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30、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30

徐莫庭下来的时候就见到某人站在花台旁,低着头踢着脚边的石子。背影在路灯的朦胧照射下看起来有些纤弱,头发已经长到腰际,想起几年前被同学拉去体操馆观看女生比赛——那个时候,她的头发还只到肩膀处。青春期的一次窥视让他首次察觉到自己体内萌发的悸动,像是触及到一片罂粟花,手心些微的麻楚,直至牵连胸口。

安宁一抬头便望见了正往这边走近的徐莫庭,她自然地递给他一抹温煦的浅笑,站直身子将手背后面等着。

“刚好在附近,我就提早过来了。”她希望自己表现的足够泰然自若。

莫庭伸手抚了一下她脸上的创口贴,“好点了吗?”

一碰到现实场景又马上不行了,脸因他的触碰而微微显红:“呃,没事了,小伤口而已。”创口贴也是被毛毛强贴上去的,说什么有野性和“禁欲”气息,安宁确定她最近是太无聊了。

这个时间点,又是隐秘的树下,人流稀少的角落,徐莫庭略作沉思,最后上来舔了下她的嘴唇,因为太突然,安宁反应不及,而他的手已经绕到她的发丝里禁锢住她。

“别咬着牙。”

当双唇相抵,舔舐变成深吻,安宁神经再度瘫软,他的气息含着茉莉花的味道,有些清凉,又是濡湿的。

徐莫庭拉她到花台的石柱后面,阻挡外界的一切,他靠在她的颈项,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对一个人怀有执念,餐厅里初吻的紧张和惊心,牵引出的是藏在身体深处的震颤。他不愿再明明想要,却得不到。

不着痕迹地偏头在她的眼睑处落下一吻,像是一种仪式。

一阵脚步声打破了这一方独立的天地,两个原本想绕近路走的女生被眼前的一幕怔住了,晚上情侣间的亲密戏码学校里并不少见,但问题是眼前这个英挺的男人,正是她们外交系无懈可击,凛然不易亲近的徐莫庭。

“对、对不起。”一女生先回过神来,扯了下旁边人的衣袖,两人慌忙撤退。

“徐莫庭……”

“恩?”他的声音还有点哑哑的。

安宁知道自己的脸一定红了,“你很喜欢我吗?”

安宁回寝室的时候朝阳正在问大家各自的第一台电脑是什么时候买的?

蔷薇说:“九七年,印象颇深,香港回归。”

“九七年啊?”毛毛深沉摇头:“那时我是乖孩子,要考大学所以从不上网。”

蔷薇皱眉:“那时我在上小学。”

“……”

毛毛一见安宁进来立马跳起来问:“阿喵,推荐点书看看吧?”

“要不……童话?”

“我不看童话的,看也是看成人版的!”

蔷薇微笑:“其实童话故事都是黑暗到无以复加的。《红鞋子》告诉你什么?如果你不想光着脚参加葬礼,如果你只有一双红鞋子,那么等待你的就是被砍掉双脚!《丑小鸭》告诉你什么?这个世界是以美丑为中心的,你是丑小鸭的时候谁都想弄死你,除非你能活到长成天鹅的那一天。《小美人鱼》呢?哦,你不应该去觊觎不属于你的东西,否则会变成海上的泡沫。《豌豆公主》不知所云,还有《打火匣》那是在鼓励什么啊?简直是欺世盗名!”

朝阳笑:“赤-裸裸的愤青啊。”

“哼哼,最后还要谨慎名著,或许《简爱》比《呼啸山庄》要正面,《傲慢与偏见》比《幽谷百合》要积极,看看唐诗宋词总比《恶之花》要好吧,另外《卡夫卡全集》绝对比希区柯克要恐怖!”

毛毛说:“于是大家一起来看有益身心健康又积极向上的NP文吧。”

“……”

蔷薇“咦”了一声,“阿喵怎么闷床上去了?”

安宁,我暗恋你五年了。

隔天早上项目小组的会议安宁就迟到了,她进去时两搭档已在,而徐莫庭也在座,听到开门声,侧头对她微颔首。

E君等她到身边坐下便笑道:“蒙头睡了吧?头发乱蓬蓬的。”

安宁恩了声抬手扒了扒头发,但因为过长,到下面就打结了,于是索性随它去,低头问E,“你们讲到哪了?”

“才刚开始。”对方压下声音,“今天某男进来时摔了一跤,你没看到啊,真是笑死了。”

“恩。”

首位的人轻敲了下桌面,两姑娘识相结束八卦。

某男将一张纸条推到安宁面前,后者犹豫着拿起,“阿喵百晓生,推荐点什么跌打酒吧。”

安宁第一反应是笑出声,然则首位的人已经看过来,所以立即端正表情。

某男心中思量,这两人不是情侣吗?怎么相处模式这么陌生的?

这天的讨论绩效不错。

“现在的问题是要借一个实验室,供我们长期使用,但目前来看貌似整个校区都资源紧缺。”说到这里某男义愤填膺:“校方对咱们物理系也太冷落了吧!”

安宁说:“这方面我会去协商。”

某男开心,“行,劳你折腾了。我开始专心做二期,免得到时措手不及。”

“恩,你只管去做,其他我会处理。”

“阁下英明神武!”

E笑出来:“你们俩还真有默契。”

某男脱口而出:“那是,我跟阿喵仔可是大一就是一个班的。”

这时刚到窗口接了一通电话回来的徐莫庭,对着李安宁淡淡说了句:“徐程羽约你逛街,我帮你拒绝了。”