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第八章反客为主31、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安宁一直想问徐莫庭一件事,有关于那封信,可又怕这种事情表述地不恰当,她就玩完了。

理论上,她不记得有收到过他的疑似信件,但基于她记人薄弱这一点无法辩白,所以看起来也是符合逻辑:他给了,她忘了,然则,她收到别的人信通常都会回,即使是回一个对不起……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又找不到漏洞。

“灵魂归位啦!”女同事笑着拍了下正发呆的人,“安宁,实在对不住,今天业务部的人都走光了,所以不得不劳你陪我去替总老板接风洗尘了,没问题吧?我跟你们主任打过招呼了,明天放你大假。”

安宁是无所谓,算起来也是她赚到了。六点半,来到市区一家享富盛名的餐厅。老板姓贺,是香港人,四十刚出头,成熟稳重,讲话有理有据又不乏幽默,当时与座的还有他大陆这边的几位达官商友。

女同事敬了一圈酒后,安宁也陪着喝了不少饮料,在座的大人物都算开明,并不强求小姑娘喝酒,有高官还对女同事开玩笑说:“楚经理难得带小姑娘来,颇感欣慰,以前你们业务部的小张喝酒厉害啊,我见了他都怕。”

众人都笑了,当中途又有一位人士由服务员带领进来时,安宁目瞪口呆,当即挺了挺背,贺老板起身跟他握了下手,周锦程坐下时不免看了她一眼,但未说什么。

他显然跟这些人是熟悉的,有人替他斟上酒:“锦程,先前不是说跟高老先生在饭局吗?”

周锦程笑道:“也好久没见你们了,过来坐坐,怎么,不欢迎啊?”

“这话说的,周大外交官出场,咱们放礼炮还来不及呢。”

笑闹之余又有人问这边颇安静的阿喵,“小姑娘是在龙泰实习吧?我看着跟我女儿差不多大,二十岁到了吗?”

安宁不知道这算是夸还是贬了,只回了句“恩,在实习”。

楚乔不由解释:“陈老板,安宁是名牌大学在读研究生,现在在我们化验科工作,能力不错,你可别把人看扁咯。”

对方哈哈大笑:“不敢不敢!”转头对贺老板称道:“龙泰人才辈出啊!”

贺天莲倒也不谦虚:“中国大陆人杰地灵。”

这边某高官问周锦程,“你跟徐家的人是不是有点交情?”

“算是。”

陈老板:“听说徐家的太子爷在你们单位?”

锦程笑道:“他是全凭实力进来的。年轻人心高气傲惯了,连我都不怎么放在眼里。”

呃,怎么有点似曾相识之感,这时安宁手机响了,因为是坐在里边的位置,出去不方便,桌上的人又都在聊天,接一下应该没关系,“你好?”

对方的声音温和有礼:“你在哪儿?”

“饭局。”

“怎么在那种地方?”似乎对此略有不满,不过徐莫庭一向点到即止,最后只说:“别光吃油腻腻的菜,吃点饭,还有,也别喝酒。”

呃,这叫点到即止吗?安宁弱弱想,好像每次都是她的行踪据实予告,不平衡之,“你在干吗?”

对面的人似乎笑了一下:“学校游泳馆,跟张齐他们一道。没有女生,放心。”

我没不放心啊。

“大概什么时候结束?”

“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自力更生是必须的。

对面微沉吟:“也好。”

安宁挂上电话后就听到有人在说:“我见识过这徐家独子,才二十五岁吧,啧,处事相当严苛,雷厉风行,将来不知道会是怎么厉害的一个角色。”

严苛?安宁不耳熟都不行,当然,她不会承认自己有联想到……徐莫庭去,他还是相当谦和有礼的,这时对座的陈姓老板感慨出一句:“我在事务上倒是跟他接触过一次——这徐莫庭做事是真不讲情面,半点通融不得,我都说我跟他父亲是旧交,你们道这小子回了什么吗?随时欢迎找家父叙旧。”

咳!

安宁呛了一声,旁边周锦程顺手倒了杯水给她,还问了句没事吧?

“没事没事。”只是,一时落差太多,想象不能。

“周外交官,还是头一回见你体贴女孩子啊。”

周锦程但笑不语。

饭局到将近八点才散场,楚乔要送她回去,安宁婉约拒绝,说路口就有公车,后者想想这边还有几位老板在,于是也不勉强,关照她路上小心,安宁刚走到站牌处,一辆车便停在了她旁边,周锦程探出头:“送你过去吧?”

安宁有些讶异,他之前不是答应了某老板要去哪里活动,“不用。”

“上来,后面车子过来了。”

果然后方来了两辆小轿车,这单行道另一边又在修路,还真是……没得选择,最终一咬牙坐了上去,“小……舅,那麻烦你了。”

他似乎皱了下眉,“还是叫我名字吧,这称呼听着别扭。”

周锦程吗?未免太僭越了。

对方伸手过来的时候,安宁忽然受惊一样弹跳了一下,周锦程伸到一半的手停住,然后收回,场面变得有些尴尬。

“恩……好久没见到舅舅了。”安宁拘谨地拨了一下额前的刘海,笑笑。

周锦程一直注意着前方的路况,很久之后他说了一句:“我很抱歉。”

安宁低头想了一下,最后摇了摇头,“不用,我好像都忘记了。”

安宁忘记了周锦程这是事实,毕竟都好几年没见了。

而她与他的渊源也不过是当年爸妈离婚的时候她不懂事,吵着哭着,他负责带她走,总之是出了意外,从车上滚了下来,她在医院里住了两个多月,哎,真丢脸啊。

一路上两人都未再开口。

安宁回到寝室的时候表姐来电说是这月的二十九号不能来本城找她了,“我感冒了,前几天总部的人过来培训,喵的,这帮烟枪就不能老老实实在茶水间抽烟么,非叼着烟头到处晃悠!”

“姐,我头疼,想睡了。”

“怎么又头疼了?好了好了,赶紧睡吧,如果疼太厉害就吃止痛片。”

安宁隔天睡到了中午才起来,也幸亏当天休假,开机时就收到多条信息,其中一条是,“1号教学楼底层的实验室可以用,有什么问题再找我。”

旁边座的毛毛看着某喵摇头:“不行不行,小姑娘不能总是对着黑莓笑得春心荡漾,来来,跟阿毛我一起看NP文。”

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