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33、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徐莫庭虽在外面呆过一段时间,外国人男欢女爱稀松平常,但他的骨子里对待感情却是传统而严谨的,也可以说是“从一而终”,他不习惯东张西望,于是认定了一样东西就不会再去多作改变,在他看来这种秉性没什么不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命轨迹,他只是习惯确认之后一路走到底。

将钥匙放在桌面上,抬眸看了一眼抓着门栏的人:“你打算一直站在门口?”

“没啊。”安宁一笑,将手放背后面慢慢走进来,呜……死定了!她刚才耍了流氓……会不会被报复啊?安宁到现在都还想不通自己怎么就熊熊扑过去主动吻了他,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定是脑抽了。

小心踏足,这是安宁第一次进入徐莫庭的住处,相当干净整洁,地上铺着奶白色的地毯,客厅正中间放着一个简易式活动书架,沙发是淡色系的,配着地毯非常简约大气,卧室跟厨房都是开放式,整体宽敞却并不空旷,一切都恰到好处……果然是一丝不苟的人吗?

回过神来时,看见站在床边的人正在脱去那件黑色开衫,安宁从瞠目结舌到沉湎酒色,呃,身材真好,皮肤也好……不对不对……“你、你脱衣服做什么?”

对方只皱了下眉头,“我不喜欢身上有油烟味。”说完已经拿出床沿的一件白衬衫套上。

垂泪,她不CJ(纯洁)……

谁知那边的人却轻声一笑:“你想我做什么?”

“没……”这绝对是发自肺腑的。

莫庭看着她,某人立即抖擞精神开腔:“你办公吧,我在旁边看书,不会打扰你的。”

徐莫庭确实没再搭理她,开了手提做正事了。

时针一秒一秒过去,两人的空间里,有种独特的静谧。

安宁先前在书架上随手拿了一本《国际政治》翻看,刚开始看得挺认真,过了大概一刻钟,觉得手上的这本书有些无趣,于是无所事事在暗光中观察他……徐莫庭在灯下的剪影煞是好看,拿笔写字的样子也是独树一帜明快有型。

安宁有些出神,拿起旁边的一支笔在废纸上涂画……

“你动什么?”他侧过头来。

“……我没动啊。”

徐莫庭莞尔,眼睑半掩,遮住一抹微芒:“那你在看什么?”

“……我没看啊。”严谨地低头翻了一页《国际政治》。

安宁感觉原本安静的空间里涌起一股流动的念力,等她抬起头来的时候,徐莫庭已经走到她面前,某人不由微愣,而他伸手过来……散开了她的发丝。

安宁强制镇定扯出一抹笑容:“公事做完了吗?”

莫庭只是看着她,手慢慢下滑,经过眼角,脸颊……当唇在下一秒印上她的嘴唇,莫庭感觉到她轻颤了一下。

他微敛眉,反复告诫自己,要慢慢来,在这个环节上出不得错,清楚对方不习惯太急切的感情,所以态度上一直有所保留,可他发现如今连不动声色都有些难度了,尤其她就在近在咫尺的地方。

“安宁,要不要吻我?”他抬起头,声音带着劝诱。

室内一片寂静,安宁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而徐莫庭这一边,握在手心中的发带有些紧。

安宁心一横,当时想的是:每次被强-吻很吃亏啊,而且……好吧,她的确又被色-诱了,一想通就伸手揽紧他脖子,直接将嘴唇贴了上去,因为起身起得太突然,脚下趔趄,结果就将他扑倒在了沙发上……俨然一副色-欲熏心?安宁面部烧红,而躺在下方的人一副任君欺压的模样。

刚要狼狈退开,可又想:反正都这样了,干脆来一个一不做二不休(怎么想过去的?)……

回忆起他吻她时的步骤,于是伸舌头舔了舔他微抿的嘴,身下人漆黑的眼睛望着她,手不着痕扶住她的腰,轻启唇,任由她深一步的侵犯……

……潮润温热的气息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心悸……

直至突然的开门声惊扰了沙发上的两人,正行不义之事的人晕乎地抬起头,下一刻差点摔下沙发,幸而徐莫庭敏捷地将她搂抱住,莫庭看到来人也是稍有讶异,随即平静自若地叫了一声。

妈?伯母……某人的惊愕难以平复……她刚刚是不是很饥渴地在侵犯她的儿子啊?

安宁埋在徐莫庭的颈项想就地闷死算了,而莫庭也没有放开她的意思,转头问母亲:“您怎么来了?”

徐女士已经收拾了表情,毕竟是见过世面的,只笑道:“给你送点吃的过来。有朋友在?”

安宁沉吟,就算再丢脸还是要礼貌打招呼啊……正想推开身边的人,结果对方不配合,依然抱着她,安宁疑惑地抬头,发现他也在看她,眼睛里面透露出一些色彩,直接坦然炽热。想当然地某人脸红了,而对方在她耳边说了一句,然后若无其事松开手,起身过去接了徐女士手上的一袋食物拿进厨房:“您一个人过来的?”

“恩。”女士笑着跟进来,安宁已经站起来轻唤了声“阿姨好”。什么叫“等会你可以继续……”啊?

“你好。”徐妈妈此时才明目张胆地将她从头到脚看了一遍,本不想吓坏人家,可忍不住问:“小姑娘跟莫庭是同学?”

“恩……”

“妈,茶还是纯净水?”

“我坐坐就走你别忙了,倒是怎么不给小姑娘倒一杯?”徐女士见安宁面前的茶几上空空如也。

安宁瞄了一眼先前徐莫庭递给她的茶杯(御用的),唔,被坑了?“恩……阿姨,我不渴,没关系。”

徐女士见她说话轻柔带怯,不免宽慰道:“不用紧张,跟阿姨聊天就当是在家里跟妈妈聊天一样。”

安宁点头,其实她是真没紧张,就是……尴尬啊。

徐女士对独生子的私人生活并不会多加干涉,一向持乐观态度,只是儿子交上女朋友,多少感觉这不算小事,以前在国外就是独来独往,她还劝说过如果有喜欢的女同学可以尝试着交往,结果他总说目前没这项打算,书一年一年读过去,当妈的是真有点担心自己这清高的儿子最终来一个“不婚”,多少担忧……

忍不住又对面前的姑娘仔细一番打量,长得确实舒心,他们这一辈人最相信看面相,鹅蛋脸,人中清晰,山根略浅,眼神清透,是最适合宜家宜居的,倒没想到自己儿子喜欢这种温婉型。

“你叫什么名字?”

安宁有问必答,报上姓名。

徐女士念了一遍,疑惑道:“这名字怎么有点耳熟?”

安宁承认自己的名字比较大众化。

徐莫庭这时静静说:“她的名字比较大众化。”

“……”不用这么直白吧?

徐妈妈也笑了:“什么时候过去阿姨家里吃个便饭?”

安宁求助地看向靠在洗手台边就不过来了的某人,对方接受到她的目光,帮忙答曰:“下个周末吧,她这段时间比较忙。”

“……”

徐女士颇感安慰:“你爸爸这段时间也是忙进忙出的,儿子带女朋友回家估计可以让他清闲上一天。”

安宁:“……”高干家都是这样“一意孤行”的吗?

离开时徐妈妈轻拢了拢她的长发笑着说:“六七岁之后还是头一回见莫庭这么粘人。”

粘人?

于是安宁望着翻着手边的资料跟同事打电话的某人……阿姨,您一定是搞错了。

过九点的时候徐莫庭开车送她回学校,在经过一家餐厅时转头问她:“要吃宵夜吗?”

而车已经停稳在停车道上,安宁:“……”

她今天一直有点无言以对,实在是之前被刺激到了,仔细想来虽然是她占优势,但好像又是被诱惑地去占的优势……最后还在那种情况下见了家长,虽然表面风平浪静,恩……事实好像也是风平浪静?

越想越不对劲,总觉得被坑了……

两人推门进去时,就碰到一位顾客在跟柜台处争执,安宁后来定睛一看才发现面熟,之所以会难得的一眼认出来,只因前不久脸上的伤疤便是拜这号人物所赐。

安宁从她背后经过时她刚巧退后过来,徐莫庭反应及时,将粗心的某人先一步拉回身边。

转过来的女生被面前的人吓了一跳,不由狠瞪了安宁一眼,随即像是认出了她是谁,刚皱了眉便又见站着她旁边的人,不知怎么一怔,最后只啐出一句:“要死了,真倒霉!”骂骂咧咧跨出了餐厅。

安宁不解:“见到我很倒霉吗?”

徐莫庭一笑,走到位子上坐下的时候问了一句,“认识的?”

安宁想了想,她其实并不擅长复述社会类事件,于是只说有过一面之缘。

莫庭也没兴趣对此多问,示意服务员,点了两份凉绿豆汤。

“晚上少吃一点。”

安宁看他,最后扭头看窗外的夜景,没错,是她想来吃宵夜的……

“不过你应该多吃一点。”

安宁扭回头。

对面高俊的某人挺认真地说道:“下次你要吻我的时候可以再有力一些。”

……这就是所谓的真正的耍流氓吗?安宁突然顿悟过来……她才是一直在被他耍流氓…吧?

这天某人饱饱地回到宿舍,蔷薇等人已经看完电影回来,嘴上一直在说着:“现在的男人好纯情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