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32、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看文愉快!

32

徐莫庭很少住宿舍,一来他外面的房子离工作地比较近,二来学校里也没什么重要事情,当然第二点是以前的,如今因为私事频繁“返校”已经习以为常。这天刚到就被闲来无事的兄弟邀去餐厅吃晚饭,他倒的确有点饿了。

老三一坐定便推了推徐老大的手臂:“莫庭,外语系的系花正在十米处的地方鲸吞你的背影。”

张齐“噗”一声喷出了嘴里的茶:“你就不能别在我喝东西的时候说这种话?!”顺着对方的视线望去,不免摇头,“这眼神还真是——告诉她咱们老大已经名草有主,请她自重一点吧。”

老三感叹:“可惜了这么一美女,怎么就不看我一眼呢,否则我立马从良!”

“呵,明显大嫂比她漂亮多了。”

徐莫庭颇受用这句对其“内人”的夸赞,但并不发表什么,有些东西自己清楚品茗就足矣。

张齐这时朝他笑道:“自从你在那什么比赛上露了下脸后,可谓名声噪起,这种麻烦事情也来了,该说幸呢还是不幸?”

徐莫庭只是微勾嘴角:“有人内疚就行了。”

此时正从宿舍里出来的某人连打了两个喷嚏。

毛毛笑道:“阿喵,有人在想你。”

安宁:“你想我?”

蔷薇“切”了声:“她想也只会是想男人。”

毛毛:“知己就是这样练成的。”

“……”

三人刚出寝室搂就碰上两位外国的留学生过来问路,毛毛挥退旁边两人,热情地上前指导,“gothisway,then,gothatway!”五分钟后对方两人五官扭曲,蔷薇为免越来越多人停下来围观,跨步上去说了两句,拉住阿毛便走,后者一路不服状:“他们就快明白了你打什么岔啊。”

走进餐厅蔷薇终于失去耐性:“不就是两个男的吗。”

“答对了!两男的,帅哥,而且还是外来品种!”

蔷薇哼哼唧唧:“那也叫帅?阿喵,你说帅不帅?”

正想事的人无所谓道:“恩,帅。”

毛毛仰天长笑。

“嫂子!”旁边有人喊来了一句,毛毛和蔷薇一同回头,只有某人目不斜视,直到蔷薇拉了下她衣角,安宁回身时便与卡座里的一人目光碰触,呃,好巧。

张齐已经起身过来,满脸笑容,口气熟稔:“你们也来这边吃饭啊,嫂子,要不要坐一起?”

安宁被这个称呼弄得着实尴尬,刚想说不用了,可身边两人动作上已经不支持,毛毛抢了一个靠窗的位子一屁股坐下,然后朝她猛招手。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唯一剩下的位子就是徐莫庭旁边,安宁过去落座后对他笑了笑。

他看她的神情自然,“这么晚才吃饭?”

“恩,下午有两个实验。”他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薄开衫,整个人英气逼人,还带几分清冷味。

莫庭察觉到她的观看,嘴角扬了一下,桌下的手拉住她的,慢慢牵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拇指轻轻摩挲着她的手背。

另一边的两男两女已经做完自我介绍,老三对着蔷薇左看右看:“嗨,美女,似乎有些面熟啊。”

张齐笑道:“她就是这届形象大使的季军,现在的名声可比冠军都要来得大!”

蔷薇谦虚:“高处不胜寒啊。”

“……”

老三恍然大悟,“你就是老大罩的那人?”随即颇有感慨地摇了摇头:“果然是嫂子娘家那边的人啊,太护短了!”

蔷薇并不介意此,反而相当引以为傲:“咱们家阿喵一向是人见人爱车见车载的。”

张齐狗腿道:“那是!刚有个普通级别的还想妄图窥伺老大,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我是绝对支持嫂子的!”

“行了。”莫庭不紧不慢地阻止,也有点警示意味。

张某人非常机灵地举手叫来服务员加菜,顺便转移话题:“对了,刚才嫂子在说谁长得帅?”

“……”这人是故意的吗?不过,身边的人好像并不在意,安宁觉得自己想多了,“恩……两名外国的留学生。”

毛毛:“外国人啊,壮士啊,肌肉啊,圆满啊!”然后对着张齐问道:“你也不差啊,有对象了吗?”

安宁默默扭头,蔷薇则是隐忍着某种冲动。

张齐答:“有了。”

毛毛一听已是有妇之夫,叹了口气,“君生我未生,君有我未有。”

老三笑不可抑,最后说:“怎么不问问我啊?”

毛毛说:“一看就知道没有么。”

老三说:“……,小姑娘——”

毛毛说:“我看上去很小吗?”

老三说:“好吧,大姑娘——”

毛毛说:“我看上去很大吗?”

老三说:“……流氓!”

“……”

毛毛刚要开口,安宁明智阻止:“你们吃完晚饭打算做什么?”阿毛的流氓三部曲是:“脱衣服,躺床上,腿张开。”她确定毛某人在任何场合都讲得出来。

“目前还没有节目,不过莫庭可能要忙公事,嫂子有什么建议吗?”张齐笑问。

没建议。安宁为难,开了头就要接下去,苦思冥想出来一个:“要不要去看电影?”

四道声音同意,只是徐莫庭旁若无人地低声对她说了句:“他们去吧,你陪我。”

安宁心一跳,但马上镇定下来,倒是看周围人贱贱的眼神,有些无力,最后不知怎么思维转到:与其自己尴尬还不如让别人尴尬,于是微一侧身吻了一下某人的嘴角:“好啊。”

“……”

后来张齐对徐莫庭直感慨:“你家那位还真是……爆发力十足啊!”

这边徐莫庭敲打笔记本电脑的手略一停顿,想到什么低垂的眼眸微闪烁,口上随意问道:“昨天的电影怎么样?”

张齐苦笑:“我只能说大嫂的朋友太强悍了,只不过我跟老三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只要电影里有两男的对视超过两秒钟她们就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