庭却只是说了一句,“我爱她。”故而可以包容一切?

这一句赤-裸的表白,不仅那名女生,连安宁都是措手不及。一向讳莫如深,令人莫测的徐莫庭突然直白起来,效果十分震撼。

安宁的心砰砰狂跳,堪称……惨烈。来不及表达情绪,就已被徐莫庭带走,占有权可以对外明示,但是亲密行为他还不会大方到在闲杂人等面前表演。

等某人回神时,发现已在幽静的小道上。

“我……”安宁此刻竟有些无法矫正自己的目光,他的注视专注地让她觉得有些魅惑味道,丝丝入扣,波动心湖。

她那天说了什么最终自己也忘了,只记得月光朦朦胧胧地洒在他身上,也洒在自己身上。

他在吻她的时候总是低低地叫她的名字,他将温润的气息埋入她的颈项。

而有一点安宁不会知道,这个男人当时当刻略显深沉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